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云蹤雀影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云蹤雀影

目錄 下一章 →
    秦牧哈哈大笑,身軀一震,將狐靈兒震飛出去,雙膝曲蹲,猛然縱身躍起,雙手擎天,迎著壓下的纏龍坐象的大佛沖去!

    雷音八式第六式,萬佛朝宗雷中盤!

    轟隆!

    半空中雷霆交加,兩個身影一個沖天而起,一個飛速墜地。

    秦牧眼中露出瘋狂之色,抬頭等著那半空中的身影墜落,云缺剛剛落地,突然耳畔雷音滾滾,迎面便見秦牧的拳頭轟來,每一拳伴隨著迸發的雷霆,轟隆轟隆,攝人心魂。

    咚、咚、咚。

    秦牧腳步極沉,像是一頭巨象踩在大地上,一身筋肉跳動,將所有肌肉運轉開來,肌肉運動,將力量爆發到極致。

    兩人拳頭碰撞,云缺臉色微變,只覺對方的元氣澎湃磅礴,簡直是碾壓般將自己的元氣擊垮。

    他連忙錯步后退,一邊后退一邊瘋狂抵擋秦牧的拳頭,只覺自己的一切手段,一切精美的招式,妙到極點的招法,統統施展不出來,只能用拳頭抵擋對方的拳頭。

    他的招式法術,根本來不及施展,無法施展。

    “蓮座印,蓮花寶體!寶瓶印!”

    云缺爆喝一聲,突然周身金光放,一掌印出,腳下浮現出一座蓮座,有梵文圍繞他身軀流轉不休,這些梵文形成一個寶瓶形狀,讓云缺藏身瓶中。

    秦牧一拳轟來,雷音炸響,什么金鐘蓮座寶瓶,統統破碎,云缺的拳頭被打爛了,血灑了出來,落在潔白的緇衣上很是鮮紅,如同一朵朵梅花。

    不過梅花很快散去,他的這身白衣應該也是寶物,污漬不沾身。

    云缺雙臂酸軟,手臂幾乎抬不起來,招式變慢,心中暗道糟糕,被秦牧一拳轟在臉上,啪的一聲貼在斷崖玉璧上,然后滑落下來,昏死過去。

    “太學院還是有高手的。”

    秦牧身心舒暢,只是剛剛熱身還未來得及舒展筋骨這個白衣僧人便被他打昏,讓他還是有些惋惜,心道:“隨便跑出來一個僧人便能接下我這么多招,祖師沒有說錯,太學院中有些人還是很高明的,不能歧視延康國的土著。”

    “公子,這么快就結束了?”

    狐靈兒只來得及穩住身形,還未來得及看過癮,戰斗便已經結束,不由有些失望,連忙上前,在云缺的身上翻來翻去,試圖找些值錢的東西。

    過了片刻,小狐貍憤憤道:“窮和尚!”

    “靈兒,他的衣裳不錯,應該值些錢。”秦牧好心提醒道。

    狐靈兒將和尚衣服扒下來,果然這衣裳一塵不染,也撕不動,小狐貍很是開心:“這和尚肯定會拿不少錢來換這身衣裳!對了公子,他叫什么名字?”

    秦牧縱身跳上玉崖,向士子居走去,搖頭道:“我哪知道?我剛才問他,他還不說,估計是怕輸了之后丟人。這個和尚還是有些靈感神通的,很有自知之明。”

    不遠處,越青虹壓下心頭的震驚,帶著狼奴走了過來,向山崖下看去,云缺躺在崖腳,只穿著一個染血的白短褲,還在昏迷之中。

    他的白短褲可沒有緇衣那么金貴,用的是普通的布料。

    “云缺太沒用了,竟然沒能逼出他的全力。不過這個秦牧,的確很強。狼奴,你比他如何?”越青虹問道。

    狼奴眼中精光爆射,卷著舌頭道:“我有魔刀法,戰場殺伐之刀,可以逼他出全力!但是我只能堅持十招,十招之后必敗。”

    越青虹眼睛一亮,道:“你去。”

    狼奴躬身稱是,雙手向背后抓去,嗤嗤兩聲,他背后交叉背著的兩口彎刀出鞘,這是兩口漆黑不見任何雜色的刀,仿佛是用最黑的金屬鍛造而成。

    而且,這兩口刀長達丈余,狹長,彎曲。

    狼奴快步走上前去,腳步越來越快,突然放開雙手,元氣絲飛出,以氣御刀,兩口魔刀在空中無聲無息飛過,向秦牧斬去!

    那兩口魔刀即將斬在秦牧身上時,突然刀光大放,一口刀貼地橫斬,一口刀攔腰橫斬!

    秦牧的后腦勺仿佛長了眼睛一般,身軀突然變得極為古怪,整個人變得像是一條扁扁的魚,一只腳踩在下面斬來的魔刀上,另一只腳則踢在上面斬來的魔刀上,很難想象人體竟然可以折成這種姿勢。

    上面那口魔刀被踢飛,下面的魔刀則被他一腳踩入山石之中。

    狼奴心中一驚,只見秦牧鬼魅般閃動,向他沖來。

    狼奴元氣絲抖動,兩口魔刀呼嘯而回,黑光圍繞秦牧上下交錯,狼居胥國的魔刀法被他施展得淋漓盡致,但是卻沒有一口刀落在秦牧身上,被他在毫厘之間躲過。

    他的刀法不是普通的刀法,而是戰場中的殺人技,沒有多余的招式,只有斬殺敵人這一個目的!

