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收養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收養

目錄 下一章 →
    秦牧背后包袱里的小狐貍也忍不住探出頭,道:“這位梵師兄,難道你便沒有想過你的船現在比以前快了三五倍?用船載客的話,可以多跑好些趟,賺更多的錢,沒有必要去搶。”

    梵云霄送狐靈兒兩只白眼:“費那勁干嘛?我的船足夠快,搶劫也搶得足夠快,從前一天只能搶一次,現在能搶三五次,賺的錢比載客多得多了。太平盛世時,商船更多,所以要在太平盛世搶劫。現在打仗了,商船少了,所以載客。小狐貍精,你沒有生意頭腦。”

    狐靈兒徹底無語。

    樓船速度太快,這艘船已經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有些難以承受飛速前進造成的空氣壓力,梵云霄又緊張起來,與幾個匪徒一起加固樓船,用元氣化作符文,烙印在樓船的船體上。

    秦牧心驚膽戰,現在他也有些擔心這艘樓船會隨時垮掉,四分五裂。

    好在這一路飛去,樓船始終沒有在半空中分解。

    路上他們又遭遇了幾個戰場,但是追云盜船速度太快,交戰雙方還沒有來得及看到是什么東西,樓船便已經飛了過去,不免驚詫莫名。

    梵云霄也是驚詫莫名,秦牧煉制的丹爐實在太強勁了,按照這個飛行速度,七八天的路程只要一天多時間便可以飛到京城。

    不過秦牧煉制的丹爐雖好,但消耗的靈石和藥材也多。

    到了京城,已經是第二天清晨,樓船放慢速度,船中的藥石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樓船徐徐下降,落在京城的車馬市中。

    車馬市的官員上前查看,見到梵云霄不禁臉色大變,便要喝令官差拿人,梵云霄連忙道:“我從良了,從良了,這是小號的備案文錄!”

    那官員看了一眼,果然是正兒八經的朝廷備案文錄,納悶道:“你這種千刀殺的便應該去殺頭,怎么還能許你從良?”

    梵云霄干笑道:“這是朝廷恩典,小號上下感激涕零。”

    秦牧下船,正要離去,梵云霄連忙跑過來,勾肩搭背,嘿嘿笑道:“秦兄弟,你在太學院有什么前程?不如跟著我,咱們去做大買賣,無本萬利!”

    秦牧搖頭:“梵師兄,我在太學院可不像你在道門,你是心術不正,但我在太學院中風評好得很,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狐靈兒信心滿滿:“心術不正這個詞,從來與公子無緣。”

    梵云霄只得作罷,嘀嘀咕咕道:“你的才能,不去做匪盜屈才了。對了,我離開道門時偷了一卷太玄算經,你對術數有興趣,送你了。”

    秦牧精神大振,連忙接下他遞來的太玄算經,道:“這怎么好意思?靈兒,快收好。”

    狐靈兒將太玄算經藏在包袱里。

    梵云霄道:“太玄算經在道門并不禁止弟子學習,這卷算經是用來給弟子開智慧的,倘若算經學得好,才能去學道劍十四篇。當年我的算經學得也不差,道劍學到了第五篇,第六篇還沒有開始學,便被趕出去當土匪了。”

    秦牧好奇道:“一點穿聯浩動,兩儀內反復陰陽,這一招是道劍第幾篇?”

    “秦兄弟知道這一招?”

    梵云霄驚訝,道:“這是道劍第一篇,是十四篇中最簡單的一招。道劍越往后便越難,但威力也越大。修成道劍第十四篇,便是天下無敵,成神做祖了。只是道門從未有人煉成過。”

    秦牧心頭一跳,道劍第一篇的威力便如此強大,第十四篇的威力該會是何等驚人?

    他與林軒道子交鋒時,林軒道子用的便是這一招,被他用劍圖第一招劍履山河擊敗,但林軒道子也算出他破綻的準確方位,將他擊傷。

    他不禁對道劍十四篇非常好奇。

    他辭別梵云霄,向太學院走去,心道:“梵云霄是個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這么有趣的人何時會被押到菜市口砍頭。嗯,祖師辭官走了,不知道下任大祭酒會是誰?難道會是霸山祭酒?”

    霸山祭酒打算改革太學院的弊端,設立太學博士,在秦牧心中,他是下任大祭酒的第一人選。

    其他人只怕都沒有他那么開明。

    設立太學博士極為重要,是太學院能否勝過道門、大雷音寺等圣地的關鍵,霸山祭酒成為大祭酒才能繼續推動這場改革。

    他來到太學院的山門前,剛剛走過山門,突然又退了回來,上下打量那頭守在山門前的龍麒麟。

    那頭龍麒麟依舊趴在山門下,目視前方,一動不動,但是拴在他脖子上的鏈子卻不見了。

    秦牧上下打量幾眼,那頭龍麒麟依舊目視前方,眼睛也不眨一下,看起來便像是石頭雕琢得一般,但是這頭龍麒麟的脖子上的青筋卻一根根綻起來。

    “你瞅啥?”龍麒麟大怒,扭過頭來沖他吼了一嗓子。

    秦牧好奇道:“你脖子上的鏈子沒了,為何不走?留在這里作甚?”

    那龍麒麟懨懨道:“我沒地方去。這里每天有人送來吃喝,我為何要走?我舒服著呢。”

    狐靈兒脆生生的笑道:“大個子,你的追求便是吃喝?”

