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萬千之心最新章節列表 > 12 行動 2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2 行動 2

目錄 下一章 →
    王一洋揉了揉有些疲倦的腦門,去了洗浴間,隨便沖洗了下,喝完生姜紅糖水,便上床直接睡了。

    只是睡到迷迷糊糊半夜時,忽然一聲重重的悶響,把他從熟睡里驚醒。

    王一洋從小睡眠就很淺,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能一下從床上跳起來。

    更何況剛才那個聲音在深夜里顯得格外刺耳。

    “怎么回事??”他昏昏沉沉的睜開眼,掀開被子坐起身。

    嘭!

    還沒等他徹底清醒,又是一聲悶響從樓下傳上來。

    王一洋拿起手機皺眉看了看,3點31.

    窗外一片漆黑,除了偶爾幾聲狗叫外,鴉雀無聲。

    嘭!

    又是一聲稍微輕點的悶響。

    王一洋穿上衣服,換上鞋子,從衣柜里摸出一根日常備用的金屬棒球棍。

    這東西不是用來打球的,而是用來防身。

    提著棒球棍,帶上鑰匙,王一洋有點火大的順著樓梯間下了樓。

    正好看到303住戶的防盜門緊閉著,幾個壯漢罵罵咧咧的一腳一腳的狠狠揣著防盜門。

    門邊上還貼了幾張打印紙,上邊用血紅的字跡粗粗的寫著:欠債還錢、不還死全家、快還錢、死死死。

    還有人直接手里拿了油漆噴槍,正唰唰的對著門邊墻壁各種亂噴。

    幾個壯漢看到有人下來了,眼神惡狠狠的掃了王一洋一眼,沒做理會,又狠狠踹了幾腳,才收拾了下東西,揚長而去。

    王一洋掃了眼303的大門,門板上的金屬都被踹凹進去了。

    他以前也聽到過樓下經常有人上門催債,但這次卻是最狠的一次。

    深夜跑來踹門砸門。

    看樣子這次欠的錢比以往都要多。

    幾個壯漢罵罵咧咧離開了。

    王一洋也轉身打算回去睡覺。

    卻忽然隱約聽到,樓梯間盡頭的地方,黑乎乎的電箱角落,傳來一陣細微的哭聲。

    綠樹家園的樓房,構造和其他樓房不同。

    這里的樓梯間呈長方形,兩側都有個凹槽處,專門用來防止電表箱網線箱等。

    因為樓梯間聲控燈壞了,又是深夜,黑乎乎的只有點月光,看不怎么清楚。

    所以樓梯間兩端,就成了黑漆漆的光線死角。

    之前被砸門的,就是一端的303.

    而王一洋聽到哭聲的則是另一端的301。

    “誰?”他握緊棒球棍,朝那邊喝道。

    哭聲頓時一滯,隨即,一個哭花了的俏臉,從電表箱后面露出來。

    是李冉。

    樓下301的小孩。

    “洋洋哥....”李冉走出來,身上全是灰,原本潔白的舞蹈服,也被電表箱上的黑灰蹭得臟兮兮。

    “這么晚了你還沒回家?!”王一洋驚訝道!澳銒寢屇?”

    李冉只是哭,沒回話。但她的雙手緊緊拽著背包,指節用力到有些發白。

    深夜十分,外面樓梯間的溫度也就三四度,李冉只是身上一層薄薄的舞蹈裙和褲襪,冷得臉頰通紅,身體微微有些發抖。

    也不知道她在樓梯間等了多久。

    “你一直在這里等?”王一洋又皺眉問了句。

    “嗯....”這次李冉回了話,但聲音就像蚊子,如果不是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王一洋無語,幾步走下樓,透過貓眼看了下李冉家里,里面一片漆黑。

    他伸手敲了敲門。

    里面沒有一點聲音。

    “他們沒回來....”李冉在一旁低聲道。

    “去哪了?就把你一個人放樓梯間不管?”王一洋皺眉。

    “我媽...去找我爸了.....”李冉低著頭,聲音小得像是從其他地方傳出來。

    王一洋想了想,這大半夜的,叫一個小女生到他一個單身男生家里,明顯不合適。

    “你等等!彼杆偕蠘,端了一碗才熱好的老姜紅糖水,然后帶了一條毛毯,重新又下了樓。

    “給,小心燙,喝了然后裹上毯子蓋好。別生病了!

    李冉看著送到自己面前的紅糖生姜水,那溫暖的熱氣不斷蒸騰起來,給她一種難以形容的溫馨和暖意。

    她抬起頭,看著手里拿著紅色毛毯的王一洋。忽然一下,眼淚又忍不住,斷了線的往下掉。

    她沒哭出聲,只是伸手接住碗,用袖子抹了把眼淚,然后端起碗輕輕喝了起來。

    似乎是生怕耽誤王一洋的時間,李冉喝得很快,喝完把碗還給王一洋,然后她又接過毯子,小心的披在身上。

    “洋洋哥你回去睡吧,我沒事的,我給媽媽打電話了,她說她很快就到了!彼曇粢驗楹攘藮|西,明顯安靜了許多。

    “嗯,有事你上來找我,要不要我給你叫個開鎖的,先進家里再說?”王一洋問了句。

    “不...不用了!崩钊綋u頭。她沒帶身份證,叫了開鎖匠來也不會給開的。

    她又再三的催促王一洋回去睡覺,說自己沒事了。一會兒就能回家。

    王一洋也就是做做好事,既然她自己說了沒事,不論真假,他也不好繼續待著。

    索性他也就回了屋子,關門脫衣服,繼續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七點半他就睜眼醒了過來。

