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被封印的赤皇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百五十七章 被封印的赤皇

目錄 下一章 →
    (在章節尾巴求訂閱被書友嘲笑了,說是書友不可能看到,必須在章節首才能看到。宅豬當時就懵逼了,十年來我都是在章節尾巴求訂閱的,竟然錯了十年了,傻了十年……三千八百字大章,求訂閱!)

    赤明神子茫然的看著前方,赤皇之腦原本應該閃耀著不斷流動的光芒,藏納著赤皇的思維意識,無窮無量的見解見聞,而現在,赤皇之腦竟然熄滅!

    這個占地數畝的巨型大腦已經不再閃爍光芒,而是陷入黑暗,尋不到一絲腦中亮光,表明赤皇的思維已經不在這里了!

    赤皇的思維不在這里,還能在哪里

    他猛地轉頭,立刻翻身躍起,面色陰沉向殿外走去。

    “賊……”

    他殺氣騰騰,還未走出圣殿,殿外的天空便密布陰云,風雨雷電肆虐,一道道雷霆從黑壓壓的烏云中咔嚓咔嚓劈落,劃過黑暗的天空。

    神子一怒,非同小可,當真是蒼天變色!

    不過,他在走到殿門前時,他的混亂心神漸漸恢復平靜,天空中的雷霆越來越少,進而風雨止歇,烏云漸漸淡去。

    “即便我也無法走出赤皇的思維迷宮,為何他沒有陷入迷宮之中”

    赤明神子抬腳,腳步懸在那里并未落下:“赤皇的思維是何等的龐大,我也承受不起,然而他卻能承受。而且,赤皇的思維五萬年一直留在這里,不曾有任何族人能夠得到赤皇思維的認可,為何他得到了赤皇的認可還有,赤皇留下自己的思維為的是什么為何連我也無法得到赤皇思維中蘊藏的知識”

    他的腳還是懸在空中,臉色陰晴不定,殿外的天空風卷云涌,時而晴朗時而陰云密布,時而萬里無云時而電閃雷鳴。

    赤明神子心中掙扎不休,赤皇思維是赤皇所留,絕對不能落在外人外族之手!然而赤皇思維消失,是不是意味著赤皇選擇了秦牧是不是赤皇此舉另有深意

    “秦祭酒,代表的不是赤明!”

    他決心已下,腳步落地,踩得這座圣山和圣殿輕輕抖動兩下。

    而在此時,秦牧正在初祖身邊,查看初祖的情況,初祖人皇陷入昏迷之中,應該是觸碰到赤皇思維時,被赤皇龐大恐怖的思維意識沖擊,大腦無法接受,因此昏死過去。

    “這不算是傷,休息一下便好,不過奇怪的是,我為何沒有被赤皇思維沖擊得昏死過去……”

    秦牧剛剛想到這里,突然看到天空變色,心中一驚,急忙拖動初祖的身子,不過初祖乃是神祇,而且是斬神臺境界的神,他哪里拖得動

    天空中風云變幻,秦牧的臉色也陰晴變幻,天空的晴雨是赤明神子的心情,晴是沒有殺意,陰是殺氣滔天,陰晴變化,說明赤明神子在天人交戰,盤算著是否因為赤皇思維的熄滅而殺掉秦牧!

    “赤皇思維對赤明余部來說極為重要,赤明神子盤桓利弊之后,一定會心動殺機!”

    秦牧繼續拖動初祖,然而還是無法移動分毫,就在此時,初祖的右手食指輕輕彈跳一下,秦牧微微一怔。

    初祖依舊雙眼緊閉,一動不動。

    咚。

    赤明神子的腳步落下,山巒抖動,只聽赤明神子的腳步聲一步一步接近,秦牧站起身來,露出笑容,道:“神子讓我們進入圣殿,觸碰赤皇思維,似乎不懷好意,害得我家初祖人皇昏迷不醒。”

    赤明神子臉色漠然,道:“是我的錯。我的確有讓你跌入思維迷宮中無法出來的想法。”

    秦牧心中一緊,赤明神子說出這話,表明他的決心已定,絕不會放過他!

