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四五八章 你還欠我一個人情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四五八章 你還欠我一個人情

目錄 下一章 →
    執念,可以讓一個人瘋狂,作為天公**而生的祖神王,這一刻被壓抑已久的**釋放開來,讓他如此癲狂,興奮。

    他甚至沒有看到火天尊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后。

    夙愿達成的一剎那,他還是放下戒心了,警惕心放松下來。

    倘若一個人一生都在夢想著完成某種成就,為此耗盡心力,甚至不惜偽裝自己的性格,如祖神王一般幾十萬年如一日,那么在他夙愿達成的一剎那,將會是他徹底放松下來的時刻,也是他最虛弱的一刻。

    作為火天尊,怎么會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

    哪怕他與祖神王一樣,被稱作十天尊中的直性子、直腸子,他也毫不猶豫毫不遲疑的出手!

    祖神王,十天尊中最沒有心機的存在,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火天尊,十天尊中嫉惡如仇的存在,仇視古神,打抱不平,但有不平事便第一個站出來。

    這二人在十天尊中是最有可能成為朋友的人,然而古怪的是他們二人卻沒有成為朋友,相反,他們的關系是十天尊中最為古怪的。

    他們彼此之間很少說話,很少交流,即便見面也往往只是寒暄一兩句,對彼此都很防備。

    大概是同一類人,雖然彼此都有很多語言,但彼此同時又因為對方與自己很像而很防備。

    火天尊的天宮天庭在一剎那提升到極致,輔以道境二十四重天,一掌印在祖神王的后心,道火熊熊,沖入祖神王體內!

    祖神王眼耳口鼻中道火噴出,甚至連天宮天庭中也遍布熊熊火焰,哪怕是他的天火之寶也壓制不住!

    嬙天妃的祖庭斬神臺是一座道境的檢驗臺,任何人看到這座斬神臺時,看到的階梯數目,都與自己的道境修養有關。鴻天尊看到的階梯是九道,石奇羅看到的是十二道,而火天尊則看到的是二十四道階梯!

    他的道境修為在十天尊中是數一數二的,早在其他人開始接觸道境他便已經開始在道境上有所造詣,在道火這條路上走的很遠。

    只是他并不知道這就是道境,直到開皇確立了道境體系,他才知道自己已經在道境上有所建樹。

    他的道火道境,在除掉南帝朱雀之后,又有一次驚人的提升,因此才能修煉到二十四重天道火道境。

    他隱藏得足夠深。

    祖神王掙扎,竭力催動天道至寶,試圖鎮壓道火。

    火天尊目光閃動,五指叉開,祖神王突然四肢僵直,被他定在空中,身體呈現大字型,手中盡管死死握住天道至寶,卻無力抵抗。

    “祖神王,倘若月天尊不把我流放到元界,我豈能發現你鬼鬼祟祟的躲在天陰界中,伺機偷襲?”

    火天尊舒了口氣,眼中閃爍著一絲激動,但卻很沉穩的將這一絲激動給壓制下來。

    祖神王完成了夙愿,打死了鴻天尊,天公也死了,天公肉身和天道即將落入他的掌控,因此放松了警惕和戒備,他則不會犯這種錯誤。

    火天尊食指彎曲一下,突然咔嚓一聲,祖神王的右腿也跟著彎曲,不過彎曲的方向卻不是膝蓋彎曲的方向。

    祖神王的腿向后折,咔嚓一聲折斷!

    祖神王悶哼,抬起頭看著他,冷笑道:“火天尊,你敢殺我?半神有三尊領袖,我是其中之一,你殺了我,瑯軒和昊天尊會放過你?是了,你以為你能占據天公肉身,奪取天道,呵呵,你沒有這個能耐,你沒有天公的血脈……”

    火天尊遲疑一下,中指握下,祖神王左臂咔嚓一聲折斷,痛得他眼淚橫流,隨即便被道火蒸發!

    祖神王忍住痛,笑道:“你我是一類人,折磨我,你沒有物傷其類的感覺嗎?”

