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六百九十章 陰天子來襲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百九十章 陰天子來襲

目錄 下一章 →
    開皇神人不禁有些焦急,急忙扯了扯他,想要拉著他盡快離開天陰界,免得遭無妄之災,然而卻沒有扯動。

    秦牧回頭,隱約間能夠看到天陰界的黑沙突然變得密集而狂暴起來,空中到處都是瘋狂涌動的黑沙組成的一道道黑色的圓弧氣流,粗大如龍,肆意在天地間穿梭!

    然而天陰界到處都是這種東西,以至于他的目力無法看得很遠。

    “娘娘,珍重!”

    秦牧心知自己連觀戰的資格都沒有,當即提起兩個饕餮袋,抱著那根天火棱柱,與開皇神人一起走到天陰界外,來到那條長長的山壁縫隙中。

    開皇神人搖搖晃晃,昏昏欲睡。

    秦牧皺眉,身后元神浮現出來,將饕餮袋和天火棱柱交給元神,而他則催動大育天魔經中的造化天魔功,以元氣為針,在開皇神人身上連連點去,沉聲道:“樵夫老師給你留下的封印有些太重,對你的魂魄壓制太狠,他沒有料到你會虛弱到現在的程度。我先幫你解開一絲封印!”

    他施法速度很快,開皇神人只覺好了一些,這時,只聽一個很是溫和的聲音從天陰界傳來:“娘娘,好久不見。”

    秦牧聽到這個聲音,腦中突然暈暈沉沉,渾渾噩噩,心中不由警醒:“陰天子的聲音中帶有迷惑魂魄之類的神通!”

    他急忙拉著開皇神人沿著山體裂縫向外走去,借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他的元神亦步亦趨跟在他們身后。

    “娘娘死而復生,可喜可賀,敢問娘娘那位將你復生的道友何在?”

    陰天子的聲音繼續傳來,溫和而細膩,不僅帶有迷惑魂魄的神通,也有一種讓人覺得他就是最知心最貼心的情人的感覺,當然對男人無效。

    “這位道友很了不起啊,竟然能開創出一種神通,可以讓破碎的靈魂重聚。如此天資絕代的人物,可以與我互稱道友,我自當要親自拜見、求教。娘娘何不引薦引薦?”

    天陰娘娘的聲音傳來:“那位高人已經走了,陰天子,你不必花心思在他身上,你我許久不見,該是好生聊一聊了。”

    她的聲音讓秦牧突然清醒,打量四周,不由毛骨悚然,渾身冷汗津津。

    他的前方,天陰界碑靜靜的聳立在那里!

    他剛才覺得自己是在沿著裂縫往外走,卻沒想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天陰界碑前!

    顯然,他還是在不經意間中了招,被陰天子的聲音迷惑。

    他以為自己在離開,然而陰天子聲音中蘊藏的神通卻讓他失去了對周圍的感知,以至于自己在何時掉頭也不知道。

    若非天陰娘娘以聲音破了陰天子的神通,只怕此刻他已經回到天陰界了。

    “此人在靈魂上的造詣,要勝過樓千重十萬八千里!”

    秦牧趁著清醒的片刻時間,立刻拉著開皇神人瘋狂向前奔去。

    后方,陰天子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們是該好生聊一聊,不過這位高人臨場創造凝聚魂魄的神通,引起天地道法的變化,不能讓人好奇。”

    秦牧腦中渾渾噩噩,連忙停步,一步也不敢走,生怕走了便是著了陰天子的道兒。

    天陰娘娘笑道:“好說,好說,若是有機會的話,我自會引薦他。”

    她的聲音響起,秦牧立刻趁機撒腿狂奔,一鼓作氣帶著開皇神人沖出山體裂縫,前方有亮光傳來,秦牧縱身一躍,在裂縫前的石門上輕輕一拍,身體折向,躍出斷崖。

    而在身后,開皇神人被外面的陽光一照,頓時眼耳口鼻中黑煙噴涌,變成了一張人皮,秦牧猶自拉著他的手不放,一人一皮飄飄蕩蕩,從空中落下。

    秦牧元神也自沖出裂縫,與他們一起飄落下來。

    炎晶晶、禾依依等人在斷崖外焦急等待了幾日幾夜,太皇天也已經被炎晶晶禾依依打通,鋪好了道路,然而秦牧始終沒有現身,不免讓人有些擔心。

    炎晶晶道:“龍胖,你真的沒有看到放牛哥哥進的是那道縫隙?”

    龍麒麟搖頭:“我正在打盹,剛剛聽到教主的話,正打算睜開眼睛看他在哪里,不過我覺得有人摁著我的眼皮,我就沒睜開眼……”

    正在此時,突然秦牧帶著一人從山崖中飛身而出,讓她們又驚又喜,然后便見秦牧身邊那人張口慘叫,五官噴出一道道黑煙,變成了一張人皮,又把眾人嚇了一跳。

    秦牧落地,手中依舊抓住開皇神人的手,回頭看去,卻見那裂縫中并無異動,天陰娘娘和陰天子的聲音也聽不到了,這才松一口氣。

    炎晶晶呆呆的看著被他抓著,癱軟拖在地面上的開皇神人,不禁顫聲道:“放牛哥哥,你手里的是……”

    秦牧連忙將開皇神人平整的攤在地面上,飛速將他卷了起來,像是卷幾件衣物,道:“這是我在天陰界遇到的開皇時代的神人,是樵夫老師派來進入天陰界探索黑暗源頭的。他沒有了肉身,靈魂被封印在皮囊中。我先將他卷起來,等到了夜晚,他就會復蘇了。”

    “天陰界?黑暗源頭?”

