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美食誘獲最新章節列表 > 第1567章 還六月債夭洞遭雷劈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567章 還六月債夭洞遭雷劈

目錄 下一章 →
    而楊輕風這邊,她只覺身體失去了重心,當再次坐穩之后,她看到了前方車輛的尾燈,目光刷的轉向百里良騮身上,瞪大了眼睛。

    這個年輕人,車技竟然這么厲害,同樣的一輛車,在他和夭洞的手里,完全發揮出了不一樣的性能,而且剛才的漂移,實在是太帥了。

    成績優異,舞蹈造詣深厚,車技強悍,這個男人身上,到底還藏著多少秘密。

    楊輕風看著不知何時點上了一支煙,單手操控著方向盤的百里良騮,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實在是帥爆了。

    而前面原本將他們甩開,此刻卻越來越近的汽車尾燈,也將楊輕風內心的激情點燃,她忍不住振臂歡呼道:“喲呵,百里良騮,沖,追上前面的車!

    一聽這話,正在心里問候百里良騮祖宗十八代的夭洞,頓時嚇了一跳,忙道:“不要,不要!”

    可是,他說出這話的時候,已經遲了,保時捷的速度再次躥升,已經接近了小時一百九十公里的時速,這個速度在普通的公路上,絕對可以用風馳電掣來形容。

    “媽呀,慢點!”

    夭洞慘叫連連,緊緊閉著雙眼,嚇得身體都在顫抖,他想不通,為什么百里良騮能把這輛車的性能發揮到如此極致。

    “改變一下駕駛模式吧!

    就在這時,百里良騮微微一笑,左手抽著煙,右手松開了方向盤,速度極快的按了下中控臺上的一個按鈕,保時捷的架勢模式從“舒適模式”變為了“賽道模式”。

    底盤的硬度,油門的響應,轉向的回饋,進排氣系統……

    這些賽車的重要指標,在這一瞬間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可說是和剛才的模式判若兩車。

    雖然這臺車依舊比不上張佳燕的老奔馳,但對百里良騮來說,要想贏這幫業余的車手,已經綽綽有余了。

    轟轟轟轟轟……

    保時捷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刺激著腎上腺素的分泌,與此同時,以極快的速度,猶如閃電般,超越了七八輛汽車,惹得這些車主一陣驚嘆。

    “啊,那輛保時捷突然加速了,并且在彎道做出了極限漂移。等等,剛才漂移的時候,保時捷的速度達到了小時一百七十公里的時速,我的天哪,他是怎么做到的!

    這時候,身處廢棄工廠的主持人,通過沿途賽道的攝像頭,以及電腦的技術分析,得出了保時捷漂移時的具體數據,主持人忍不住發生了一陣驚嘆。

    負責導播的人,在這一時刻,將畫面都切到了保時捷的身上,整個廢棄工廠的觀眾,全都沸騰了。

    因為畫面里,那輛保時捷猶如雷電一般,看不清它的影跡,只能看到一輛輛被它超越的車輛。

    終于,有人忍不住問道:“臥槽,這輛保時捷的車主是誰,這車技未免也太牛逼了!

    聽到有人詢問保時捷的車主,主持人迅速翻看了參賽登記表格,興奮的大喊道:“這輛保時捷的車主,是——夭洞!”

    “夭洞?他是誰,沒聽過!

    “管他是誰,這必將是我們蘇門答臘地下飆車圈里,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

    “這個人從來沒聽過,但他的車技,絕對不會比飆車女皇張佳燕差,而且似乎還略勝一籌!

    “不知他能不能追上張佳燕,這下有好戲看了!

    此刻,所有人都震驚了,他們從來沒聽過夭洞的名頭,但他們斷定,這絕對是一位高手。

    人群看著幾十個監控鏡頭,發出一陣陣歡呼,他們期待著保時捷追上老奔馳,進行最后的巔峰對決。

    此時此刻,觀眾們倒是看得興奮了,但被觀眾們譽為新晉車神的夭洞,卻嚇得面色煞白,抓著門框上的把手,發出一陣陣凄厲的慘叫。

    “啊……180度彎,你慢點……慢點啊……臥槽,叫你慢點,你能不能不要開這么快,我要吐了!

