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八百零五章 天帝賜福(大章求訂閱!)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百零五章 天帝賜福(大章求訂閱!)

目錄 下一章 →
    涌動的大地突然恢復平靜,接著插在大地中的帝闕神刀切開地面,一路向西而去,田蜀天王抓住刀柄,試圖穩住神刀,然而地底的力量極為強大,以至于連他也被這口刀帶著,被拉向西方。

    帝闕神刀無比鋒利,經過一座大山,那座大山突然便被平平切開,分成兩半!

    老農見狀,爆喝一聲,一拳砸在地面上,只聽地底傳來嘣嘣嘣的的斷裂聲,似乎有什么東西被震得節節斷開。

    田蜀終于能夠拔出帝闕神刀,抽刀而起,身軀一晃化作羊首神祇,長著一對彎曲羊角,揮刀劈下!

    這一刀他施展出渾身解數,雖然只劈出一刀,但卻有無數刀光鉆入地底。

    他的刀法精妙,是開皇時代刀法入道的最高成就者,否則開皇打算開辟酆都也不會讓他持刀去砍土伯。

    這一刀斬落,地面不斷裂開,地底隱約可見刀光亂竄,又有巨大的根觸在刀光中舞動,隆起的地面飛速西去,很快遠處的山巒波浪般抖動,以極快的速度遠遁而去。

    地面,一片片血湖連成沼澤,湖面上彌漫著霞光。

    田蜀抽刀,將大刀扛在肩頭,疑惑道:“我明明斬中了她,為何帝闕神刀無法收走她的魂魄?”

    “你砍土伯一刀,能收走土伯的魂魄嗎?”

    他的后方,老農的聲音傳來:“走吧,回京城。”

    田蜀轉身,與他一起返回京城。

    京城的宅邸中,帝譯月與書生二人聯手,將秦牧腦后的地母賜福破去,破掉地母賜福,連帶著秦牧的精神也被震得渾渾噩噩,七葷八素,扶著墻干嘔片刻,這才稍稍恢復一些,但面色依舊有些蒼白。

    幾位天師天王面面相覷:“我們只是破了地母賜福,牧兒便被折騰成這樣,御天尊腦后的光暈數以百計,他才是靈胎境界,能承受得住么?”

    秦牧晃了晃頭,還是天旋地轉。

    樵夫圣人摘掉地元道果時他沒有多少感覺,因為地元道果與他的魂魄相連,樵夫圣人直接將他的魂魄打入幽都,地元道果與他的聯系中斷,自動脫落。

    但地母賜福不同,這種賜福更為復雜,可以汲取大地之力,不斷復生,而且與他的肉身元神相連,即便秦牧一命嗚呼光暈也還會存在。

    帝譯月與書生采用的是最為野蠻的手段,把構成地母賜福的那些符文一一強行破解。

    這些日子她們將這些符文參悟透徹,各自想出破解辦法,破解之時這股震蕩也沖擊秦牧的肉身和元神,因此極為難受。

    “御天尊承受不住。”

    樵夫圣人搖頭道:“想要除掉這些賜福的話,須得讓帝座境界的強者保護住他的元神和肉身,還需要提防活著的古神的力量侵襲過來。御天尊的干系極大,他復活過來,肯定瞞不住曾經賜福給他的古神。我們破解古神賜福的話,引來的古神只怕不止是地母元君,必須要速戰速決,在這些古神反應過來之前便將這些賜福抹去!”

    書生搖頭:“我智慧不足,無法將他腦后的賜福完全破解。”

    帝譯月也搖了搖頭:“這些賜福牽連極廣,四帝和天公的賜福我倒可以輕松解決,但是有些賜福我看都看不懂。”

    帝釋天王、老農、漁翁等人也各自搖頭。

    樵夫圣人道:“那就由我與我的小弟子一起出手破解。你們護法,提防古神侵襲。白圭,你來!”

    延康國師聞訊走來,道:“老師。”

    樵夫圣人道:“你我聯手,破掉御天尊腦后的諸神賜福,你有把握嗎?”

    延康國師思索片刻,道:“天帝賜福有些困難。天帝賜福構造復雜,囊括的大道種類極廣。破解起來花費的時間很多,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奇異的大道。不過與老師聯手的話,有八九成的把握。”

    樵夫道:“我與白圭聯手,第一天王鎮住御天尊的肉身元神,其他人防備孤身侵襲。”

    眾人紛紛稱是。

    帝譯月喚來御天尊,以自身法力護住他的魂魄肉身,輕輕點頭示意。

    樵夫道:“白圭,你覺得先破哪位古神賜福?”