    龍麒麟瞥她一眼,頗為不屑:“狐貍精焉知麒麟之志?跟你說了你也不懂。”

    狐靈兒向秦牧笑道:“公子,這龍麒麟天天蹲在這里蹲傻了。咱們不用理會他。”

    秦牧正要向山上走去,龍麒麟垂下頭,目光呆滯:“我家老爺辭官,帶著一個老頭子跑了,丟下我不要我了。我又沒有地方去,只好留在這里看門,每天還要被一頭牛欺負。現在又被一只狐貍嘲諷,這日子沒法過了……”

    秦牧向后退了兩步,來到龍麒麟的面前,好奇道:“你是祖師的坐騎?咱們是同門,我是圣教的教主。”

    龍麒麟警覺地看他一眼,冷笑道:“我不認識什么祖師,也不認得什么教主。你將我麻翻,我還沒有找你算賬。”

    秦牧笑道:“上次我來打道門道子,你不是看到我與祖師一起走過來的嗎?那時你便應該知道我與祖師的關系了。你沒必要這么小心。”

    龍麒麟冷哼一聲:“然后你就麻翻了我。”

    秦牧訥訥道:“誰讓你蠱惑我去打那頭牛的?我反倒被那頭牛打了一頓。你根本沒有告訴我那頭牛的實力這么強橫。冤家宜解不宜結……”

    龍麒麟再次冷哼一聲:“然后你就報復,麻翻了我。”

    秦牧試探道:“要不,我讓那頭牛過來,你揍他一頓?”

    龍麒麟顯然不信:“你還想再麻翻我?”

    秦牧無奈,只得上山,這頭龍麒麟有些死腦筋,只記著自己麻翻了他。

    突然,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去,只見那頭龍麒麟終于挪窩,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見他停步,那頭龍麒麟也跟著停步。

    秦牧向前走去,那頭龍麒麟也向前走去,秦牧在玉崖下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

    那頭龍麒麟也跟著停了下來。

    秦牧縱身跳上玉崖,那頭龍麒麟足下生出火云,托著龐大身軀跟著升上山崖。

    秦牧轉身,笑道:“你跟著我作甚?我只是麻翻你一次,取一些龍涎罷了,至于如此苦大仇深?”

    “你麻翻了我,須得管我吃喝。”那頭龍麒麟認認真真道。

    秦牧納悶,道:“你剛才不是說,每天有人給你送吃送喝嗎?你守在山門前便是。”

    那頭龍麒麟低頭:“以前都是老爺給我送吃送喝,老爺離開后,就沒有人管我了,我一個多月沒有吃過東西了。新來的大祭酒以為我是塊石頭,其他國子監也以為我是塊石頭,我也不好意思討吃的。拉不下臉。那頭牛還仗著霸山祭酒撐腰欺負我,說我欺騙他感情……”

    秦牧見他委屈的樣子,動了惻隱之心,道:“好了好了,別這么委屈。你以后跟著我,我管你吃管你喝。我有錢!你吃什么?”

    “我每天只喝玉龍湖的水,只吃一斗赤火靈丹。”

    秦牧捏緊拳頭,狐靈兒也有些肝兒顫,玉龍湖就是山上的那片九龍之氣凝聚形成的湖,湖水很多,可以讓這頭龍麒麟敞開喝,但是一斗赤火靈丹就要命了。

    “公子,咱們的那點兒錢,只夠他吃半個月的。”

    狐靈兒悄聲道:“我覺得還是不要收留他,否則會把我們那點家底吃空。”

    龍麒麟聽在耳中,連忙道:“我可以餓一點,每天只吃半斗,要不,一升也行?一升不能少了。”

    秦牧擺了擺手,道:“我自己就是藥師,自己配藥煉制赤火靈丹,可以省些錢。吃的少不了你的,不過我不能白養你。”

    龍麒麟連忙叫道:“你麻翻了我!而且咱們是同門,你是教主,你有責任養我,我是你們家祖師的坐騎!”

    秦牧頭大,道:“龍涎你須得每日分給我一些,否則我養不起你。”

    “龍涎?”這頭龍麒麟又警覺起來。

    秦牧道:“龍涎就是你的口水。”

    龍麒麟顯然想歪了,松了口氣,道:“那就好。對了,你剛才說可以讓那頭牛過來,讓我揍他一頓?”

    秦牧警告道:“不要得寸進尺,否則每日只給你半斗赤火靈丹。”

    龍麒麟連忙閉嘴,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生怕丟了這個飯主。狐靈兒不斷回頭打量這個龐然大物,這家伙站起來比秦牧還要高出許多,秦牧勉強到他下巴垂下的龍須,再加上龍麒麟長長的麒麟尾巴,長度只怕有四五丈。

    這頭龍麒麟身上滿是凸起的古怪花紋,像是天然的符文,威風凜凜。

    “難怪這么能吃,個頭比牛二還要大一些,不知道現出真身之后有多大。”狐靈兒暗暗吃驚。

    秦牧帶著龍麒麟上山,來到玉龍湖,先讓這頭龍麒麟飲水,心道:“我還不知道一小瓶龍涎能值多少錢,不過這是治傷的靈藥,價格應該不低吧?但愿能夠賺回本錢買藥材,否則便真要坐吃山空了……”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