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無限流生存游戲最新章節列表 > 8. 隊伍散伙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8. 隊伍散伙

目錄 下一章 →
    一行人快步前進。

    他們很快回到了營地,留守的馬尾男四人見到夏奕身上的血,嚇得不輕,見到李建深拖著的狼尸后,兩個女生更是驚叫出聲。

    “這是什么,你們居然抓了一只狼回來!”她們驚愕著。

    馬尾男在驚嚇之后,態度很快恢復了諂媚,他來到郭安保面前:“不愧是郭大哥,連狼都能抓來!

    郭安?炊紱]有看他一眼,伸手將他推到了一邊。

    郭安保的異常,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奇怪,他們看著郭安保。

    郭安保來到了面包箱前,他抓著斧子,看向夏奕:“你真不和我一起?”

    秋若煙驚訝的看著夏奕,聽郭安保的語氣,他已經和夏奕商量過了,夏奕還拒絕了?

    面對郭安保的再次邀請,夏奕搖了搖頭。

    “李建深,你過來!惫脖=兄罱ㄉ。

    “什么情況?”李建深一頭霧水,但還是馬上來到了郭安保的身邊。

    郭安保掃視了其余的六人,開口說:“去取水的那個西裝男,已經死在了森林里,被狼群咬死了!

    馬尾男四人一片嘩然。

    郭安保說著蹩腳的理由:“我們聚在一起,容易被狼群一網打盡,所以還是分開吧,我和李建深一組!

    “郭大哥,你不能這樣!”馬尾男著急的走上前,想要和郭安保理論。

    郭安保揮了揮手里的斧子,面色兇狠:“我是在通知你們,不是在和你們商量!

    “郭哥,樹林里有狼,還是大家聚在一起安全!瘪R尾女說著。

    “我不準備再去樹林,不用你操心!惫脖F沉搜垴R尾女。

    他準備挖個坑,今天弄到足夠后面四十多天喝的淡水儲備。而且,這四十多天,還能一滴雨也不下不成?

    “那面包怎么分!瘪R尾女問。

    李建深此刻已經明白了情況,他堅決擁護郭安保的決定,并且早就看吃干飯的人不爽。

    他對馬尾女說:“面包是我的,憑什么分給你!”

    “斧子是我的,還我!”馬尾女盯著郭安保。

    郭安保沒有回答,只是摸著斧刃。

    馬尾男四人沒有了辦法,他們看向夏奕:“奕哥,你看這件事!

    他們想要夏奕為他們出頭,但夏奕并沒有這個打算。

    郭安保已經下定了決心,想要拒絕,就得動用武力,不見血不收手那種武力。

    從表面上來看,夏奕比郭安保厲害,但真正廝殺起來不是厲害的就會贏,對方還有李建深幫忙。何況,夏奕藏了的獎勵,郭安保保不準也藏了什么。

    更加重要的是,夏奕還沒有做好殺人的準備。他自認不是一個好人,但也不是一個惡人。

    “我要一頂帳篷!毕霓日f。

    “好!惫脖;卮。

    “狼留給你們,給我十個面包!

    “六個!惫脖_價。

    一頭狼當然不只值六個面包,但面包可以保存,狼肉不能保存,夏奕也不可能帶著一頭狼尸上路。

    “野雞是我殺的,我也要帶走!毕霓扔终f。

    “好!惫脖]有意見。

    “狼肉分他們一半!毕霓仁疽怦R尾男四人。

    郭安保沉默了一會兒,狼肉他和李建深兩個人吃不完,留著也是腐敗變質,分出去沒有什么。

    “好!彼饝聛。

    “謝謝!瘪R尾女和夏奕道了謝,雖然沒有得到面包,但起碼他們得到了狼肉。

    她從男友馬尾男那里,拿出了三個打火機,遞給了夏奕。馬尾男抽到的獎勵是一盒打火機,存量充足。

    夏奕的原始人記憶里,雖然有著鉆木取火的段落,但鉆火麻煩而且費力,有打火機就方便多了。

    收下打火機,夏奕讓秋若煙去收拾帳篷,帶上野雞和面包。

    他立在一邊,看著郭安保分狼肉。

    郭安保手里的斧子不適合切肉,但他知道,向夏奕要短劍夏奕一定不會給。

    他半切半撕的分著,分出去的量完全沒有一半,夏奕看在眼里,沒有說什么,馬尾男四人也沒有意見。

    在馬尾男女,還有美術生拿了狼肉后,輪到了男孩。

    男孩低著頭,走到了郭安保的面前。夏奕注意到,男孩的手插在口袋里,身子有些發抖。

    很明顯,男孩準備對郭安保下手。

    夏奕思考著:郭安保不是大意的人,自己能看到的,他也能注意到。

    想到這里,夏奕走上前,想要阻攔男孩沖動。

    但郭安保已經抓住了男孩的手,一把將他按在了地上,從他的口袋里,拿出了藏著的東西。

    那是一把左輪手槍。

    之前自我介紹的時候,男孩說自己抽空了,他隱藏下了手槍!

    夏奕立即叫上了秋若煙,退到了樹林里,郭安保有了手槍,必須遠離。

    馬尾男三人,也立即跑進了樹林。

    沙灘邊,傳來男孩痛苦的喊叫聲,隨后是一聲槍響和郭安保罵罵咧咧的聲音,男孩捂著流血的手臂,穿過夏奕幾人旁邊,沖進了樹林深處。

    夏奕幾人急忙也向里走了一段距離,確定郭安保不會追上來后,停了下來。

    馬尾男三人看向夏奕,一副想要跟隨的樣子。

    夏奕自然不會答應,他對三人說:“不要跟著我們,我們沒有面包!

    “你怎么這樣,幫幫我們怎么了!”馬尾男一改面對郭安保唯唯諾諾的樣子,趾高氣昂的說。

    夏奕嘆了口氣,這就是他不當領頭人的理由,總有人以為他善良,圍在他的身邊想要占便宜。

    他握緊了手上的短劍,他雖然不是惡人,但也不是圣母,自己能不能活都沒法保證,帶上三個拖油瓶是不可能的。

    在他動作之前,秋若煙先行動起來。

    將手里的帳篷包和野雞丟下,秋若煙撿起一根樹枝,來到馬尾男的面前,抵住了馬尾男的脖子。

    尖銳的樹枝將馬尾男的脖子劃破,滲出鮮血。

    “我走我走!”馬尾男急忙說。

    一腳將馬尾男踢倒在地,秋若煙用樹枝指著他:“滾!

    秋若煙的面色并不兇歷,依舊是以往的面無表情,但配合行動,足以讓馬尾男感到害怕。

    對郭安保、夏奕、秋若煙三人,馬尾男的印象如下:兇狠、和善、古怪。

    這么多天,馬尾男就沒有見到秋若煙臉上有過表情。

    要是和善的夏奕出言威脅,他還會心存念想,以為這是夏奕做戲,但此刻古怪的秋若煙出言威脅,讓他立即死了心。

    三人一起,走向了左邊。

    夏奕和秋若煙一起,走向了右邊。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江苏快3销售平台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福建36选7体彩 网上打麻将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千禧开机号和试机号排列3 欧美精品视频免在线观看 河南快三走势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3 炒股网 11选5任3口诀 足球彩票比分玩法 浙江十一选五规矩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开 欧洲篮球比分网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