    “百里良騮……!你不是說你不會開車嗎,臥槽尼瑪,停車,給我停車!

    “撞上了,撞上了……啊……你別等最后關頭轉彎好不好,這樣會把老子嚇死的,停車,停車……”

    夭洞的聲音已經有些嘶啞了,面對每一次的危險境地,他都嚇得發出痛苦的喊叫,然后一次次又被百里良騮化險為夷,明明松了口氣,還沒來得急喘息,又是出現了極其危險的情況。

    這感受,簡直比坐過山車恐怖了千倍萬倍,每一刻,夭洞都感覺自己下一個瞬間,就會翻車身亡。

    反觀楊輕風,則是處于另外一個極端。

    如此快的車速,點燃了楊輕風內心深處的激情,每一次遭遇發卡彎和多車攔截的極限局勢,她雖然也感到十分緊張,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忍不住為百里良騮發出歡呼:“嗷嗚,沖啊,百里良騮,漂移,沖過去!

    “快點,追上他們,噢耶,帥!”

    楊輕風興奮極了,她第一次覺得開車原來是一件這么酷的事情,當然,這輛保時捷也只有在百里良騮的手中,才能這么酷。

    前面的車輛越來越少,大部分對手都被百里良騮甩在了身后,不知不覺中,保時捷已經進入了第一梯隊,從最后一位排在了第四位,前面只有三輛車,分別是和蘭博基尼颶風,以及張佳燕的老奔馳。

    在一個連續發卡彎,百里良騮內彎漂移,將邁凱倫和颶風甩在了身后,兩輛車的車手對突然出現的保時捷都感到十分意外,但前三名的位置沒有人愿意丟,他們都是對保時捷窮追不舍。

    雖然他們的車比保時捷牛,但技術比不上,而且連續的發卡彎,他們也不敢深踩油門,不然的話,那就是沖出跑道的節奏。

    很快,保時捷就把邁凱倫和颶風都遠遠地甩開,朝著排名第一的老奔馳追了上去。

    “快看,保時捷就要追上張佳燕了,這個叫夭洞的人果然厲害!

    “下一個彎道,不知夭洞會不會再次利用彎道漂移,一舉超過張佳燕!

    “張佳燕可不是那么好對付,到時候肯定會卡死位置,不給保時捷超車的機會!

    從監控里看到保時捷接連超車的極限操作,觀眾們再次沸騰了,而且保時捷距離老奔馳還剩不到百米的距離,他們更是期待著這兩輛車的巔峰對決。

    在極快的速度下,兩車相距百米的距離不過眨眼間就能追上。

    下一刻,保時捷已經緊緊貼著老奔馳的車尾,想要伺機超車,但老奔馳不斷的調整方向,把保時捷攔在了身后。

    “慢點,臥槽,撞上了!”

    夭洞面色已經徹底白了,嘶啞的慘叫聲在車里回蕩,他感覺自己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嚇瘋。

    楊輕風揮舞著手臂,激動道:“百里良騮,想辦法超車,加油!”

    “沒問題!

    百里良騮左手對楊輕風做了個一切都好請放寬心的手勢,右手飛速轉動方向盤,在一個只有三米寬的閘道口,以小時一百八十公里的時速,漂移進入了逆向車道,逆行朝著前面的老奔馳追上去。

    中間的綠化帶將兩邊車道阻隔,透過灌木縫隙,張佳燕看到了另一邊的保時捷一閃而過。

    當她回過神的時候,保時捷已經從下一個閘道口漂移回到了車道,出現在老奔馳的前面,然后快速入彎,消失在彎道的盡頭。

    這一切,來得太快了,甚至是監控前的觀眾,也感到保時捷的操作有些不可思議,三米寬的閘道,小時一百八十公里的時速,借道超車,這一切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可是,保時捷卻做到了。

    “太強了,這尼瑪真正的人車合一,隨心所欲!

