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漫游在影視世界最新章節列表 > 第十七章 阿香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七章 阿香

目錄 下一章 →
    “托尼,你怎么來了?”

    因為前天的事情她對林躍心有好感,方才從隔壁過來這邊,遠遠地便看見角落卡座的背影有些眼熟,走近一看還真是他。

    “嗯,今天收工早,沒事干過來坐坐!彼攘艘豢诰,很有禮貌地說道:“你今天真漂亮!

    “是嗎?謝謝!

    以往坤泰和唐仁隔幾天就會來酒吧hay一回,黃蘭登也是這里的?,只有托尼很少光顧,更不要說單獨坐下來喝一杯。

    阿香朝著吧臺揮揮手,侍應生端著盤子過來,把一杯金色馬天尼放到她面前。

    “這幾天累壞了吧!

    “還可以!

    阿香端起杯子輕輕抿了一小口,又很溫柔地放下:“我這兩天一直在想那天的爆炸頭、四眼仔,還有傻大個,他們真是盜竊黃金的人?”

    林躍點點頭:“我覺得是!

    “那你還放他們平安離開?”

    “如果我手里情報無誤,那三個人身上帶著槍,前天夜里他們被黃蘭登撞破后急于離開。仔細想一想,倘若叫破他們的身份,狗急跳墻之下難保不會持槍反抗,你跟秦風、唐仁都是普通人,中彈怎么辦?有傷亡怎么辦?倒不如任他們離開,只要那三人還對黃金抱有想法,就有緝拿歸案的機會!

    “托尼,你想的可真周到,謝謝你!彼e起酒杯到林躍面前,跟盛著威士忌的杯子碰了碰,鮮紅的唇包住酒杯邊沿。

    “不用客氣,都是我該做的!绷周S端起杯子,禮貌地喝了一口。

    阿香用手梳理一下左肩長發,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記得你跟唐仁不熟啊,這么用心……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她的眼睫毛撲閃撲閃的,瞳仁里有狡黠的光芒跳躍。

    他真沒想到阿香成熟性感的外衣下還隱藏著伶俐一面。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林躍用手抹了把臉,深吸一口氣,一副被人道破心事的局促像。

    “我信你個鬼,你這演技不去當演員可惜了!卑⑾愫莺莸匕琢怂谎,仰頭喝了一大口酒,杯子里的金黃已經所剩無幾。

    “要說為什么幫助唐仁和秦風……”林躍看著電視里閃動的畫面說道:“關于頌帕被殺和黃金失竊案,黃蘭登和局長都認為證據確鑿,唐仁就是殺人兇手,我不這么認為!

    “怎么講?”

    “首先,如果唐仁真殺了人,他明知道頌帕工坊外面有監控探頭,為什么不把硬盤毀去?為什么還會在第二天熱情接待來自國內的親戚?”

    “其次,頌帕的頭幾乎被降魔杵打碎,按照法醫的說法起碼挨了幾十次重擊,這說明兇手十分痛恨死者,而我調查了唐仁的過去后,發現他不太可能做出這么偏激的事!

    “唐仁的過去?”阿香明顯來了精神,整個身體都伏在酒桌上,雖然唐仁一直猛烈追求她,但是嘴巴很嚴,對于過去的事情只字不提。

    唐仁為什么要來泰國混飯吃?

    電影里給出的解釋是他在結婚當日發現自己的媳婦跟兄弟有一腿,很快整個鎮子都知道了這件丑事,婚事自然告吹。丟了那么大的人,他自覺沒臉在家鄉呆下去,于是輾轉來到曼谷唐人街,依靠開偵探社糊口。

    作為一個男人,妻子在婚禮上跟人偷情,這種事他都能忍住,可見唐仁懦弱到什么程度,這樣的人有膽量殺頌帕?

    林躍沒有把這個可以解釋自己立場的觀點告訴阿香,雖然事實如此,但是背后講人糗事總是不好的。

    “呃,如果你真想知道可以自己去問唐仁,作為一名警官,我有義務保護民眾的生活隱私!

    阿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挺有正義感的人!

    林躍笑了笑:“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什么?”

    他剛要說話,忽然聽見后面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像是有一大群人涌入酒吧。

    阿香偏了偏頭,往入口區域打量一眼,表情微變。

    “閆先生來了,你先坐,我去招呼一下!

    說完這句話她從卡座起身,搖著可愛的小蠻腰,絲質長袍一擺一擺地迎上去。

    林躍喝了一口酒,這才不緊不慢地扭頭看去。

    一個體型瘦長的中年人正在跟阿香說話,他穿著一件白襯衣,第一個和第二個扣子解開來,衣袖挽到肘部,整體打扮很隨意,有點像縣城里的教書先生放課后去逛菜市場。

    閆先生。

    曼谷唐人街教父級人物,在泰國華人圈有很高的威望,生意涉及領域很廣,按照電影里唐仁的說法,整個唐仁街一半金行都在閆先生名下,還有出租車、大市場、華人超市、KTV……全泰國黑白兩道沒人敢惹他。

    來人并不只有閆先生,還有他手下一眾馬仔和幾個衣著性感的女人。

    林躍選的是角落卡座,基本上沒人在意他,閆先生跟阿香說了幾句話便走到前方舞臺,選了一首老歌旁若無人地唱起來,一邊唱還一邊和著節拍扭動身體。

    他手下馬仔走到不遠處的卡座坐下,阿香趕緊招呼吧臺前面站的女侍應按照慣例上酒上果盤,好好伺候著。

    見她空閑下來,林躍遠遠地招了招手。

    阿香輕移蓮步,走回他對面的沙發坐下。

    “閆先生經常來這里?”

    “嗯,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就會來這里一趟,點幾首韓寶儀的歌,再喝幾杯廉價的國產白酒。用他的話講,洋酒太甜,沒有燒喉感,喝著不習慣!彼膳_努努嘴:“這不,為了照顧他的口味,我專門叫人在國內進了一批白酒!

    林躍看看前方酒架,又看看舞臺悠然自得的閆先生,壓低聲音說道:“不瞞你說,看到閆先生后我忽然想到一個點子!

    “什么點子?”

    林躍看著杯子里化掉大半的冰塊說了一席話。

    阿香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托尼,我以前真是小看了你!

    “幫不幫吧?”

    “幫,當然幫!卑⑾阏f道:“整個唐人街警局,也只有你相信唐仁是被人陷害的,并且一直努力幫他洗脫嫌疑!

    “謝謝!

    “都說了不用客氣!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板 内蒙古11选5玩法说明 30选5 北京快3官网 11选五开奖5江西 甘肃11选5 乌鲁木齐特殊服务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29选7 网球比分为什么是153040 大发快三平台网址 下3d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 内蒙古快3预测专家预测快赢网 广东11选5任五胆拖 1分11选5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