    火天尊冷哼一聲:“除掉你,再也無人能夠與我爭奪天公,爭奪天道。”

    他目光奇異,握下第三根手指,祖神王左腿也咔嚓一聲折斷,痛得眼淚橫流。

    “只要我煉化了天道,再加上我煉化南帝朱雀的修為法力,我的實力便會一舉提升到十天尊的頂峰,修成天庭境界也是輕而易舉。”

    火天尊握起小指,祖神王右臂折斷。

    “只要我修成天庭,我便不必再依靠你們的力量,相反,你們這些見風使舵的家伙便會來跪我,拜我……”

    他的大拇指即將握下,這根指頭握下,手掌變成拳頭,祖神王的脖子便會被折斷!

    就在此時,祖神王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的身后。

    火天尊眼角跳了跳,邁步上前攙扶住祖神王,關切道:“神王受傷了?鴻天尊竟是天公轉世身?可惡,竟然將神王傷成這樣!好在鴻天尊已經伏誅……”

    祖神王咳咳吐血,身上的道火也在不知不覺間熄滅,笑道:“也多虧火天尊來得及時,助我斬殺鴻天尊,這才沒有讓天公逃脫。昊兄,你何時來的?”

    火天尊攙扶起祖神王站起來,轉身便看到了昊天尊。

    突然他的眼角跳了跳,目光落在昊天尊的身后,臉色微變。

    昊天尊微笑道:“火天尊,你看到了什么?”

    火天尊收回目光,淡淡道:“看到了另一個昊天尊。”

    他的目光忍不住又向昊天尊身后的太素看去,他看到的并非是昊天尊,而是另一個少年,一個風華絕代冠絕古今的少年。

    死在瑤池盛會上的御天尊。

    這時,宮天尊邁步走了進來,目光落在火天尊身上,隨即又看向四肢皆斷的祖神王。

    火天尊心中一凜。

    昊天尊看著他露出欣賞之色,道:“不愧是我的不二之臣。似你這等忠臣義士,我怎么會不重用你?”

    火天尊微微欠身:“愿為昊兄效犬馬之勞。”

    他直起腰身,卻見昊天尊身后的那個少年御天尊向他看來,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火天尊面不改色,穩穩站在那里。

    昊天尊微微一笑,向祖神王道:“神王傷勢很重,我倒可以為神王治療傷勢,只是你我之間的爭斗也該結束了。神王以為呢?”

    祖神王四肢盡斷,哈哈笑道:“愿賭服輸,我愿成為昊兄左膀右臂,盡心盡力扶持輔佐昊兄,榮登大寶!”

    他以頭點地,叩首效忠。

    昊天尊哈哈大笑,衣袖一拂,將祖神王托起,祖神王頓時只覺自己的斷肢在飛速痊愈,身上道火灼燒留下的道傷也很快消散,傷勢以極快的速度被治愈,修為也在節節攀升!

    他的目光落在昊天尊身后,看到的人影卻是鴻天尊和天公二人,轉眼間,鴻天尊與天公合二為一,變成了天公的形態。

    祖神王垂下眼簾,起身向昊天尊躬身,又要拜下。

    昊天尊連忙托起他的雙肘,笑道:“無需如此。你我同為半神領袖,拜過一次也就罷了,不必如此多禮。今后神王便是我的天公,我還要仰仗你為我統治玄都,掌管諸天萬界星辰的運行呢!”說罷,又哈哈大笑起來。

    祖神王道:“敢不從命?”

    “神王,這天公的肉身是你的,我不要你的。”

    昊天尊和顏悅色道:“你掌控玄都,也需要這尊強大的肉身來鎮壓宵小,不過,天公的天道我需要一份兒。”

    祖神王道:“都是道兄的,連我性命也是道兄的,道兄盡管拿去便是。”

    他從前脾氣火爆,而現在卻盡顯沉穩,讓人嘖嘖稱奇。

    昊天尊輕輕點頭,目光又落在火天尊身上,溫言道:“火老弟救下祖神王,居功至偉,按理來說也當論功行賞。不過玄都的利益只有這么多,無法分給你了。老弟不要見怪。”

    火天尊躬身道:“豈敢有所奢望?”