    赤明神子此人,有著高絕的智慧,不過他也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心動惡念時,會吐露出一些秘密。

    進入圣殿時,他向秦牧與初祖吐露出神子身份來歷的秘密,然后初祖昏迷,秦牧險些跌入赤皇的思維迷宮。

    而現在,他吐露出自己剛才的想法,也是他體內的秘密,這便是他要殺人的前兆!

    “倘若秦祭酒能夠交出赤皇思維,此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赤明神子漠然道。

    秦牧微微一怔,笑道:“神子這么好說話實不相瞞,我也不知道赤皇之腦為何會熄滅,交出赤皇思維更是無從談起。神子倘若知道,不妨明說。”

    赤明神子輕聲道:“赤皇之腦是赤皇思維的容器,赤皇思維離開赤皇之腦,赤皇之腦的光芒便會熄滅。現在,赤皇思維已經進入你的大腦中。”

    秦牧轉動大腦,大腦中的確有許許多多古怪的畫面和聲音,不過數量雖多,但是萬萬不可能容納赤皇思維,笑道:“我腦海中的確有些奇怪的畫面聲音,但是該如何將赤皇思維還回去從大腦中提取思維,這種神通我還沒有見過,也不曾聽聞。還請神子賜教。”

    赤明神子僵硬的面孔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很簡單。赤皇思維永恒不滅,他的思維太強,就算把宿主毀滅,他的思維也不會被毀掉。因此,最簡單辦法便是砍掉宿主的腦袋,把這個腦袋細細的敲碎,赤皇思維便會現身。”

    他肅然道:“然后,我會捧起赤皇思維,還到赤皇之腦中。秦祭酒,你想怎么安葬自己我可以用王侯將相的規格,為你風光大葬。還可以用最好的神金,為你鑄造一顆頭顱,保證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秦牧面色如土,一步一步向下退去,勉強笑道:“神子一定開玩笑對不對我不覺得我的大腦里有赤皇的思維,倘若有的話,我現在已經是另一個赤皇了。神子三思……”

    赤明神子修身的紫袍衣角徐徐飄起,認認真真道:“這是我目前能夠想到的最有效的辦法。秦祭酒也可以試著逃走,逃出多遠都可以,不過你認為你能逃出這個懸空界嗎你不如站好,割下自己的頭,讓我好生檢查一番。”

    秦牧轉身,撒腿狂奔,一溜煙向山下奔去。

    赤明神子面色冷峻,眉心的第三只眼睛眼簾徐徐向兩旁分開,嘆道:“這么聰明的人,為何也會做出這種不智的舉動看來生死面前,人總有一蠢。”

    他的第三只眼中神光氤氳,激射而出,就在這道神光射出的一瞬間,初祖人皇縱身躍起,玉明劍迎著神光刺入他的第三只眼!

    赤明神子吃痛,眉心有眼瞳晶體混著血液流下,突然他紫紅色衣袍下兩顆頭顱瘋狂生長出來,腋下鉆出四條手臂,六臂帶著恐怖的力量轟向初祖人皇!

    初祖人皇不躲不閃,刺中的第三只眼時便立刻棄劍,雙手交錯,天地印法爆發,任由赤明神子的攻擊落在自己身上,天地印法中的天傾三式第一式,蒼天傾覆地維絕,威力爆發開來,毫無保留的轟擊在赤明神子身上!

    兩人幾乎是同時擊中對方,初祖人皇體內傳來骨骼斷裂的聲響,一根根肋骨從背后穿出,刺穿了身體,刺破了衣裳,他的臉上也中招,面孔扭曲,下巴的頜骨斷裂,整個人倒飛而去,比秦牧奔跑下山的速度還要快,先秦牧一步轟然墜地,將地面砸開一個巨坑。

    旁邊一座座宮殿廟宇轟隆坍塌,不斷向巨坑中跌落。

    另一邊圣山山頂,赤明神子肉身以詭異的姿態扭曲,腰肢像是一張紙人從腰部疊在一起,三個脖子中央的那根脖子折斷,腦袋向后仰去。

    轟隆——

    他的身軀撞入圣殿之中,圣殿內傳來驚天動地的巨響,大殿后方的墻壁突然炸開,無數亂石紛飛的一剎那,赤明神子扭曲的身體飛出,在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流光。

    秦牧腳下石階不斷坍塌,向巨坑中落下,少年縱跳如飛,踩著一個個四分五裂的石階飛速落入坑底。

    初祖人皇四仰八叉躺在那里,強烈的疼痛讓他面孔肌肉不受控制的扭曲,嘶聲道:“他的實力比我強,境界比我高,而且長著三顆頭,我只破壞了他的一顆頭,快走!”

