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三五七 雨過天晴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三五七 雨過天晴

目錄 下一章 →
    會議室內,東哥說完要新建尾礦庫的決定以后,眾人隨即陷入了沉默,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東哥的這個選擇有多么冒險,不過這種決策層的事,我也參與不上,只是安靜的坐在了一邊。

    “楚東,如果咱們想要新建尾礦庫的話,風險有些太大了吧?”老舅坐在邊上琢磨了一會,心中還是有些沒底。

    “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東哥微微擺手,打斷了老舅的話:“盛東礦區自從成立以來,因為尾礦庫的事情,已經被拖得太久了,咱們沒有時間把過多的精力全都放在這一件事情上,與其左顧右盼的拖延時間,還不如快刀斬亂麻,一次性把事情處理干凈。”

    “我同意東哥的提議。”二哥這時候開口說話了:“現在咱們已經被勒令停業整頓了,肯定是沒辦法繼續進行生產,而且原有的尾礦庫已經徹底報廢,對咱們來說,最好的選擇,就是在整頓期間內把新的尾礦庫修建好,因為艾家村的那塊地,咱們已經折騰半年了,但是都沒鬧出什么結果,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咱們的礦區如果再停業半年,面臨的結果就是癱瘓,現在擺在咱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進一步,冒險一搏,退一步,粉身碎骨。”

    “呼!”

    老舅聽完二哥的話,迫于無奈之下點了點頭:“好吧,我同意這個方案,有關方面的關系,我會盡快去協調,等暴雨一停,我就帶勘測隊上山,盡最大努力選出一個能夠替代艾家村的地塊。”

    “好,這件事就這么定了。”東哥把事情拍板之后,繼續開口道:“現在咱們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至于那批受傷和死亡的工人,該給賠償就給賠償,盡量跟他們談,爭取把事情在內部解決,只要他們的要求不過于離譜,可以適量的多給一部分賠償,如果有人實在冥頑不靈,那就走法律途徑吧,如果事情真的付諸法律,那就聘請專業的律師團隊出面跟他們去糾纏,咱們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得以新尾礦庫的修建為主,老舅,前一陣子我讓你做的評估和預算,有結果了嗎?”

    “已經做出來了,我現在就讓財務過來。”老舅說話間,直接掏出了手機。

    “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蒼哥坐在邊上旁聽了一會,明顯對這種正式會議興致缺缺,打了個招呼以后,率先站起了身。

    “好。”東哥點了點頭,隨后又看向了我和史一剛:“接下來是個常務會議,你們倆愿意留下就留下,如果感覺無聊,也可以不參加。”

    “那我也走了,昨晚沒睡好,挺困的。”聽完東哥的話,我也站起了身,隨后史一剛也打了個招呼,蒼哥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出了會議室。

    大家各自分開以后,我看了下時間,如今才剛剛八點多一點,而且雨天的時候,人也格外容易犯困,跟蒼哥他們分開之后,我直接返回了自己在辦公樓里的辦公室,推開門躺在了床上,本想著補一覺,又忽然想起了楊濤之間跟我打的那個電話,掏出手機,撥通了楊濤的號碼。

    “喂,小飛。”電話那端,楊濤的聲音傳了出來。

    “嗯,你在哪啊?”

    “我還能在哪,盯著張嘯虞唄。”楊濤笑了笑:“礦區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還好吧,尾礦庫潰壩,造成了三個工人死亡,東哥剛剛開了個會,說打算放棄艾家村的地,另尋新址修建尾礦庫。”

    “另尋新址?之前東哥他們不是還說,盛東礦區里面只有艾家村三組的那塊地適合修建尾礦庫嗎,現在倉促間換地方,這個想法能靠譜嗎?”楊濤有些詫異的問了一句。

    “東哥既然做出了決定,肯定有他自己的考慮,而且這些事情也不是咱們可以左右的,既然高層有想法,咱們照辦就是了。”話音落,我繼續開口問道:“怎么樣,你這幾天盯著張嘯虞那邊,有什么消息嗎?”

    “沒有,最近這段時間,安壤連日大雨,市里的交通狀況很不好,很多店鋪都關門了,所以張嘯虞這里的生意也是門可羅雀,而冷欣自從出現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沒露過面。”楊濤停頓了一下:“小飛,你說冷欣過來找張嘯虞,會不會是來借錢什么的,否則按理來說,他應該不會間隔這么長時間都不出現啊?”