    炎晶晶與禾依依瞪大眼睛,渾然不知他在說什么。

    秦牧取出一根小繩子,將開皇神人卷起來捆綁好,道:“龍胖,你將他收好。龍胖?”

    龍麒麟腦袋扎進山澗里,屁股在外,瑟瑟發抖。

    秦牧搖了搖頭,將開皇神人綁在背后,問道:“山洞打通了嗎?”

    禾依依道:“有晶晶姐幫忙,太皇天已經被打通了,這山洞很大,即便是太陽船也能開進來,不過要先收了太陽。這人皮……”

    她也有些毛骨悚然。

    秦牧笑道:“你們不用怕,他其實是個很好說話的人,就是和啞巴爺爺一樣,他們倆的話都有點多。”

    他的元神走上前來,放下天火棱柱和饕餮袋,秦牧立刻取出一些天陰之金,道:“只是現在的狀態有些詭異。等我煉制一個能夠為他儲存黑暗的容器,他便會正常……嗯,還是會非常詭異。”

    兩個女孩對視一眼,露出迷惑之色。

    一個人皮,話有點多?

    和啞巴爺爺一樣話多?

    這的確非常詭異。

    秦牧從饕餮袋里抽出一個中型的冶煉臺,將天陰之金放在臺上,把天火棱柱塞到爐子里,小心翼翼的控制元氣,催動天火棱柱,突然一道火光將冶煉臺熔化,蒸發,什么也沒有留下。

    秦牧瞪大眼睛,手足無措,前面空空如也,包括天陰之金也被蒸發得一干二凈!

    “用這種火焰開路,倒是異常迅速!”炎晶晶欣喜道。

    禾依依眼中露出恐懼之色,連忙搖頭,低聲道:“這種火稍有不慎,會把我們也燒得什么也不剩下!”

    炎晶晶不解,道:“那就控制火候啊。”

    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覺得控制火候應該很簡單。

    秦牧心中微動,道:“晶妹妹,這是玄都的天火,我對控制火候沒有你精通,你來試試看。”

    炎晶晶上前,以元氣催動天火棱柱,那火焰像是活過來一般舒展著身軀,分出各種晶體狀的火苗,很是靜謐。

    秦牧小心翼翼,又取出一些天陰之金,控制著沙粒一樣的神金放在火焰上,天陰之金緩緩融化。

    “你看,很簡單吧?”炎晶晶笑道。

    秦牧心花怒放,笑道:“晶妹妹控火的確高人一籌,我遠不能及,今后可以與我一起走街串巷,為人們打刀磨剪子,煉個勺子舀子,打個鋤頭鐵锨,都是一把好手!”

    他利用熔化的天陰之金,打造一個精巧的沙漏,而沙漏上還有時辰刻度,又在上面烙印上許多符文印記。

    這個沙漏,與陰天子的天斗有些相似,只是一件仿制品。

    陰天子的布置的循環體系比較復雜,靈魂黑沙在大墟、天陰界以及各個諸天之間循環。

    秦牧則打算用天陰之金制造而成的沙漏來保存一些靈魂黑沙,并且讓靈魂黑沙在開皇神人體內以及沙漏之間來回流轉。

    如此一來,便會形成一個小小的循環體系,只要不出現時間刻度上的差錯,開皇神人便會隨著晝夜交替,人皮和人形之間切換。

    天陰之金是天陰界的神金,而是為數不多能夠容納黑沙的東西,因此用這種神金來煉制最好不過。

    然后秦牧又煉制了一個小小的托盤,托盤內用許多齒輪構件精確的時間刻度,這種刻度是隨著日升日落而來,并非是日常的時間刻度。

    而且,每一個齒輪上都烙印著符文印記,這些符文印記會與開皇神人產生共性,用來維持這個循環體系。

    這樣,便會形成一個小小的天陰界循環系統。

    他煉好之后,將沙漏放在托盤上,又不斷的將這兩件寶物煉得更小一些,只有兩三指高,極為精巧。

    秦牧又打造出一枚圓環,將沙漏托盤卡在中間,像是一個稍微大一些的吊墜,只要打造一根項鏈將它掛在開皇神人的脖子上,便可以維持這個循環系統。

    煉好之后,他松了口氣,伸個懶腰。

    炎晶晶將這個造型奇異的項鏈接過去,只見項鏈除了功能之外還能兼具美觀,倒令人愛不釋手。

    秦牧回頭看了看崖壁,心道:“不知道陰天子與天陰娘娘的戰斗怎么樣了?倘若天陰娘娘無法將陰天子阻擋在天陰界之外,只怕她還是難逃一死……”

    天陰界中,大海之上,一個偉岸女子站在海洋中心,催動一座高不可量的寶塔,正在與陰天子隔著世界斗法。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