    “剛才他最后發車,還慢騰騰地開了一段路,原來是在讓其他車先走,卻沒料到,現在他依舊追上,成為了第一位!

    “這個叫夭洞的人,簡直是神級的車手!

    這一刻,監控前看到這一幕的觀眾發出熱烈的歡呼,車手夭洞成為他們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賽道上,張佳燕入彎之后,只能遠遠看見保時捷明亮的尾燈,這一刻,她震驚了,對手的實力,遠遠在她之上。

    不過,她并沒有輕易放棄,而是繼續朝著前面追上。

    與此同時,她通過電臺詢問保時捷車手的資料:“阿呆,那輛開在我前面的保時捷,到底是什么來頭?”

    “是個叫夭洞的車手,偶爾會來參加聚會,從來沒表現過車技,今天是他第一次參賽。我剛剛聽認識他的人說,他是舞蹈團的首席,卻沒料到車技也這么厲害!

    聽完阿呆的回答,張佳燕不禁皺了下眉頭,她雖不是職業車手,但也經常研究車、練車,算得上半職業,可對方只是一個舞蹈演員而已,車技竟然這么強,讓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著前面越開越遠的保時捷,張佳燕沉吟道:“夭洞,哼,就算你再厲害,你也肯定不是老大的對手。不過,你想戰勝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腳下油門深踩,張佳燕全神貫注,在這一刻竟是突破了瓶頸,車技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張佳燕進入了一種奇特的狀態,感覺像是人車合一,開著老奔馳朝保時捷追了上去。

    可是,接連幾個彎道之后,保時捷已經不見了蹤影。

    “什么,這么快!”

    這時候張佳燕才發現,保時捷的車手實在太強了,強大得可怕。

    再聯想到剛才保時捷借逆向車道超車的神跡,張佳燕甚至覺得,即使老大來,也可能不是這個夭洞的對手。

    “這個夭洞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這么強!”

    賽道設置的是環形,起點和終點在同一個位置。

    在超過老奔馳之后,保時捷一馬當先,將其他車都拉下了五公里以上。

    “來了,保時捷開過來了!

    “快看看到底誰是夭洞,太牛了,我今晚要給他暖床!

    “嗷嗚,我們蘇門答臘新一代的地下車王,要誕生了!

    在人群的歡呼聲中,保時捷沖過了終點,但并沒有停下,而是直接開進了廢棄工廠里。

    此時所有人都在道路上迎接到達終點的車輛,廢棄工廠里空無一人。

    副駕駛的門幾乎是被夭洞踹開的,他猛地沖了出去,扶住墻壁,劇烈地嘔吐起來,經歷了剛才的生死掙扎,他現在整個人都軟了,站都站不穩。

    就在這時,外面道路上的人涌進了工廠,正好看到站在旁邊嘔吐的夭洞。

    “就是他,夭洞就是他!

    “臥槽,竟然開車連自己都能開吐,這才是真正的專業!

    “他開車的時候就想吐,但為了贏得勝利,肯定把吐出來的東西又噎了下去,堅持到終點,這種拼搏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聽到這最后一句話,夭洞是越吐越厲害,過了好幾分鐘,這才吐完。

    有人遞上礦泉水給夭洞漱口后,他轉頭看向一臉崇拜看著自己的人群,尤其是好幾個臉蛋漂亮、身材性感美女的灼灼目光,他精神頭頓時就來了,朝人群揮了揮手,淡然說道:“沒錯,我就是夭洞,剛才那輛保時捷,就是我在開!

    沒有絲毫猶豫,而且輕松自如,夭洞把開車的功勞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人群頓時發出熱烈的歡呼,好幾名身穿比基尼的美女興奮得跳了起來,把夭洞的眼睛都看花了。

    吞了口唾沫,夭洞走進人群,摟住了兩名身材火辣的嫩模,在她們的身上很自然的摸了一把,笑道:“有沒有人,今晚想跟我學開車的呀?”