    即便是如此凌厲的刀法,也絲毫碰不到秦牧的身形。

    不過,秦牧也被他的刀光逼得無法前進,非但不能前進,反而在不斷后退。

    秦牧后退之勢如同一條蜿蜒而行的青龍,狼奴瞳孔驟縮,這不是后退,而是盤龍!

    龍,可大可小,可伸可盤,龍盤踞在一起,便是準備施展必殺的撲擊。

    狼奴原本也是狼居胥國有身份的人物,在戰場中被越青虹俘虜,按照狼居胥國的規矩,變成了越青虹的狼奴,為她效力,但是他的實力卻不比越青虹弱多少。

    而且,他久經沙場,經歷了一場場生死搏殺,戰斗經驗極為豐富。

    秦牧的后退之勢給他的感覺極為危險,像是被一頭窮兇極惡的洪荒異獸盯上!

    他的魔刀法更急,但是秦牧已經蓄勢到了極限,突然,秦牧一拳轟出,突破極限,頓時一聲聲龍吟浩蕩傳來,兩口魔刀失控,呼嘯向狼奴沖去!

    與魔刀同來的還有秦牧那恢弘霸道的一拳,拳意形成一條猙獰兇惡的大龍,直撲而來。

    狼奴爆喝,元氣爆發,頓時慘烈如荒漠血陽的氣勢破體而出,衣衫炸開,周身浮現出龍狼紋理,雙掌向前推去,竭盡自己一切所能,將所有元氣注入雙掌之中!

    嘭。

    一聲劇烈的震蕩傳來,狼奴身軀平平向后移去,兩口魔刀插入兩肋,連退數十丈,撞在一塊山石上,這才止住后退的勢頭。

    “靈兒,不必洗劫他了,給他留點錢財治傷。”

    秦牧喚回準備去搜刮戰利品的狐靈兒,搖頭道:“他用了兵器,所以我出手有些重。他的傷勢不輕,治好需要花上一筆錢。”

    狐靈兒咂了咂嘴:“可惜了,那兩口刀不錯……”

    秦牧搖頭離去,道:“比我的刀差一些。不過他的實力不壞,戰斗意識比剛才的那個和尚要強。”

    越青虹等秦牧走遠,這才現身,來到狼奴身邊,狼奴嘴角溢血,兩口魔刀穿過他的雙肋插在他背后的山石上,將他釘在這里無法動彈。

    “主人,我預估錯誤。”

    狼奴露出愧色:“我使了十招,他只使了三招……小心!”

    他剛剛說出這話,越青虹突然覺得背后一暖,有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她的身后,不由心頭微震。

    她背后貼著一個人,與她背靠背,這人是何時來的,她根本沒有察覺。

    這時,秦牧的聲音從她耳邊傳來,兩人很近:“師姐,他是你的仆從?你讓你的仆從向我下手,是以為我不敢在太學院殺人嗎?”

    越青虹額頭冒出細密冷汗,突然間腳步飛速點動,快步移身,秦牧的身體依舊貼在她的背后,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師姐是否要給我一個交代?”

    越青虹頭皮發麻,身形鬼魅般連連移動,速度極快,施展出云蹤雀影的步法,但是任由她如何移動,秦牧依舊緊貼在她的后背上,如影隨形!

    云蹤雀影是她所學過的最好的身法神通,雖然她還不能施展神通,但云中躡步,如雀低飛,還是可以辦到。但即便是如此厲害的身法神通,也無法將秦牧甩脫。

    突然,越青虹感覺到背后那個大男孩的肌肉如同一條條蛇在皮膚下蠕動,不由毛骨悚然,連細膩的皮膚都因為戰栗而鼓起一個個小小的雞皮疙瘩:“戰技流的必殺技!”

    秦牧的開始移動腳步,越青虹壓下心中恐懼,跟隨秦牧移動。

    她知道戰技流派的必殺技是在近身的條件下施展出來,只要她還靠在秦牧背后,不讓秦牧轉身,秦牧的必殺技便難以施展出來。

    剛才是秦牧緊貼著她,而現在則是她緊貼著秦牧,追著秦牧的腳步,不敢離開秦牧半分。

    倘若離開,只怕自己就將身首異處!

    被戰技流派的高手貼到這種程度,基本上就是斬立決!

    兩人背貼背疾步而行,在太學院的山上好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飄忽來去,山上許多士子紛紛停下腳步,向他們向他們兩人看來,贊嘆不已。

    秦牧一身錦衣,越青虹是青衣,兩人各自仿佛蝴蝶的一只翅膀,又緊緊貼在一起,的確容易引人遐想。

    一個士子冷笑道:“一對狗男女,青天白日也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腐臭味道!”

    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秦牧向后一靠,靠在青陽殿的柱子上。

    “靈兒,走啦!”

    秦牧喚上狐靈兒,道:“別想著搜刮她了,你想搜刮她,還須得把她從柱子里摳出來。她很不錯,竟然能跟上我的腳步,是個高手。”

    狐靈兒連忙跟上他,戀戀不舍的回頭看去,只見越青虹被秦牧撞到青陽殿的柱子里,臉朝里鑲嵌在柱子中。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