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八十七章 陷阱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十七章 陷阱

目錄 下一章 →
    秦牧喃喃道:“月亮船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這艘船應該便是月亮船,與太陽船有著相似之處。月亮船四周一片死寂,看不到任何人影,這艘船倒伏在群山之間,大半個殘月掛在空中一動不動,距離最近的城池還有百余里。

    而秦牧胸前的玉佩飄起的方向,就是那艘月亮船的方向。

    大墟地理圖中的兩艘神秘的船,太陽船和月亮船,太陽船秦牧和村長都已經見過,月亮船他們還未曾見過。

    這艘月亮船并不比太陽船小,太陽船是一座長了腿腳的大火山,有著一座座噴火的山峰,巖漿滾滾,而月亮船則是通體銀灰色,匍匐在那里如同一只長了三條腿的銀色蛤蟆,確切的說是一只背著一艘船的蛤蟆匍匐在群山之間。

    這艘月亮船如有生命一般,山體在緩緩的一起一伏,似乎是在呼吸。不過船體已經破破爛***太陽船的狀況要糟糕很多。

    太陽船在大墟出沒,回歸太陽井,而月亮船怎么會出現在死者生界,沒有回歸月亮井?

    “無憂鄉,指的是酆都,還是月亮船?”秦牧喃喃道。

    “無憂鄉,何謂無憂?死后自然無憂,難道無憂鄉指的是酆都,死者生界?”

    村長壓下心頭的震驚,道:“不過無憂鄉也有可能是指月亮船,月亮船破開黑暗,生活在上面的人們安居樂業,無憂無慮……你不是說,太陽守告訴你無憂鄉在黑夜中出現,但是不知道它會出現在何處,說明無憂鄉是在移動之中。倘若是這樣的話,無憂鄉應該是這月亮船的籠罩范圍,這樣就可以解釋了。月亮出現在夜晚,因此月亮船在夜晚活動。月亮船帶著無憂鄉出沒在夜間,這艘船不斷移動,因此無憂鄉也在不斷移動,沒有定所。牧兒……”

    他頓了頓,道:“這只是我的推測,如果推測屬實,你有可能是一個牧月者。”

    “我是牧月者?”秦牧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倘若你是出生在無憂鄉,那么你便可能是牧月者的后代。”

    村長笑道:“你不是說你在鑲龍城的龍柱上,見到了一個女子向你探出手,試圖和你的手掌相對嗎?我覺得那個女子,有可能就是你的親人,甚至有可能就是你的……”

    他沒有說下去,秦牧明白他的意思,甚至有可能就是他的母親!

    當時,月亮船一定是帶著無憂鄉也來到了鑲龍城的附近,太陽船是白天來的,而月亮船則是在晚上出現。那個女子一定是發現了秦牧,發現了他脖子上的玉佩,所以想要和他相認!

    不過,這里如此殘破,荒涼,還有牧月者生活在這里嗎?

    而且,為何月亮船會出現在死者生界?

    突然,悠悠的歌聲從月亮船上傳來,凄凄切切,低沉婉轉,像是一個母親在思念自己遠去的孩子。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饑。

    “我心悲傷,莫知我哀……”

    ……

    秦牧聽了,只覺有淚水涌出的沖動,只是他現在身體沒有血肉,無淚可流。

    那艘巨大的月亮船中傳來的歌飄渺不定,有著幾分的寂寞,幾分的悲愁,對孩子的思念變成了低沉的音律。

    他向月亮船看去,灰霧中有一個女子站在月亮船的船頭,風姿卓卓,遙遙向這邊看來。

    他們的目光似乎隔空相遇,目光中有著無盡的思念。

    秦牧想要閉上眼睛,卻無法閉上,沉默片刻,這才向村長道:“村長,我們回去吧。”

    村長微微一怔,低聲道:“你不上去相認嗎?”

    秦牧搖頭,木然道:“她不是我的親人,這里也不是無憂鄉。”

    村長心頭微震:“瞎子給你開了神眼九重天,你看到了什么?”

    他雖然強大,但是在眼睛上瞎子便要比他強了許多,瞎子為秦牧開神眼九重天,秦牧能夠看到的東西,他未必能夠看到。

    “我看到的不是女子,是一尊魔神。”

    秦牧的目光落在那月亮船上的女子身上,看到的不是一個思念自己孩子的母親,而是黑氣彌漫,黑光遍體,背后長著圓盤狀骨刺的恐怖猙獰的魔神!

    那尊魔神正在柔聲歌唱,似乎在引誘他到跟前去!

    這不是認親的場面,而是一場騙局。從鑲龍城龍柱上秦牧的胸前玉佩亮起的一開始,就是一場騙局,目的就是為了引誘秦牧,讓秦牧進入這里!

