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無限流生存游戲最新章節列表 > 70. 就是這么廢物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70. 就是這么廢物

目錄 下一章 →
    酒店,晚餐時分,眼鏡男遺憾的對下面等著鬧事的人們,說了夏奕潛逃的事情,然后將所有“意外”感染者們抓起來隔離。

    清理了這群不穩定因素,他又承諾給剩下的人一個豐盛的晚餐——一些凍牛肉,很快就平息了搔動。

    七樓房間,眼鏡男和三個游戲者一起喝著酒。

    “你居然真舍得把牛肉給他們?”其中一個游戲者問。

    島上沒有農業,食物全靠海上運輸,現在運輸被斷,普通的米還好,肉和蔬菜都是稀有的食材。

    “馬上就壞了,不如讓他們吃了!毖坨R男回答。

    三個游戲者半信半疑,冷庫有著一個發電機運作,還能繼續制冷,完全可以放下去自己慢慢吃。

    為了防止眼鏡男耍什么花樣,他們還對那些牛肉進行了檢查,確定了是正常的牛肉。

    他們只能想著,是眼鏡男心有愧疚,所以進行自我安慰。就和搶劫殺人之后,去寺廟上香投香火錢一樣。

    四人繼續喝著酒。

    在三人沒有注意到的時候,眼鏡男瞥了他們一眼,露出嘲諷的笑。

    牛肉的確沒有問題,可他還吩咐了,在吃完之后給一瓶飲料,真正的問題在飲料里。

    他看了眼手上的表,進行著倒計時。

    一分鐘后,三個游戲者都倒在了地上。

    兩個游戲者直接昏睡了過去,只有一個勉強打著精神。

    “你想要做什么?”剩下的游戲者驚愕的看著眼鏡男。

    眼鏡男沒有回答他,回答他的是從柜子里走出的董天陰:“是謀殺啊!

    董天陰面露笑容,酒店里可是有著一百個游戲者,到現在他殺掉的游戲者也不過這個數字。

    果然比起王道殺人法,這種邪道殺人法更加效率。

    董天陰又說:“居然能抵抗,看來你有著這方面的道具或是特性呢!

    面對董天陰打量商品的目光,游戲者不敢回應,他扭頭瞪向眼鏡男:“你是怎么下的毒?”

    酒是他們自己帶來的。

    “是香!毖坨R男從茶幾下面,取出了一顆燃燒的香丸。

    “沒有想到你居然也是獵殺者!庇螒蛘呗冻鰬K笑,他已經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報應,都是報……”

    他的話沒有能夠說完,董天陰割開了他的脖子。

    “你是怎么逼走的夏奕?”董天陰好奇的看向眼鏡男。

    眼鏡男詳細的進行說明,董天陰一邊聽著,一邊掏出對講機,讓自己的手下們開始收網。

    但他晚了一步,鼠群先他一步進行了收網。

    從水管鉆出,潛入到各個房間里的老鼠們,疑惑地看著床上的食物。

    這群食物不是很會兇的嗎?怎么這次這么安靜?

    大鼠在幾個房間轉了一圈,同樣茫然,它已經準備好,打一場緊張而又刺激的突襲戰,結果這群敵人居然不動了?

    大鼠用爪子戳了戳面前人的肚子。

    起來!生起火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就是肚子被捅出了血,床上的人也沒有動靜。

    是誰,幫了我們鼠軍團?

    大鼠試探過后,確定不是陷阱,吩咐手下,收下了這份禮物。

    在鼠群快要將所有的人解決的時候,董天陰的手下們到來了。

    他們分成兩人隊伍,拿著手銬和繩子,滿心歡喜的進入房間,準備將那些游戲者都綁起來,放在一個地方批量解決。

    推開門的他們,以為自己見到的,會是對方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的身影,結果他們的確見到了床上不動的身影,但身影的身上,聚集著一群進食的老鼠。

    禮貌的他們不想打擾老鼠進餐,退出了房間,但熱心的老鼠,挽留著他們,留他們一起用餐——作為食物。

    沒有準備火把的他們,很快被鼠群追上,發出了最后的慘叫。

    叫聲傳到了七樓,董天陰和眼鏡男聽了,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

    “什么情況?”眼鏡男看向董天陰。

    董天陰立即拿起對講機詢問。

    “大哥,是老鼠啊啊!”小弟的叫聲凄慘,“大哥,老鼠在吃我的腿,你快來救我!”

    董天陰一把抓住了眼鏡男的脖子:“你居然放了老鼠!”

    “不是我干的!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快跑!”眼鏡男也一頭霧水,不過他判斷出,這是鼠群入侵了。

    “怎么跑?”董天陰放開了眼鏡男,但眼神依舊狠厲。

    眼鏡男從床下拿出了一卷繩子,迅速系在了窗戶上。臨走前,董天陰不忘先殺了另外的兩個游戲者。

    兩人剛滑下去,大鼠帶著一幫小弟,就來到了這個房間。

    站在窗戶邊,看了看下面滑繩子的兩人,大鼠思考了一秒,咬斷了繩子。

    感覺到手中的繩子一松,董天陰立即抓住了上面的眼鏡男,將他墊在了身下。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眼鏡男來不及反應,就落在了水泥地面,一道悶聲響起,他咳出鮮血,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身上的董天陰,手用力的抓著董天陰的衣服。

    董天陰用匕首插在了他的胸膛,結束了他的生命,然后迅速向著遠處跑去。

    但他沒跑兩步,就被鼠群圍住。

    “草!”

    董天陰罵了一聲,他身上只有一個打火機,打火機的火焰不能驅趕老鼠。

    “吱!”大鼠順著墻壁爬了下來,追向董天陰。

    猶豫了一秒,董天陰邁開腳步,踩著老鼠開始了逃亡。

    不知道踩死了多少只老鼠,掙脫了多少次爬上自己身體的老鼠,董天陰終于見到了自己騎著過來的自行車。

    上了自行車,他踩下踏板,迅速遠離。

    鼠群追不上自行車,他很快獲得了安全。

    但董天陰沒有喜悅,在僻靜處停下車,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有破皮的傷口。

    但是,他毫無防備的在鼠群里狂奔了那么久,口上只戴著一個普通口罩,就是沒有傷口也有很大幾率感染。

    立在昏暗的月光下,董天陰的面色陰沉。

    ……

    和他一樣,夏奕和秋若煙的面色也不好看。

    他們找到了白婉說的,黑色的小瓶子,但足足有著三柜子,十種不同的樣式。

    到底哪一個才是?

    他們不可能將這些都帶回去。

    沒有辦法,他們只能回去六樓敲門,問白婉。

    白婉的記憶有些模糊,她做了試驗,才終于確定。

    這樣一扯,兩個小時過去。

    將藥都裝進背包,夏奕感覺問題應該不大,一來一回就要近一個小時,只要眼鏡男那群人拖一下鼠群,就足夠他們逃離。

    眼鏡男那群人就算再廢物,總不可能半個小時都支撐不住吧?

    將藥放進背包里,夏奕和秋若煙迅速下樓。

    然后,他們在一樓被歸來的大鼠堵住。

    就是夏奕,此刻也忍不住想爆粗口。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球探网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亚盘王 股票配资顶牛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10分11选5计划-首页 酒店一条龙包括哪些 安徽快三有什么技巧 新11选5 官方网站 2012足球直播间 欢聚江西麻将app 老快3豹子遗漏 浙江20选5标准版走势图 青海快3今日开奖号码 陕西11选5走势图表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 日本女优 温婉处女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