    “不會。”聽完楊濤的話,我很篤定的搖了搖頭:“之前冷磊從萬佳集團離開的時候,手里應該還有幾百萬,而且咱們上次抓他的時候,他跟王永兵還剛剛敲詐完萬佳集團以前的一個財務,拿到了一百萬現金,所以他手里現在應該是不缺錢的,而且冷欣既然能出現在安壤,肯定是在照顧冷磊,在冷磊重傷未愈,而且手里有錢的情況下,冷欣肯定沒有閑心去張嘯虞那里做客。”

    “嗯,也對。”楊濤聽完我的分析,沒在保持懷疑的態度。

    “小濤,冷欣既然找到了張嘯虞,無外乎只有兩種結果,第一,冷磊跟張嘯虞一直就有聯系,而冷欣那天去找他,是因為有什么必須跟張嘯虞面談的事情,第二,就是冷磊剛剛開始聯系張嘯虞,所以才需要冷欣親自去跟張嘯虞談,不管怎么說,冷磊跟他之間,絕對有聯系。”

    “小飛,現在距離冷欣面見張嘯虞,已經過去兩天了,但是張嘯虞這邊卻什么動作都沒有,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冷磊想要跟他談,但是兩個人談崩了?”楊濤再次問道。

    “不會,冷磊既然找到了張嘯虞,張嘯虞就一定會幫他,我當初讓你盯著張嘯虞,也無非是為了確認這個消息,現在消息已經卻準了,咱們要做的只有等待。”話音落,我掏出煙盒點燃了一支煙:“放心吧,只要咱們耐心等下去,冷磊肯定會浮出水面的。”

    “好,那就先這樣,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

    “嗯。”

    通話結束,我隨手把手機調成了靜音,隨后躺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

    ……

    安壤的這場暴雨,一連下了十二天,從我們回到礦區開始,又整整下了六七天才結束,這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里,礦區的人都快忙瘋了,財務部門一直在做著修建新尾礦庫的預算,蒼哥也在處理著事故的善后事宜,到是史一剛我們這些人倒是清閑了下來,史一剛在礦區呆了兩天左右,就率先下山,回市區陪糖糖去了,而我反正也無處可去,索性就留在了礦區,每天打游戲、睡覺。

    隨著暴雨結束,天色逐漸放晴,久違的陽光重新揮灑在大地上,我們的閑暇時光,也隨即結束,生活步入了正軌。

    我們下山的第一站,是奔赴龍城,參加毛毛的葬禮。

    本來按照東哥的意思,是要等蒼哥我們倆處理完梁旭光背后那個人的事,再給毛毛舉行葬禮的,可是在周平縣的時候,我們雖然跟王帥的人發生了一系列的火拼,但那都是別人給我們設下的圈套,同時也意味著,短時間內,我們根本沒辦法找到殺害毛毛的真正兇手。

    本來毛毛的葬禮,是應該在幾天之前就要舉行的,但是因為連日暴雨的緣故,所以一直耽誤了這么久,葬禮的日子是毛毛的家人選的,墓地、儀式什么的也都是他家里辦的,在毛毛葬禮的前一天,我們一行人就趕到了龍城,隨后第二天一早,東哥、二哥、蒼哥和史一剛我們就起了床,在樓下集合,等我們下樓的時候,明杰和博博、大龍、小胖、大.麻雀、小番、希佑,以及十幾個青年,都已經在樓下集合了。

    “東哥,毛毛的葬禮,你也要參加啊?”明杰看見我們下樓,邁步走上前來,面色有些為難:“之前我去跟毛毛家人談賠償的時候,他家里人對咱們公司的這些人挺抵觸的,要不然,你們就都別去了,我過去意思一下就行。”

    “不行,毛毛是因為我死的,所以我必須得去。”聽完明杰的話,我第一個開口拒絕。

    “來都來了,就去看看吧。”東哥也跟著開口:“不管怎么說,毛毛也是公司的老員工了,從咱們當初剛剛建立一品城的時候,他就已經加入公司了,為公司流過血,也出過力,如今人沒了,我總得送他最后一程,毛毛的葬禮,你和小飛陪我去就行,其余人就留下吧。”

    “東哥,我有句話,說出來可能不合適,但我還是得說。”博博聽完東哥的話,舔著嘴唇開口:“當初我跟杰哥去毛毛家談賠償的時候,他們家里人的架勢你是沒看見,當時就像是要把我們吃了一樣,雖然咱們跟毛毛已經認識這么久了,大家的感情也不錯,可是現在毛毛已經沒了,在他的家人看來,咱們并不是毛毛的兄弟和朋友,而是把毛毛推向深淵的劊子手,所以你即使真的想去參加毛毛的葬禮,我們也還是跟著點的好,否則你們這么貿然去了,萬一起了什么沖突,真的有些不安全。”

    “我來這邊,是參加毛毛的葬禮,給他送行的,不是來砸場子的,人都沒了,就讓他平平安安的走吧。”東哥話音落,微微擺了下手:“咱們手里有刀槍,但不是指向自己人的,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你們留下吧,我帶著明杰和小飛過去。”

    “可是東哥……”博博還要解釋。

    “算了,聽東哥的吧。”明杰擺手打斷了博博的話,邁步向車邊走去,隨后我和東哥一起坐進了明杰的車里,緩緩向院子外面駛去。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