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殺僧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三十一章 殺僧

目錄 下一章 →
    “金剛無能勝!”

    半癡和尚周身佛光大熾,筋軀膨脹,高約三丈六,手中的九環禪杖也跟著變大變長,如同一尊大佛腦后立著一輪大日。

    這便是佛門的金剛無能勝功,一種肉身神通見長的功法。

    佛門功法分為多種,有的以心境見長,修煉法術神通,有的以智慧頓悟見長,修煉刀法劍法,有的則是戰技流派,以肉身神通見長。

    而金剛無能勝功走的是戰技流派,但是與其他的戰技流派不同,其中又夾雜著一些法術,然而又不同于霸山祭酒的戰法合流,金剛無能勝功的法術藏在禪杖或者念珠之中,日常修行,帶著禪杖和念珠,不斷誦念佛經,將自己的惡念煉入念珠,將佛經中的神通煉入禪杖。

    等到戰斗之時,便可以將念珠中的惡念釋放出來,化作窮兇極惡的戰斗姿態,而禪杖中的法術也是他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制勝手段!

    半癡和尚沖來,雖然佛光大熾,但是這尊佛卻如同寺廟里的金剛夜叉,面目兇惡猙獰,禪杖狠狠向秦牧砸下!

    秦牧已經體會過他的金剛無能勝功的強大之處,這門功法在施展出金剛夜叉之身后,剛硬無比,甚至可以硬抗少保劍的攻擊。

    而且力量之大匪夷所思,甚至將秦牧的寶船壓得沉入云層。

    秦牧催動霸體三丹功,身軀搖動,突然天空中一道金光射來,涌入他的體內,讓他的肉身起了變化,化作一尊金神,虎爪白毛,足踏雙龍,長著虎首,吊睛白額,手中金氣化作一口青銅鉞,形似大斧。

    秦牧左耳掛著一條金蛇,嘶嘶作響,吞吐金氣。

    他施展得是太白星君金侯真功,神化為太白星君的形態,掌控天下金氣。

    五曜境界蘊藏著很多秘密,秦牧本身便在五曜境界上的造詣極高,再加上延康國師的指點,修成了五大星君的神化形態,早已經超過了其他五曜境界強者不知凡幾。

    “果然是妖魔的法術!”

    半癡和尚見他身體變化,冷笑一聲,禪杖九環飛舞,嗡嗡膨脹,如同掛著九個金環的大錘,轟然砸落!

    一聲劇烈的震動,秦牧的青銅鉞與九環禪杖碰撞,兩兩爆發出恐怖的力量,秦牧被震得連連后退,足下雙龍飛出,攀在半癡和尚身上,將他雙腿纏住,而九環禪杖上的九個金環呼呼飛出,接二連三撞擊在秦牧的腦門上,打得火光四濺,將秦牧打翻十幾個跟頭。

    半癡和尚畢竟是六合境界,已經是神通者,手段多多,雙足用力一崩,將兩條金龍崩碎,抄起禪杖縱身躍起,身在半空中九個金環呼嘯飛回,依舊落在禪杖上。

    轟隆!

    半癡和尚揮杖砸下,禪杖砸在秦牧身上,秦牧雙足站在地面上,身不由己向后滑去,將地面犁出一道深坑,手中的青銅鉞已然被砸得破碎。

    半癡和尚邁步沖來,速度極快,幾起幾落便來到他身前,禪杖向前遞出,又是一聲巨響,將秦牧搗得立腳不住,向后飛去。

    那禪杖嗡嗡震動,九口金環當當撞在秦牧胸口,將他砸出百丈之外,壓倒成片樹木。

    “須彌印,咄!”

    半癡和尚騰空,呵斥真言,一掌向秦牧落下之地拍下,大地震動,樹木倒伏,出現一個半畝大小的手印,深深印入地底。而在這掌印上方還有一座須彌山的虛影,無數佛經符文圍繞這座山巒虛影旋轉。

    “阿彌陀佛,魔道妖孽終于授首伏誅,成全了小僧一段功德。”

    半癡和尚落地,一手拄著禪杖,一手放在胸前稽首,站在掌印外,施禮道:“小僧非好殺之徒,而今施展雷霆手段,不過是為了天下除害,不得已而為之。小僧當為教主誦一段往生經,送教主冤魂往生極樂,不再作惡……”

    他正要誦經,突然毛骨悚然,急忙縱身而起,地面裂開,一根根金氣尖刺破地而出,瘋狂向上空刺去!

    半癡和尚禪杖向下頓去,九環四下蕩開,將一根根金氣尖刺撞碎,然后便見須彌山虛影崩塌,無數金氣匯聚,化作數不清的劍光,劍光聚成一道,長達十多丈,叮的一聲刺在半癡和尚胸口。

    半癡和尚吃痛,被那道劍光刺破胸口,猛然爆喝,脖子上的念珠中傳來佛音,震蕩間念珠中涌出佛經符文,經文如環,一層層經環扣住那道劍光,不斷旋轉,總算將這一劍擋住。

    就在此時,突然半癡和尚身前水光一閃,但見面前大浪滔天,巨浪前方,秦牧化作人首赤發蛇身的水侯辰星君形態,手持三叉戟。

    三叉戟向半癡和尚刺去,巨浪滔天,化作一個巨大的掌印向半癡和尚碾壓而來。

    半癡和尚爆喝,佛光大熾,抬手便擋,突然感覺到無邊的力量襲來,被這股巨浪狠狠拍飛。

    而那三叉戟刺在他的胸口,化作三頭龍,頂著他的身軀呼嘯向前撞去。

    只聽嘭的一聲巨響,三頭龍和滔天巨浪碾壓著這和尚沖擊在地面上,將大地壓出一個大坑。

    水浪散去,半癡和尚連忙站起身來,迎面便見一個牛首人身足踏兩條火龍的怪物沖來,那怪物眉心牛眼張開,一道火光疾如閃電平平斬來,半癡和尚抬手擋住自己的脖子,手掌吃痛,兩根指頭被切了下來。