    秦牧試圖將他抱起,初祖人皇怒道:“我的十二肋骨全部斷了,只剩下脊梁骨,打不動了,你快走!”

    “能走到哪里”

    秦牧搖頭道:“赤明時代的功法精于肉身造化,別說斷骨可以重生,就算腦袋都能生長出來兩個,手臂也能長出來四條。你的這點傷勢,只要修煉造化神通,可以將肋骨煉出來。你看,這便是我研究造化神輪的好處,你當時還一臉幽怨,嘴上不說,心里埋怨我不學你的印法……”

    初祖人皇勃然大怒,躺在那里一動不動:“這個緊要關頭,你還扯東扯西!滾蛋,快點滾蛋!”

    秦牧笑道:“我又逃不出懸空界,能滾到哪里”

    他實在無法拖動初祖人皇,只得放棄這個念頭,取出斬神玄刀,將小匣子扣住,目光盯著圣山的山頂。

    唰——

    一道流光飛回,赤明神子又回到圣山的圣殿前,中央的那顆頭顱還在向后仰著,口中不斷吐血,還吐出一根根碎骨,那是脖頸被打斷的頸骨。

    他吐出碎骨之后,中央的脖子竟然慢慢的直了起來,中央的腦袋也慢慢豎起,脖子上的傷勢飛速痊愈。

    赤明時代在肉身造化之術上,的確有著非同凡響的造詣,令人羨慕!

    秦牧之所以被造化神輪迷住,除了造化神輪的強大到近乎無敵的威能之外,便是看到了肉身造化之術的強大之處。

    赤明神子腰間的碎骨也在從傷口中退出,一塊接著一塊,他的傷勢很重,初祖人皇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以敵他一個境界的劣勢將他重創,倘若換做其他神人,只怕不死也會重創,然而對于他來說,傷勢在可控范圍之中。

    至于元神和神藏上的傷勢雖然也很嚴重,但是相比初祖人皇來說,他已經勝了。

    “斬神玄刀在你手中,對我這等于玉京境界的神祇來說,沒有任何威脅力。”

    赤明神子遠遠抬起手掌,大地隆起,將秦牧和初祖人皇托起來,化作一根石柱,石柱竟然在旋轉之中,讓秦牧背對著他。

    秦牧急忙轉身,但是無論他如何轉身,轉動速度有多快,他始終背對著赤明神子!

    他根本無法用斬神玄刀鎖定赤明神子!

    秦牧額頭冒出冷汗,斬神玄刀可以說是他最大的依仗,而現在這個依仗全然沒有了用處!

    赤明神子用最簡單的方法,直接破解了斬神玄刀!

    四周有諸多懸空界的神祇飛來,看到這一幕,都遲疑了一下,不敢上前。

    突然,秦牧丟下斬神玄刀,猛地一點眉心,喝道:“另一個我,出來!”

    他的眉心豎眼毫無反應,反倒是被他的手指戳得很疼。

    秦牧喝道:“解封!”

    眉心處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秦鳳青”秦牧試探道。

    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秦牧眨眨眼睛,怒道:“平日里用不著你的時候,總是喜歡跳出來惹是生非,現在用得著你的時候,便愛答不理!要你何用”

    他的第三只眼深處,秦字大陸封印中,三眼巨嬰秦鳳青露出驚駭之色,只見這嬰孩的脖子處竟然又長出了一顆腦袋,與兒時秦牧的相貌完全不同的腦袋!

    赤皇的腦袋。

    巨型嬰孩站了起來,屁股下的白袍白發老者立刻奪路而逃,嬰孩提起胖乎乎的拳頭向自己脖子上的腦袋瘋狂錘去。

    嘭嘭嘭嘭,***般的攻擊過后,他的體內竟然被打出來一個儀容不凡的中年帝皇,只是被打得鼻青臉腫,趴在地上。

    那位中年帝皇又驚又怒,立刻起身,正要反攻,突然間看到四周情形,不由嚇了一跳。

    “天公,大梵天,還有土伯封印!這是哪兒我怎么會在這里”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