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重生完美時代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賤賣是唯一出路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賤賣是唯一出路

目錄 下一章 →
    李牧對蘋果有興趣,讓蘋果高層大為震驚。

    他們甚至覺得,把蘋果賣給巴菲克,甚至賣給美國政府,都比賣給李牧更容易,因為他們想不出李牧有什么理由會愿意收購蘋果。

    但林清雅卻在與蒂姆·庫克的電話里清楚的轉達了李牧對蘋果的興趣,而且林清雅主動約蒂姆·庫克面談,所以這絕不會是一個玩笑。

    林清雅雖然年輕,資歷也很淺,但她是牧野科技在美國的最高負責人,如果真論影響力,喬布斯也比不上她,因為她背后有整個牧野科技的資源做強大支撐,就好像一個可調集千軍萬馬征戰沙場的年輕將領,與她相比,喬布斯就像是一個經驗老道的游擊隊長,作戰經驗豐富、戰術戰略也非常獨到,但在眼下拳頭還遠不夠硬。

    再聯想到李牧剛到美國不久,林清雅就立刻約蒂姆·庫克見面,看來李牧對蘋果是真的有興趣,并且他讓林清雅這樣的最高核心管理層人員來對接這件事,證明他對這件事是相當重視的。

    沒準這是一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預兆。

    蘋果把所有高層都從家里召喚到了公司,要立刻召開緊急會議,在會議上,蒂姆·庫克向大家介紹了大概情況,隨后諸位管理層代表便在現場,立刻就一個問題進行快速投票。

    董事會主席開口道:“諸位,認為應該拒絕牧野科技收購要約的人請舉手,如果舉手表決的諸位所代表的投票權超過60,蒂姆明天將直接回絕牧野科技的林清雅。”

    三秒之后,無人舉手。

    董事局主席自己都有些傻眼,他好奇的問在場的所有人:“諸位,李牧是蘋果公司市值暴跌、利潤暴跌的元兇,你們難道沒有人認為我們應該在這個問題上多些骨氣嗎?”

    一位董事會成員撇撇嘴道:“我們國家的海軍早在1853年就在佩里將軍的指揮下,用大炮轟開過日本的國門,二戰的時候還給日本投了兩顆原子彈,又幾乎把東京炸成平地,你看看現在的日本人恨我們嗎?他們甚至為佩里將軍鑄造雕像以做紀念!”

    說著,這位董事會成員又道:“我這個人很現實的,大家都是生意人,我們追求的不是誰曾經傷害過我們,而是誰能在眼前和未來給我們帶來利益,我們現在的困境,想靠自己走出來是幾乎沒有可能了,既然這樣,誰出的價高,誰就是我爸爸。”

    另一位董事會成員哈哈一笑,說:“詹森,你說出了我想說的!我們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我一點都不恨李牧和牧野科技,那是因為他們對蘋果的打擊已經是過去式了,而且我們也確實敵不過對方,被擊垮也并不出乎意料,但我恨的是微軟那幫家伙,他們就像是趁火打劫的強盜,吃人不吐骨頭的禿鷲!”

    董事會主席欣慰的說:“看到大家都這么成熟,我很欣慰。”

    說罷,他又正色道:“李牧既然想收購蘋果,那我們就積極配合,會面、立項、談判、盡調,我們積極配合牧野科技的一切需求,只要他能夠給我們一個滿意的報價,其他的什么都無所謂,盡快把公司以最高的價格賣掉,是我們眼下最重要的任務。”

    有人詢問:“我們如何給李牧報價?不管他怎么報,我們總要給出一個報價,同時定一個我們的底線價位。”

    “這也是我讓大家來開會的主要原因。”董事會主席說:“我們的股價到現在還沒有停止下跌,安迪·魯賓加入牧野科技負責Mao產品線技術研發的消息讓投資者對我們更加的不看好,我們的競爭對手早已經碾壓了我們,同時還在堅持不懈的繼續提升自己,而我們到現在也沒有對外公布任何計劃,甚至沒有給外界任何有可能挽回局面的信息,這讓我們的投資者更加沒有信心,繼續這么下去,市值跌破三十億美元已經指日可待。”

    有人說:“我們不如跟李牧要求并購,我們以現有市值為基準,牧野科技以資本市場的估值為基準,這樣的話,如果牧野科技900億,我們30億,并購進牧野科技,至少也要占并購后牧野科技3。2的股份,我們明天不妨爭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到3。5-4個百分點,這樣等牧野科技上市之后,我們持有這筆股份兩年,很可能就把我們在蘋果身上虧損掉的全都補回來了,甚至還會有很客觀的收益。”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向看智障一樣看著他,董事會主席反問他:“湯姆,你兒子今年多大了?”

    “八歲,怎么了?”

    “你有沒有興趣收養一個孩子?這個孩子還有一定的殘疾。”

    湯姆聳聳肩膀,說:“你這個比喻不恰當,收養一個孩子是純粹的付出,收購一家公司是為了能在將來帶來利潤。”

    “OK。”董事會主席點點頭,又問他:“如果你收養這個殘疾孩子,并把他養大成人、供他上哈佛大學,這樣將來他賺的所有錢在除去他個人開銷之后,剩下的都歸你,你愿意嗎?”