    無論在哪里,強者都會受到女人的崇拜,得到夭洞的暗示,好幾名女孩都貼了上去,在他身上磨蹭,嗲聲嗲氣的在他耳邊說著些充滿內涵的話語。

    這一刻,夭洞覺得太幸福了,整個人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猶如剛才的第一名,真是他自己開車奪得的一樣。

    而眼前這么多美女將他環繞,他早已經把楊輕風忘了,畢竟楊輕風怎么也泡不到手,但現在,他已經做好了今晚四人行、五人行的準備。

    “真不要臉!

    楊輕風坐在保時捷上,狠狠地瞪了眼夭洞,對這個曾今的大學同學是越來越厭惡。

    她看著駕駛席的百里良騮,正淡然地抽著煙,嘴角帶著玩味的微笑,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風頭被夭洞搶去,也不介意夭洞假冒他車手的身份。

    不過,越是如此,楊輕風越是為百里良騮抱不平。

    她拍了下百里良騮的肩膀,等百里良騮轉過頭來,道:“百里良騮,別讓夭洞小人得志,你出去告訴他們,你才是剛才的車手!

    百里良騮吐了煙圈,笑道:“我這個人,是很低調的,這種時候并不想去出風頭!

    “可也不能讓夭洞得到不屬于他的榮耀呀!

    楊輕風皺了下眉頭,語氣有些急了,她現在對夭洞是討厭之極,非常想拆穿夭洞虛偽的真面目。

    百里良騮笑了笑:“放心,今晚他得到的榮耀越高,等別人知道真相的時候,他就會摔得越慘。到時候大家都知道被他騙了,你認為會怎么樣?”

    聽到這話,楊輕風目光一跳,頓時明白了百里良騮的用意,他看起來毫不在意,卻早就把夭洞算計了進去。

    楊輕風看向激動不已的人群,等他們知道真相,肯定會爆發出巨大的怒火,到時候,夭洞不死也得脫層皮。

    “你真是太陰險了!睏钶p風看著百里良騮的側臉,感覺百里良騮深不可測。

    “不是我陰險,是他自尋死路!卑倮锪简t笑道:“讓他去慢慢裝象自嗨,我們開車走吧!

    就在百里良騮打算發動保時捷的時候,白色的老奔馳沖進了廢棄工廠,張佳燕推開車門,目光掃視人群,大喊道:“誰是夭洞,給我出來!

    夭洞心頭咯噔一跳,縮了縮脖子,然后朝著張佳燕走過去,心頭暗道:“擦,老子現在是第一名,我怕她干嘛!

    “我就是夭洞,你輸得不服氣?”夭洞看著張佳燕,一臉囂張道。

    飆車女皇和新晉車王的爭鋒相對,將人群的激情再次點燃。

    在場的人分為了兩派,一邊支持張佳燕,一邊支持夭洞,都是興奮的歡呼起來。

    “張佳燕女神、張佳燕女神……”

    “夭洞車王、夭洞車王……”

    廢棄工廠里喊聲震天,夭洞即使在蘇門答臘舞蹈團也沒享受過這種待遇,頓時激動得身體都有些顫抖,覺得這種當主角的感受簡直是爽爆了。

    張佳燕看著囂張的夭洞,沉聲道:“夭洞,我雖然輸給了你,但有一個人,你絕對無法戰勝!那人就是我的老大!”

    “哼,我告訴你,蘇門答臘地下飆車圈,還沒人是我的對手。不管你老大是誰,在我面前就是渣渣,廢物!”

    夭洞狂傲無比,此時完全進入了角色,看不出絲毫表演的痕跡,演技深入骨髓,差點連他內心里都以為自己是車王了。

    “不準你侮辱我老大,你有種別走,我現在就叫他來,和你一戰!

    張佳燕大怒道,掏出電話就要往外撥號。

    見此,夭洞心里一邊盤算著待會怎么脫身,一邊吼道:“有種你就叫他來,我分分鐘讓他看不見尾燈!

    “喲呵,有好戲看了,新晉車王對陣神秘車神!”