    “好家伙,連我這個老江湖也險些著了道!”

    村長長長吸了口氣,神光綻放,帶著秦牧飛速向后飄去,而月亮船上那女子突然狂發亂舞,從船頭凌空飄起向這邊瘋狂飛來!

    那女子人在半空,陀螺般旋轉,身體越來越大,面目越來越猙獰,終于掙脫皮囊束縛,現出真身,卻是一尊長著八條長長的腿腳,雙頭五尾的魔神!

    她的腿腳像是人的胳膊,腳也是手掌模樣,在半空中奔行飛快,呼嘯追來!

    “唄瑪達咧(宅豬按:梵語,蓮花度化的意思)!”

    村長前方,一朵朵蓮花綻放,將天空鋪滿,大地也被鋪滿,一尊尊魔佛的虛影坐于花中,各自抬起手掌,向村長印去!

    這些魔佛都是虛影,但卻仿佛從虛化實,有了真正的形體一般,每一尊魔佛的招式都不一樣,從四面八方向村長和秦牧攻去。

    佛乃神圣,而這尊魔卻將魔的神通煉成了魔佛,可謂是叛經離道。

    村長面色不變,依舊從容,指間一道劍光飛出,在一朵朵蓮花間咻咻閃爍不定,劍光太快,以秦牧的目力竟然也無法捕捉,只能看到雪亮的光線將所有的蓮花和魔佛都繞了起來。

    下一刻,一朵朵蓮花粉碎,魔佛身首異處,接著嘭嘭炸開,化作澎湃的魔元氣四下沖擊。

    “薩波羅蜜(宅豬按:創造彼岸的意思)!”

    那尊魔神撲來,話音剛落,村長背后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飛速旋轉,像是一個怪獸滿布利齒的口腔,有無數鋒利的刀刃在漩渦中旋轉,而在漩渦之中有一條長長的虹橋,虹橋在飛速流動,向漩渦內部流去。

    村長和秦牧頓時被漩渦拉住,虹橋將兩人向漩渦內部拉去,無數利刃從四面八方襲來,旋轉切割。

    而漩渦的盡頭仿佛是一個極樂世界,鳥語花香,看起來一片祥和。但是顯然那里才是這尊魔神的殺招核心!

    “牧兒,站在我的頭發上!”

    村長爆喝一聲,發絲暴漲,根根發絲如同一根根粗大無比的柱子,沿著虹橋向漩渦外穿去。秦牧落在其中一道發絲上,站在那里,只覺腳下的這根發絲在飛速膨脹,越來越粗大,越來越長,即將穿出漩渦。

    而其他頭發則如同狂蛇亂舞,錚錚錚將漩渦四周切來的刀刃絞斷,無數碎刃嘩啦啦落下,被漩渦滾滾的洪流碾壓成齏粉!

    秦牧抬頭看去,只見那尊魔神巨大而猙獰的面孔出現在漩渦的入口處,眼中閃爍著狡獪的光芒,張開大口,等著村長將他送到口中。

    就在此時,村長其他發絲嗤嗤作響,鉆入那尊魔神口中,用力一拉,將這尊魔神生生扯入漩渦之中。

    “牧兒,速去船塢,登船離開!快走!”

    那根發絲輕輕一彈,將秦牧彈出漩渦,接著漩渦轟隆一聲封閉起來,村長和那尊猙獰魔神消失不見。

    秦牧身體從空中墜落,距離地面極高,若是直接摔下去,必死無疑!

    他連忙張口吸氣,一口氣吹出,前方頓時被他吹出一片狂風,秦牧腳步飛速點動,踩著風尖兒,減緩自己跌落的速度。

    他連吹幾口氣,這才落地。這里還是無憂鄉,灰霧彌漫,但是黑暗卻沒有侵占這里,對他來說是個安全的地方。

    突然,他頭頂的天空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四條又粗又長的手臂從漩渦中探出來,扒住天空,那尊猙獰魔神探出腦袋,正試圖爬出漩渦。

    她仿佛被什么東西扯住了腿腳,嗖的一聲又被扯回漩渦之中。

    “天魔眾!”

    漩渦中傳來一聲怒吼,那魔神被扯回漩渦的一剎那,秦牧看到一個個黑點從漩渦中噴出。

    “牧兒快走!”

    漩渦中傳來村長的聲音:“你先走,我會追上你!快,驚動了那些城池中的魔神,你便走不……”

    漩渦消失,將村長的聲音截斷。

    空中,那些黑點流星般落地,砸得大地震動不已,接著灰霧涌來,越來越濃,黑點落地之后便被霧氣籠罩,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很快霧氣蔓延到秦牧這里,將少年淹沒,灰霧中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咚,咚,像是一塊塊巨石壓在心上。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