    起身洗漱,換上衣服,然后打開手機,看了下昨晚的短信電話。

    電話沒有,短信倒是一堆,不過都是流氓短信和廣告。

    處理掉垃圾信息,王一洋又點開飛訊。

    飛訊是聯邦乃至周邊國家,最常用的聊天軟件之一,現在大家其實都更喜歡用飛訊,而不是用短信聊天。

    因為飛訊不要錢,而短信,一條要五分錢。

    飛訊的圖標,是個小小的藍色云朵。

    點開后,頓時一大堆未讀消息冒了出來。

    王東寧的,謝曉丹的,安宇西的,還有其他大學同學的,其他則是各式各樣的聊天群未讀信息。

    王一洋迅速處理了下。

    ‘洋洋你昨天到底怎么回事?那大背頭找你出去什么事?你和我單獨說說,我絕對不泄露出去!就連我老婆也絕對不說!’——王東寧。

    ‘呵呵呵!跻谎。

    王東寧的保密頂多只能堅持三天。這是他多次測試得出的結果。

    ‘洋哥,有什么事別客氣,你說一聲,能幫的我絕對沒二話!’——謝曉丹。

    ‘謝了。沒什么事,放心吧!跻谎。

    然后是安宇西的信息。

    王一洋一點開,頓時一愣。

    安宇西的飛訊第一條,是一張圖片。

    圖片上,是最新的一條關于便攜式多功能樂器最新的研究突破新聞。

    下面才是安宇西打字的內容。

    ‘嘖嘖嘖,之前的數碼展可惜沒來得及去湊熱鬧。你上次去了么?’

    她也喜歡數碼產品?

    王一洋眨了眨眼,以前倒是沒聽說過,不過本身他就和安宇西不熟悉,以前或許是不知道而已。

    然后他隨手回復了句:‘去了,不過沒上一屆的數碼展辦得好,很多新產品都是換了個外殼,里面核心還是沒變!

    回復后,他又看了看加密信息一欄,杰恩那邊已經處理掉了達達。

    一條人命就這么輕輕松松,無聲無息的消失。

    王一洋心頭有些不適應,但他知道,自己以后肯定會不斷接觸更多這樣的情形。

    所以不能反抗,就只能適應。

    加密信息中,還有從老家貴溪鎮那邊傳來的情報。

    貴溪鎮現在由一個叫凱瑟琳的精銳,負責指揮全局。

    那邊王一洋一共投放了三支小隊,全部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每支小隊十人,集合起來,甚至能夠輕松搗毀一個小型恐怖分子的集合基地,輕松屠殺上百人的武裝集團。

    但在這里,三支隊伍卻只被用來保護月空武館的王心龍,以及調查達達和鐘蠶背后的勢力。

    王一洋一一查看了下發送來的所有信息情報,然后集中整理。

    如果他真的是資料記憶中的那個合格的安全部長,米斯特董事,或許早已輕而易舉的抓到了達達幕后主使的線索。

    但王一洋只是個普通上班族,翻來覆去各種思索,也找不到什么對方的馬腳。

    想了很久,還是沒頭緒,王一洋只能先讓小隊暗中保護好爺爺王心龍。

    然后從達達供出來的幾個螳螂的據點入手。

    既然沒辦法再有更多的線索,那就直接動手。

    當然不是直接武裝碾壓過去。

    時代不同了,有現成的力量利用,王一洋自然也不是傻子,非要自己上去硬碰硬。

    他想了下,迅速從通訊錄中翻出一個名字,撥通號碼打過去。

    嘟....嘟....

    兩聲簡短等待音后,很快對方接通了電話。

    ‘您好,請問有什么指示?’對面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聲音低沉,渾厚。

    原本這樣的嗓音應該是很容易帶出威嚴肅然感,但在電話里,對方卻一點也沒有給王一洋這種感覺。

    反而是透著一股子小心翼翼。

    ‘讓影星市這邊的負責人配合一下這邊的行動!跻谎蟪谅暦愿。

    ‘好的,我這就吩咐下去!瘜Ψ窖杆倩卮。

    ‘配合期間,不要暴露關系,另外,必要時,可能需要調動武裝部隊鎮壓!跻谎笱a充道。

    ‘明白了。小規模的武裝我直接就可以下達文件調動。您放心!

    ‘好了,好好做事,這次的任務價值一百貢獻點。不要讓我失望!

    ‘是!’那邊情緒迅速高昂起來,似乎聽到貢獻點便明顯有些激動。

    掛斷電話,王一洋呼了口氣。

    這就是他的隱藏身份掌握的力量.....

    同時也是他身為安全部長,這幾年里自行發展的私人勢力。

    貢獻點自然是集團內部的價值評比方式,但這個電話對面的那個人,則是他利用芯片技術,真正掌握的上位者之一。

    “還有K水晶藥劑.....”王一洋只感覺腦子里各種信息一團糟。

    索性也不去多想了,反正按照達達供出的那幾個據點,只要派人過去試探一二,就能知道對方更多信息了。

    處理完信息,時間已經快十點了。

    他穿上外套,換鞋出了門,又試著按了下電梯。

    還是沒反應,電梯明顯還沒開始維修。

    王一洋嘆了口氣,只能從樓梯間又步行下去。

    只是才走到樓梯拐角處,他又看到了李冉。

    這女孩裹著毯子,坐在家門口,歪著頭睡得昏昏沉沉。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老快3跨度走势图 东京热经典排行榜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29选7开奖日期是周几开 炒股软件排行榜 哈尔滨按摩多少钱一个小时 青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今天 德国赛车彩票app 南粤36选7 江苏11选5遗漏 北京塞车pk10计 河北11选5任5遗 重庆时彩定位胆 七度伦理日韩成人片 4月26日体彩20选5 云南11选5专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