    他瞥了瞥鴻天尊被砸爛的尸體旁,有許多天道道兵,道:“昊兄,這些天道道兵是否能……”

    昊天尊搖頭,惋惜道:“不能贈給你。宮天尊的功勞更大,為了鏟除天公而與幽、秦、月等亂黨拼命,這些天道道兵,是贈給宮天尊。倘若你認為你的功勞比她更大,倒可以分給你。”

    火天尊連忙搖頭,道:“不敢與宮天尊爭功。那么秦業、幽、月、閬涴等亂黨何在?”

    就在此時,妍天妃的聲音傳來:“幽受重傷,被土伯接引了去,回歸幽都。秦業、月與閬涴見天公已死,戰意已消,退走了。就算他們殺來,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她邁步走了進來,身邊一左一右便是太極古神,太極古神身后便是被宮天尊抽得血淋漓的嬙天妃,被昊天尊洞穿額頭的瑯軒神皇,和被昊天尊一輪切成兩段的石奇羅。

    這撥人個個帶傷,即便是太極古神身上也有著一道道劍傷,妍天妃也是傷勢極重。

    眾人分成兩撥,分庭抗禮。

    昊天尊不以為意,笑道:“兩位天妃娘娘和神皇、石宮主都有大功勞,既然如此,玄都的利益分給幾位一份兒。虛天尊曉天尊沒來,那就不必考慮他們了。”

    石奇羅冷哼一聲,正搬著自己的下半身,試圖接上,輕聲道:“不孝子……”

    昊天尊挑了挑眉毛,沒有說話。

    火天尊躬身道:“諸位,玄都的利益我分毫不取,天庭還有一件事情要辦,我須得趕回去一趟!”

    昊天尊點了點頭,微笑道:“你盡管去,路上當心。”

    火天尊告退,化作一道火光遠去。

    而在此時,天陰界中,天陰娘娘小心翼翼的捏著一個泥人兒,模樣與天公的模樣竟然一模一樣。

    天陰娘娘身軀廣大,捏出的小泥人也有尋常人大小。

    “娘娘真是好手藝。”

    秦牧仔細打量天陰娘娘捏出的小小泥人,笑道:“真像。誰能料到,天陰是玄都照耀不到的陰影,玄都的陰暗面,然而娘娘卻是天公的救命人。”

    天陰娘娘欣喜道:“你還是會夸人,其實我也是有點手巧罷了。”

    她輕輕吹了口氣,那小泥人便從泥塑活了過來,秦牧伸出手掌,五指躍動,化作造化神通,點在那泥人身上,泥人頓時從泥塑變成血肉之軀。

    秦牧抬手,眉心豎眼張開,他的指尖輕輕一點眉心豎眼,豎眼的眼瞳裂開,流出一滴天公天眼的晶狀體。

    秦牧將這一滴晶狀體放在泥人的眉心,催動道法,化作一只眼睛鉆入泥人的雙眉之間。

    天陰娘娘等他施展牽魂引,待到作法完畢,兩人聯手,重塑魂魄,只見天公的三魂漸漸成形。

    鴻天尊站在光芒之中,影影幢幢,叫道:“牧天尊,我手中有你的欠條,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哩!”

    “欠條呢?”秦牧伸出手來,問道。

    鴻天尊怔了怔,道:“被逆子祖神王打碎了。”

    “只有欠條到了,我才會認。否則空口無憑,誰都可以來找我辦事了。”

    秦牧屈指一彈,鴻天尊魂魄破碎。

    秦牧將天公其他二魂打入泥人體內,泥人天公頓時有了魂魄,悠悠的張開眼睛。

    秦牧笑道:“恭喜天公,跳脫了天道,恢復了自由身。土伯在等你呢。”

    ————宅豬看到有書友想看每天三千字每章,兩章更新,有的書友想看兩千字每章,四章更新,兩種聲音都有。宅豬很為難,那么大家投個票吧。在下面兩段話上留下本章說,哪一行的留言多,宅豬就選擇哪種更新方式。

    三千字每章,兩章更新,情節連貫看著爽,在此留下本章說。

    兩千字每章,四章更新,雖然章節斷,但每天更新字數多。在此留下本章說。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