    會場上,主持人拿著話筒大喊道。

    夭洞皺了下眉頭,低聲向摟在懷里的比基尼美女問道:“張佳燕的老大是誰?”

    “你不知道嗎?是白馬山車神!

    見張佳燕要請老大白馬山車神出面,和夭洞進行比賽,全場都沸騰了。

    “嗷嗚,張佳燕女神終于要請她老大白馬山車神出面了,那位飛躍巡捕車的神秘車神,簡直太讓人期待了!

    “不過夭洞車王也不是蓋的,看來今晚大家將見證一場超水平的對決!

    “只是不知道,神秘的白馬山車神,會不會出現!

    就在人群歡呼的時候,張佳燕的電話已經撥通了,她對全場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頓時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音響也關閉,整個廢棄工廠鴉雀無聲。

    張佳燕開了免提,手機里響起了“嘟”的聲音,人群的耳朵都是立了起來,期待著白馬山車神接電話。

    而就在聲音響起的同時,某輛車上傳來古老的鈴聲。

    鈴鈴鈴鈴鈴鈴……

    嘟。

    鈴鈴鈴鈴鈴鈴……

    張佳燕的手機又嘟了一聲,鈴聲又響了一次。

    “誰他爺爺的手機在響,我們可是在給車神打電話,別搗亂,不然揍死你丫的!

    人群中有人怒吼道,話剛說完,其他人都對他怒目而視,既然在給車神打電話,你吼個屁呀。

    嘟。

    鈴鈴鈴鈴鈴鈴……

    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配合得天衣無縫。

    保時捷內,楊輕風看著百里良騮取出手機,上面顯示的“小跟班”三個字,她面露疑惑之色,道:“這個小跟班,不會就是正在打電話的張佳燕吧!

    百里良騮回頭看向后座的楊輕風,眨了眨眼:“真是想低調都不行,小跟班非得暴露我的行蹤!

    聽到這話,楊輕風頓時明白過來,目光中滿是驚訝地看著百里良騮,驚呼道:“你……你就是白馬山車神!”

    想到剛才夭洞在百里良騮面前的吹噓,楊輕風頓時覺得好笑,當著本尊的面,吹噓自己是本尊,夭洞也真是夠傻。

    就在這時,車窗咚咚咚的敲響,傳來張佳燕驚喜的聲音:“老大,真的是你,你竟然在這里!”

    什么,車神在保時捷上?

    一聽這話,全場的人都懵了,這輛保時捷是夭洞的車,剛才贏了張佳燕,可張佳燕的老大白馬山車神卻又坐在駕駛席,這到底是哪跟哪,車神是哪邊的人?

    百里良騮下了車,夭洞眼皮一跳,心頭充滿了震驚,他怎么也沒料到,百里良騮居然就是白馬山車神,想想剛才還在百里良騮面前吹噓自己是白馬山車神,可真是太丟人了。

    張佳燕看了眼駕駛席,又看了眼走下來的百里良騮,若有所悟道:“老大,剛才是你在開車?”

    “對!卑倮锪简t點了點頭。

    見此,眾人一陣恍然,難怪保時捷那么牛,原來是車神在開車。

    可是,夭洞又是怎么回事?

    眾人的目光刷的聚焦在夭洞的身上,臉上的表情都充滿了疑惑,張佳燕也是問道:“老大,夭洞是誰,為什么在你的車上,他是你的徒弟?”

    這一刻,夭洞向百里良騮投去期望的目光,多么希望他承認張佳燕的說法,不然的話,就死定了。

    可百里良騮看了眼夭洞,搖了搖頭:“噢,我不認識他,他是誰呀?”

    聽到百里良騮這句話,全場的人都是火冒三丈,所有人都對夭洞怒目而視,尼瑪,我們這么崇拜你,原來都是騙人的。

    夭洞嚇得差點尿出來,哪里不知百里良騮是在坑自己,面對兇狠的人群,他連忙想要解釋,卻已經遲了。

    被他摟住的兩名比基尼嫩模,最先將他推開,大罵道:“王八蛋,剛才竟然占老娘的便宜,真不要臉!