    湯姆說:“那就要看這個孩子有多大潛力了,牧野科技要收購我們,也一定會對我們未來的潛力進行一個深入的考量。”

    董事會主席說:“你忽略了一個問題,你只考慮到要看這個孩子未來的潛力,但你沒想過把他養大成人要花多少錢,你更忽略了這個孩子是個殘疾人的事實,這也就意味著,你必須要把他的病治好,再供他吃喝拉撒穿以及接受教育,他才有可能幫你賺錢。”

    湯姆攤開手:“李牧有的是錢,他追求的可能是……”

    董事會主席打斷他,道:“我還沒說完,原本你只是收養這個孩子,花錢養他給他治病就可以,但他現在卻需要你兒子身上的某個器官來拯救他的性命,不過你放心,他需要的不是缺一不可的器官,而是損失一部分也不會太影響生活的器官,例如一個眼角膜、一顆腎臟,或者是一塊肝臟。”

    “夠了!”湯姆表情難看的說道:“我只是想幫大家爭取最大利益,可你卻拿我兒子做比喻,還說出這么難以入耳的話來,未免太過分了吧?”

    董事會主席冷笑說:“我只是那你兒子打個比方,你就受不了了,而你卻希望李牧從他的兒子身上取下一部分器官來給你?你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你覺得以李牧的行事風格,如果明天蒂姆真向林清雅開口要4的蘋果股份,李牧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我猜他會立刻放棄收購,并且往我們的心臟上再補一發子彈!”

    湯姆一下子有些尷尬,剛才的怒火早就消散,剩下的只是后怕。

    利欲熏心覺得全世界就屬他最聰明,而其他人都是缺乏思考能力的傻X,而最終雞飛蛋打的也都是這樣的人。

    其他董事會成員通過董事會主席剛才的一系列比喻,徹底弄清楚了蘋果現在的局面,他們單拿出去各個都是人中龍鳳,但湊在一起的時候卻當局者迷,這個比喻,第一次讓他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上看到整個局面的全貌。

    蘋果就是董事會主席口中那個等待收養的殘疾孩子,有幸遇見愿意收養他的人就已經是他最大的幸運了,如果還指望收養人把自己兒子身上的肉割下來喂他,這比癡人說夢還癡心妄想。

    所以,這也就意味著,希望牧野科技并購蘋果的事情最好連想都別想,因為想多了萬一說禿嚕嘴,可能李牧直接就Say-Goodbye了。

    并購沒有可能,剩下的可能就只有議價買賣這一種了。

    那么,該如何跟李牧報價呢?在現有股價基礎上再要求一定的溢價?那簡直是做夢一樣的想法,因為以蘋果現在的境地,別說在現有股價上給予一定溢價,就算是蘋果想按照市值把手里的股份都賣掉套現也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不可能,是因為蘋果作為一家上市公司,雖然它的大部分股份在董事會手里,但還有部分股份在市場內流通,這些股份被大量投資者購買,資本市場為了保障投資者的利益以及整個證券市場的穩定,嚴格限制了上市公司股東以及高管的套現自由。

    也就是說,某家資本如果有10的蘋果股份,如果他們想把這10套現成現金,絕不是直接在股市上把股票賣了那么簡單,他們首先要按照市場的要求,提前做減持披露,并且走大量臃腫而緩慢的流程,最后經過漫長的過程,才能像擠牙膏那樣,一點點把股份套現。

    這樣一來,如果蘋果股東想減持,減持之前先要對外披露,一旦投資人發現蘋果股東要逃走,恐慌會引發更大的拋售潮,到時候股東的股份還沒來得及減持,股價已經跌到底了。

    這也就意味著,蘋果的股東現在才是深度套牢的投資人,甚至想按市值套現都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蘋果的股東如果現在想套現,不但不可能按照市值拿到現金,反而要犧牲一部分利益來獲取套現的機會,這是李牧向蘋果壓價的關鍵籌碼。

    如果蘋果市值30億,股東手里持股70,那這部分按照市值計算是21億美元,如果李牧節奏把控的好,很可能迫使蘋果股東答應以15億美元的價格,轉讓手里所有的股份給他,讓他成為蘋果的控股股東。

    不過,如果李牧想讓蘋果從納斯達克退市,就必須要給流通部分的股份市值一個溢價空間,來確保私有化的順利推進,如果蘋果流通市值達到9億美元,那李牧就得補齊他們的溢價,然后從他們手里把股票都回收過來,如果溢價40,就要多花3。6億美元。

    這些錢看似是李牧要負擔的成本,但對蘋果董事會來說,他們心里清楚,李牧一定會把這部分成本也算在他們頭上。

    如此一算,他們不但不可能按股價拿到錢,甚至還要遠低于股價。

    而且鑒于現在已經沒有其他人對蘋果感興趣,所以蘋果的高層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想幾十止損套現,賤賣是蘋果唯一的出路!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