    “先破地母,再破天公、土伯,然后再動天帝。”

    延康國師道:“地母已死,適才又敗退而歸,破她的賜福最是簡單。再破天公土伯,兩位古神與二師兄有交情,他們不會阻攔,也不會驚動其他古神。再破天帝,二師兄對我說天帝已死,破他的賜福雖然困難,但他不敢出現。再破帝后姐妹、四帝,之后破諸天星斗諸神。”

    樵夫問道:“會有古神插手,阻止我們嗎?”

    延康國師搖頭道:“關鍵在于帝后姐妹與四帝,破去這六尊古神賜福的速度夠快,便可以讓域外天庭反應不過來。至于剩下的古神,碌碌無為,隨手可破,不足為懼。兵貴神速,打對方措手不及,沒有任何古神能夠捕捉到我們的方位,降臨阻止。”

    樵夫眼睛越來越亮,笑道:“我有弟子三人,得我真傳者,唯你而已。”

    秦牧哼了一聲,頗為不悅:“什么真傳?老師,你教師弟的時候從來不讓我去旁聽,你從未傳過我,哪里來的真傳?”

    樵夫圣人不理會他,兩人立刻動手,圍繞御天尊不斷游走。

    延康國師拔劍,樵夫圣人取下斧頭,兩人一個劍出如電,一個運斧成風,每一招都極為精妙,令人嘆為觀止。

    “江白圭與砍柴的很像。”

    老農看了一番,向書生悄聲道:“不過資質悟性好像比砍柴的更高一些。他的修為已經與砍柴的相差不多了。”

    書生輕輕點頭:“大天師因為在其他事情上分心太多,以至于修為境界困頓不前,他的精力有限,一個人支撐起開皇變法,耽擱了修行。而江白圭已經將他的知識學去了八九成,還能進步神速,的確不是常人。”

    老農看了看在一旁很是不爽的秦牧,悄聲問道:“砍柴的為何不傳授秦牧那小子?那小子生氣了,臉拉得比你那頭驢的臉還長。”

    書生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秦牧的所學也很雜,雖然很雜,卻很精通純熟,很是不壞。尤其是劍法,連我也擋不住。”

    “我知道大哥為何不教他。”

    漁翁走來,低聲道:“我與秦牧這小子相處過一段時間,很是欣賞他,于是就問大哥為何不教秦牧。他當時臉色很怪,對我說,他三個弟子,大弟子和小弟子都知道該教什么,惟獨這個二弟子,他不知道該教什么,也不知道該怎么教。于是只好什么都不教,放養著。”

    書生哭笑不得,詢問老農道:“我觀他的武道也是不弱,是你所傳的嗎?”

    老農悶哼一聲,搖頭道:“沒傳過。當時我把砍柴的丟進陰溝里泡著,這小子便尋過來,口氣大得很,說是能夠解決斗牛界的人沒有神橋的問題,要用這個來換砍柴的。我便許他去闖斗牛天宮,然后他就參悟出以武入道,我什么也沒傳他。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真的解決了……”

    書生呆了呆,看了看秦牧,秦牧還是拉著臉,很是不爽的樣子。

    “有這樣的徒弟,不知道是聞天閣的幸還是不幸。”她心中暗道。

    短短片刻,樵夫和延康國師便破去地母賜福,兩人立刻開始破解天公賜福,速度也是極快,之后便對付土伯賜福,看得幾位天師和天王都面帶異色。

    即便是帝譯月也是大皺眉頭,這兩人破解的速度太快,換做她也不可能有如此的速度。

    要達到這么快的速度,需要有著極高的智慧和恐怖的推演能力,而且還要配合得密切無間,不容有任何差池。

    樵夫和國師沒有事前演練,直接動手,兩人的配合當真是完美無缺!