    那妞也是膽大,竟然掄起手掌,摑了他一巴掌。

    來個首開紀錄。

    緊接著,所有人都朝著夭洞包圍了上去,將他淹沒在人群之中,只能聽到他的慘叫,還有啪啪啪。

    “我認識百里良騮,我真的認識百里良騮,別打臉……”

    “哎喲,別打腿,求求你了,我還要跳舞的,我錯了!

    “!”

    一聲凄厲的慘叫之后,夭洞的聲音越來越小。

    過了十幾分鐘,人群散開,夭洞已經成了一個血人,渾身都是傷,還被人打斷了一條腿,這輩子的舞蹈生涯就這樣毀了。

    而此時,百里良騮和楊輕風,已經坐著張佳燕的老奔馳離開了。

    眾人見神秘車神消失,都是一陣郁悶。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臥槽,都怪夭洞,如果不是因為打他,怎么會見不到車神!

    一聽這話,眾人又圍了上去,把夭洞揍了一頓。

    “他走了關我什么事,我這頓揍也挨得太冤枉了!

    夭洞哀嚎連連,此時他是后悔不已,自己好死不死,怎么要去招惹百里良騮,以為對方是窮傻好欺負,哪知道卻被對方玩弄于鼓掌之間,落得這般下場。

    自古六月債還得快,他這個當場還,可算最快,起碼也是最快之一。

    還有,老人古語說的莫裝逼裝逼遭雷劈,他這也是被雷劈的最狠的一個例證。

    下次還有這樣的機遇,不知道他還不會重蹈覆轍。

    不過,即使重蹈覆轍,那個動作也會走樣。

    這次他是用那雙優秀舞蹈家的腿走路的,但是現在他的腿已經被人徹底打斷,再好的骨科高手也不能使其恢復原狀,今后他只能瘸著個腿走路。

    如此一來,他的重蹈覆轍,也沒有那么瀟灑。

    再說百里良騮的小跟班張佳燕,知道是被百里良騮贏了,她的心理頓時就平衡了,因為在她看來,百里良騮是不可戰勝的。

    她一邊開著車,一邊笑嘻嘻地對百里良騮說道:“怪不得保時捷那么厲害,原來是老大在開,估計你就是開一個兒童玩具車,也勝過那個舒馬赫!

    “不要太迷信哥!他如果在巔峰時刻還是可以跟我跑兩圈的;我說小跟班,你的車技也進步很大呀!卑倮锪简t笑道。

    張佳燕高興道:“真的嗎?我最近都沒去上課,每天都在專業賽道練車,我自己感覺也有進步!

    百里良騮道:“你以后打算當專業車手?”

    張佳燕臉上露出堅定之色,點頭道:“我的目標,是成為國際頂級賽車跑道專業車手!

    百里良騮和楊輕風的車都停在演藝中心,所以把他們送到,張佳燕就離開了,按她的話說,她還要去專業賽道練習半個小時。

    楊輕風直到此時還處于震驚之中,百里良騮給她帶來的意外,實在太大了,那神乎其技的開車技術,絕對比職業車手還強,可他偏偏只是一名大一學生。

    關鍵是這個學生,他跳舞也特別厲害,而且同樣是超頂尖水準。

    看著騎上自行車的百里良騮,楊輕風忍不住問道:“百里良騮,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你不會的東西?”

    百里良騮對楊輕風笑了笑,一本正經的回答道:“除了生孩子以外,其它都行吧,比如開宇宙飛船,穿越時空,那些是正常發揮吧,哎,你瞪著我干嘛,我說的都是真的!

    見百里良騮沒個正經,楊輕風沒好氣道:“你給我去死!”

    “拜拜,明天迎新晚會見!

    百里良騮嘿嘿一笑,優哉游哉地騎著自行車走了。

    “百里良騮,我一定要了解你!