    他心中有些慌亂,一手握緊九環禪杖,禪杖如錘,杖頭呼嘯膨脹,越來越大,像是一堵山頭向前砸去,另一只手捏印,印法向前拍去。

    秦牧神化為火侯熒惑星君形態,怒聲咆哮,力大無窮,背后出現一個火葫蘆,將這火葫蘆抱入懷中,熊熊真火從火葫蘆中噴出,大火將九環禪杖燒得赤紅,不斷有金液流出。

    半癡和尚吃了一驚,九環禪杖是他辛辛苦苦煉就的靈兵,經過佛法加持,竟然也擋不住這葫蘆中的真火,倘若被燒得熔化,他便失去了一大利器。

    不過現在容不得他細想,只能拼著靈兵被毀,硬著頭皮也要將秦牧砸死!

    嘭——

    火葫蘆被砸得炸開,秦牧腳下兩條火龍也被震得粉碎,半癡和尚的須彌印緊跟而至,突然秦牧身軀一搖,半空中一道青色光芒激射而來,秦牧身軀化作人首鳥身鳥足的木侯歲星君形態,背生雙翅,足踏兩條青龍,振翅而起,避開須彌印,來到半癡和尚上空,手中柳鞭迎面打來。

    半癡和尚抬手便擋,剛剛擋住這柳鞭便感覺到不妙,那柳鞭竟然無比柔軟,如同青蛇一般纏住他的手臂,接著柳鞭突然瘋長,向他身上纏繞而去。

    眨眼間柳鞭便粗如水桶,變成一株柳樹將他死死纏住。

    與此同時秦牧腳下兩條青龍卻在縮小,變成兩條青氣鉆入他的鼻孔之中。

    “來也空空,去也空空!六感六識,封!”

    半癡和尚封印自己的感官,那兩道青氣無法鉆入他的體內,隨即被他以佛光煉化,他脖子上的念珠一個接著一個爆開,更多的惡念從念珠中涌出,返回他的體內。

    半癡和尚惡念大作,咆哮一聲,肉身再度膨脹,將那柳樹震得粉碎,怒吼道:“佛爺爺發怒,老天爺都要讓步!妖孽,給我死來!”

    他剛剛吼出這一嗓子,秦牧身形再變,化作人首蛇身,身后浮現出承天之門,手持兩把殺豬刀,迎面沖來。

    只聽當當當的爆響不絕,半癡和尚周身的佛光與火光不斷冒出,被殺豬刀砍中身體卻沒有任何傷痕。

    “佛爺爺乃是金剛之身,無物可破!”

    半癡和尚面目猙獰,手中禪杖大開大合,瘋狂砸下,秦牧雙刀與他的禪杖碰撞,巨響迸發,讓四周山林中的鳥獸瘋狂逃竄。

    突然,秦牧手中的雙刀啪啪爆裂,承受不住兩人的巨力炸開,而半癡和尚手中的禪杖也自炸開。

    “死!”

    半癡和尚怒吼連連,拳重如山,一拳又一拳向他轟去,秦牧怒喝,筋軀暴漲,周身彌漫電光,催動雷音八式,青龍繞體,與他以硬碰硬!

    兩個小巨人在山林中大打出手,突然少保劍飛出,閃電般刺入半癡和尚腦后的大日之中。

    半癡和尚吃了一驚,連忙抬手便擋,就在此時,秦牧一拳轟出,有如大日高照煉神魂,半癡和尚神魂動搖,未能擋住那道劍光,被少保劍將他腦后大日刺碎。

    他的金剛無能勝功頓時被破,身軀開始縮小,秦牧一拳轟出,半癡和尚體內骨骼大震,悶哼一聲,向后退去。

    秦牧拳如***,瘋狂向他轟去,半癡和尚吃痛,心中越來越驚,連忙轉身撒腿狂奔,幾個起落間便騰空而起,向天上逃竄而去。

    秦牧頓了頓,抬頭看天。那和尚逃竄速度極快,幾個呼吸便逃出六七里地,這才停下來,腳下生出蓮花托住他的身體,心道:“這魔頭厲害,手段太多,不過速度卻不快,追不上我。我還可以重整旗鼓……”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只聽轟隆一聲震動,半癡和尚急忙看去,不由駭然,只見秦牧雙足如飛,破空而來,速度之快讓他幾乎看不清!

    轟隆!

    秦牧一拳轟在他的面目上,半癡和尚的整張臉凹了進去,九龍馭風雷的力量貫穿,沖入他的頭腦中,猛然炸開。

    半空中,四十五條帶著血光的青龍張牙舞爪,咆哮怒吼,青龍中間一具無頭尸體跌落下來。

    “蠢和尚,我可以讓你先跑十里。”

    ————家里來客人了,更新晚了,抱歉。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