    很快,這二人終于開始對付天帝賜福,這才是最難的賜福,二人破解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每一劍,每一斧都變得極為緩慢,極為沉重。

    他們慢慢吞吞,舉輕若重,每一次出擊耗費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周身大汗蒸騰,化作云氣,氣血也自越發旺盛起來。

    兩日之后,延康國師肌膚表面滲出一個個血珠,樵夫的兩眼也有兩行血淚流下,頭發變得花白。

    天帝賜福,實在太強,迫使他們的智慧提升到極限,大腦以驚人的速度運轉,這還是在已經洞察了天帝賜福中的符文奧妙的情況下,倘若是一無所知,只怕他們也無從下手。

    又過了兩日,樵夫的氣息委頓下來,而延康國師比較年輕,而且在破解天帝賜福時有著越來越多的感悟,氣血不減反增。

    終于,二人將天帝賜福所化的光暈破去!

    樵夫嘴角溢血,退了下來,道:“白圭,你自己能否解決掉其他賜福?”

    “可以一試!”

    延康國師長嘯,身形突然加速,化作一道道歡迎,這一刻仿佛有無數個延康國師出現在御天尊的四周,數量越來越多,每一個延康國師都在施展不同的劍招向御天尊腦后的光暈刺去,各色光芒爆發,炫目而多彩!

    帝譯月、書生、老農等人緊張起來。

    先前他們破去的賜福,天公土伯不會阻止,地母和天帝又是死人,而現在只剩下延康國師一人,而那些賜福古神卻有可能還活著!

    突然,帝后賜福啪的一聲破滅,又過幾個呼吸,帝后妹妹的賜福也緊跟著破滅,然后便是四帝賜福一道道黯淡下來,啵啵消失!

    延康國師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的虛影也越來越多,迫使眾人不斷后退,給他讓出更大的場地,由他施展。

    御天尊腦后的光暈越來越少,破滅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讓眾人看得眼花繚亂,心中贊嘆不已。

    “你在成全你的小弟子。”

    書生悄聲道:“你不至于如此不濟,會累得吐血。”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我已經老了,而且我是開皇的天師,不可能一直幫助延康。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而今我道已傳,業已授,惑已解,我這時才是真正的老師。”

    書生向秦牧努努嘴,低聲道:“你那個弟子怎么辦?你傳道授業解惑了嗎?”

    樵夫圣人頭大如斗,茫然道:“我不知道我能教他什么,如何教他……他就像是御天尊,學一些基礎的東西,然后就能瞎琢磨出一個讓你瞠目結舌目瞪口呆的東西來,把你嚇個半死。我不敢教他……”

    終于,延康國師將所有的古神賜福破去,猛然收劍,單手將寶劍背在身后,閉目凝神,不由自主的陷入一種玄妙的境界中。

    這次破解古神賜福,讓他所得良多,進入玄之又玄的悟道之中。

    這是樵夫成全他的結果,樵夫將他引入一個智慧比拼的戰斗中,與古神拼斗智慧,與天地大道拼斗智慧,與樵夫拼斗智慧,而后樵夫退出,任由延康國師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才有了他這次悟道。

    “這可能是江白圭此生最為關鍵的一次悟道,將會奠定他未來的成就。”

    眾人沒有驚動他,各自退去。

    等到延康國師醒來,已經是一個月后,他四下看去,只見秦牧的宅邸中已經空空蕩蕩,眾人早已離開,抬頭看去,只見一株元木郁郁蔥蔥,籠罩了整個京城。

    “秦牧與諸多人皇和道主他們前往涌江。”

    樹下的公孫嬿告訴他:“他讓我告訴國師不必擔心,請國師早日準備好封印南天門的功法。”

    延康國師怔然,笑道:“你為何沒有跟著他前去?”

    “我習慣扎根在這里。”那女孩笑道。

    秦牧坐在龍麒麟背上,與諸多人皇一起趕路,只見雄山大川俊秀,令人心曠神怡,突然看到一頭黑野豬,不由大喜,急忙道:“抓住那頭豬妖!”

    水麒麟連忙奔過去,將那頭黑豬妖擒住。

    秦牧取出天帝圣旨,笑道:“我正愁不好處理這個天帝賜福。”說罷,將圣旨對著那頭懵懵懂懂的黑豬妖打開。

    過了片刻,秦牧把圣旨丟到一邊,與眾人揚長而去。

    “牧天尊,咱們終于見面了。”一股古老晦澀的神識悄然波動,突然間出現在黑豬妖的腦海中。

    “哼哼!”那頭黑豬驚訝道。

    ————四千字大章!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