    看著百里良騮的背影,楊輕風沉默了一會,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把家搬到蘇門答臘來。

    教育院的迎新晚會,在校園里造成了很大的轟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學校公布的嘉賓名單當中,竟然有國際著名舞蹈家楊輕風。

    楊輕風在國際上的名氣非常大,一方面是她的舞蹈造詣確實出眾;另一方面,則因為她是美女,美得有點出塵脫俗。

    像她這樣重量級別的舞蹈家,教育院其實很難邀請到,迎新晚會這種低端的演出,對方來觀看,實在是有**份。

    不過這次楊輕風是友情出席,是以柳絮飏朋友的身份來的,并非官方出席。

    但即便如此,教育院也不敢怠慢,把她的位置安排在了校長的旁邊,以表示對她的尊重。

    因為楊輕風的到來,迎新晚會的火熱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除了教育院本校的學生之外,其他學校的學生也都十分關注。

    晚會當晚,擁有五千個座位的教育院匯演中心,足足進去了八千多人,而門口還擠著不下三千人,全都是沖著楊輕風來的,而且大部分都是男生。

    其中不乏楊輕風的崇拜者,但是大多數,都只是希望能一睹這位舞蹈美人的尊容,當然也有奔著她舞技來的,知道她在國際上出人頭地,可不僅僅是靠美貌一項。

    楊輕風早早就坐在第一排正中的位置,臉上帶著微笑,不時給前來要簽名的學生簽名,顯得十分友好善良,又是收割了一群路人粉。

    不過學生們以為她是學校請來的嘉賓,校領導以為是柳絮飏邀請來的朋友,而只有楊輕風自己知道,她之所以前來觀看這場沒什么營養的迎新晚會,完全是沖著百里良騮來的。

    不一會,迎新晚會開始了,全場一片歡騰。

    為了不在國際著名舞蹈家楊輕風面前丟臉,教育院這次也是花了大價錢,無論燈光、服裝、道具,全部都進行了升級,使得晚會的質量至少提高了三個級別。

    尤其是藝術學院的女孩子們開場的勁爆舞蹈,直接將晚會的氣氛帶動起來,臺下的那些惡狼們,目光一直盯著別人抖動的小身板猛看,等舞蹈跳完,他們已經琢磨著待會晚會結束之后,去要電話號碼了。

    迎新晚會熱鬧的進行著,后臺化妝間里,則是另一番場景。

    百里良騮穿上了一套威風凜凜的白銀戰鎧,是楊輕風給他帶來的。

    原本準備的是黃金戰鎧,但楊輕風覺得這一套更能表現出百里良騮的氣質,既能把將軍的威武霸氣表現出來,也不失瀟灑帥氣。

    可是百里良騮此刻斜靠在椅子上,兩條腿翹起放在化妝臺上,嘴巴上叼著煙,這模樣沒有瀟灑帥氣,只有痞氣。

    “良騮哥,你竟然要表演舞蹈,哈哈哈哈哈……不笑,我不笑,哈哈哈……”

    仁笑劍知道百里良騮要上臺表演之后,就一直沒停下過笑聲,他覺得讓百里良騮表演武術可以,可是舞蹈,還是算了吧。

    百里良騮吐出個煙圈,笑道:“怎么,看不起我?”

    “沒有,哈哈哈……沒,我真沒看不起你,只是……哈哈哈,你不適合!

    仁笑劍原本想一陣正經的回答,可偏偏止不住笑。

    就在這時,化妝間的門推開,張佳燕走了進來,瞪大眼睛看著百里良騮:“老大,你要跳舞?”

    “對!卑倮锪简t點了點頭。

    頓時,張佳燕也笑了,而且是捧腹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讓你開車還行,讓你跳舞,誰想出來的餿主意!

    “我說小跟班,你能不能給哥留一點面子!

    百里良騮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把煙掐滅之后,走出了化妝間,去找其他七名女舞者會和了,只有從她們那里才能找回平衡。

    就在他走出門的時候,迎面走來一個女孩,是淼水柔。

    百里良騮疑惑道:“咦,柔柔,你怎么來后臺了?”

    淼水柔看著身穿銀甲的百里良騮,目光一亮,臉上露出鼓勵的表情,道:“我知道你要跳舞,我是來給你加油的。雖然你可能跳得不好,但只要你努力,我相信至少不會丟臉!

    一聽這話,百里良騮不禁啞然失笑,說是鼓勵,怎么聽起來像是在安慰我,不過至少比仁笑劍和小跟班說話委婉。

    就在這時,和百里良騮一起跳舞的七名女舞者走了過來,催促道:“百里良騮,趕快準備,下一個節目就到我們了!

    “柔柔,放心,我會給你驚喜的!

    百里良騮對淼水柔眨了眨眼,留下一臉狐疑的淼水柔,轉身跟著七名女舞者走了。

    當主持人宣布完節目名稱之后,舞臺上的燈光暗了下來,百里良騮和七名女舞者一起走上去,做好了準備。

    三秒之后,燈光亮起,音樂也響了起來。

    七名女舞者都身著古裝羅裙,在燈光的映照下,美麗而性感,看得臺下的惡狼們眼睛都直了。

    可是,她們再美,也依舊無法掩蓋百里良騮這個主角的光芒。

    當百里良騮真正認真起來,他眼神中透著的凌厲,身上散發出來的無形氣勢,讓人不由自主地關注他。

    而且,此刻他身披銀甲,在追光燈的效果下,當真是光芒四射,英俊瀟灑,威武不凡。

    這一瞬間,不少女孩子都是暗暗驚呼了句,好帥!

    下一刻,百里良騮開始動了起來,他并沒有保留,把自己的全部實力都拿了出來,比平時練習的時候還跳得好。

    配合著壯烈的音樂,他猶如化身為戰場上的將軍,奮勇殺敵、揮斥方遒、策馬奔騰、力敵萬軍,給人一種廝殺的慘烈感覺,絕不是裝象裝出來的。

    各種不同的狀態,都被百里良騮表現出來,他的舞姿把將軍這個角色表演得淋漓盡致。

    恍惚之間,觀眾們只覺仿佛置身于戰場旁邊,眼前萬馬奔騰,萬箭齊發,危險、壯烈、雄偉,氣沖霄漢,龍舞九天!

    百里良騮舞姿一變,他們又感覺像是遭到了千軍萬馬的追擊,將軍要絕地反擊,一往無前。

    漸漸的,周圍的七名女舞者已經徹底的黯淡了下去,沒有人再去關注她們,大家的目光都被百里良騮所吸引,眼中只有他這個瀟灑而威武的銀袍將軍。

    此時此刻,唯一能保持清醒的,并沒有沉浸在舞蹈中的人,就是楊輕風。

    不過此時她比其他人更震撼,心里猶如翻江倒海一般,難以平靜。

    因為她從百里良騮的眼神和氣質中,發現了一種東西,將軍之魂。

    楊輕風傻眼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發現,百里良騮身上竟然有將軍之魂。

    作為一名舞蹈家,楊輕風深深的明白,即使舞蹈功底、造詣再厲害,想要讓自己所表演的角色擁有魂那種東西,都是非常非常難。

    因為要讓舞蹈擁有魂,首先自身就要具備角色的本質,楊輕風曾經為了表演雕塑,她每天在家里保持雕塑狀態五個小時,維持了一個月,之后她的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因為她擁有了雕塑之魂。

    她曾經表演一條蛇,她和黃金蟒一起住了十八天,每天觀察蛇的狀態,模仿蛇的行為動作,最后登臺時,終于擁有了蛇之魂。

    可是,百里良騮竟然擁有了將軍之魂,而且是那種發自本質的氣場,絕不是與將軍相處十天半個月能學到的。

    也就是說,百里良騮他,本身就是一個將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美食誘獲》,“”看,聊人生,尋知己~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 广西快乐双彩 中金股票推荐 新疆十一选五 smi理财平台 极速11选5 棒球比分直播吧 股票分析报告网 腾讯股票行情 南京晓晓期货配资 河北20选5 河北11选5 18选7 007足球比分网怎么样 600053原来是什么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