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470章 小油水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470章 小油水

目錄 下一章 →
    春天,對于四家坪來說是個繁忙的季節,所有人都在為一年中最大塊的收入來源忙的不可開交,甚至是早出晚歸,大多數的人家要到了晚上九點以后才能回到家中。

    蒼海今日并沒有一大早出去,師薇也留在了家里,去鳳凰溝開工的只有林金勇、平安和吳惠仨人。

    蒼海兩口子沒有出去并不是偷懶,而是今天老師關啟東帶著新一批的學生過來四家坪村寫生。

    上一年的寫生效果十分好,現在蒼海的母校又有了新的打算,那就是想和四家坪村簽定一項協議,讓四家坪村成為經世大學建筑學院的寫生基地。

    像是以前,經世大學寫生的地方無非就是幾個點,要不就是皖南,像是宏村什么的,要不就是江南水鄉周莊什么的,但是隨著旅游業的興起,這些地方的游客越來越多,寫生的成本也越來越高,對于學生們是個負擔。

    最關健的是什么,人太多了影響學生們的課業,現在四家坪村突然間跳了出來,風光還有特點,谷頂是西北的寬廣壯闊,谷地里又有靜謐悠然的林地湖泊。

    更主要的是,還有一些動物,尤其是狗熊,狐貍什么的,根本就不怕人,給學生生提供了豐富的寫生材料。

    最重要的兩點,幽靜風光都有了,所以經世大學的師生們自然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十點多鐘的時候,兩輛大巴駛進了村里,蒼海和師薇,胡師杰,仨人站在村口迎客。

    等著大巴停了下來,關啟東第一個從大巴里走了出來,抬頭望了一眼郁郁蔥蔥的村子,感嘆的說道:“每一次來四家村都能感覺到它的變化,這樹是一年比一年茂盛,想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很多都還是手腕粗細的小樹,現在放眼望去都是碗口粗的大樹了,說一句冠蓋如華也是當的起的,我看用不了多少年,你們四家村就要被林子給覆蓋住了”。

    “老師,您這一下來就感慨一通,讓我怎么接啊”蒼海笑嘻嘻的走上了前去,伸手把老師手上的小行李箱接到了手中,另一只手伸手去扶關啟東。

    關啟東輕輕的甩了一下手:“還沒到那年紀!”

    “師娘怎么沒有跟您一塊過來,您二位都喜歡這里干脆就常來住住唄,現在村里住的地方也大了!”蒼海說道。

    “你師娘現在正的編寫教材呢,一時間沒空過來,她到是想來”關啟東笑道。

    以前村口是在村子東頭,現在村東頭開始挖起了新窯,像是張久生、屈國為老爺子,加上村里一些結婚的年輕人都選擇在了村東頭挖新窯,所以村口由村東頭變成了村子正中。

    村子東頭現在有不下于二十口新窯口,除了年輕人的新居之外,村里又擴建了幾口待客的新窯,現在村里最多能住下一百來號人,比村里的人口還要多上一些。

    村里還搞了兩間辦公室,總之現在村子才有了一個行政村該有的模樣。

    跟在關啟東身后下來的學生和老師都是第一次來到四家坪村,原本一路上看著毫無特色的小磚房子,大大小小的老式小洋樓,讓這些學生老師心中不免的有些失落,但是到了四家坪村這一看,立刻覺得眼睛都為之一亮。

    整個村子幾乎就見不到路上看到的那些土窯的破敗,墻面是青磚的,每一家的窗房都是落地的,寬大而明亮,各家各戶的房子入口還有延出來的中式挑檐,地上更是一塊塊的青條石,每一塊都有一步寬,三四步長,每一層破臺都有破磚的護欄,護欄上面還有仿古式的燈。

    村子里兩條青板鋪就的下坡階梯,略帶著一點蜿蜒,很自然的一直通到坡底,在城底還有一個廣場,上面隱約的能看到一些小區戶外的健身器材,廣場面南背北的座落著一個中式的兩層小樓,橫跨在村口小溪上有一座石橋,石橋還是帶著頂的,如同一座騎在溪上亭臺。

    村子四周遍植綠樹,一進村里立刻覺得空氣中都帶著一種樹葉的清香。

    這些學勝大多數都是生長在南方的學生,就是有兩三個生于中西部的,也極少見到四家坪村這樣的環境,一個個下了車之后,便開始不住的感嘆了起來。

    “哇,這里真漂亮唉,跟個小公園似的”

    “對啊,對啊,怪不得來過的師姐聽說我們要來這里一臉的羨慕!“

    “聽說她們今年秋天要去敦煌吃沙子”。

    ……

    一幫學生嘰嘰喳喳的開始聊了起來,如同村里進了百十只鴨子似的。

    還別說村里真的有鴨子,而且不下于四五百只,這些鴨子加在一起都沒有這些學生們鬧騰。

    關啟東把帶隊的老師介紹了一下,然后雙方寒喧了幾句之后,便開始分配住處,原本就已經安排好的,所以也沒什么好說的,蒼海等人帶著關啟東和學生們到了村子招待窯的門口,這幫學生便如同放塘的魚一般游進了窯里。

    很多沒有睡過大通鋪的學生們,那興奮勁兒就別提了。

    蒼海這邊見學生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便對著老師說道:“老師,您去我家住還是怎么說?”

    關啟東擺了一下手:“還是和學生在一起住吧,不搞特殊化,對了,你讓文一道送的東西我們收到了,下次少送一些,我們家哪里吃的掉”。

    “吃不掉可以送人嘛!”蒼海笑笑說道。

    如果按著老師一家,那才能送多少點兒,還不夠來回油費的呢。這些東西放到張久生那邊自然就貴,但是對于蒼海來說都是自家塘里大棚產的,摘就是了!自然舍得大送特送。

    關啟東只得苦笑了一下,每一次蒼海這個學生送東西來,這四周的鄰居便開始往關啟東家轉,就知道老兩口在家吃不掉,要好一些的過來打打秋風。

    而且老兩口也不是什么小氣的人,這家送條魚,那家送半只鵝什么的,弄的這兩年關啟東兩口子在左鄰右舍的美評度不斷的上揚。

    關啟東這邊送,人家時不時得了好東西也會回贈一下,原本大家雖說住在一起但是都端著知識份子的架子,但是禮數還真是比一般人講究的多。

    原本平常來往也不甚親密,不過是點頭交,現在到好,大半個小樓里的老教授們都有點兒化身鄉下老農的意思似的,夏天居然一群老知識份子往樓底一坐,沏個茶下個棋什么,也開始其樂融融了起來。

    人就這樣子嘛,一但熱心交往起來,那周圍的鄰里關系自然也就越發的和睦了起來。

    “走,我去把東西放下來,咱們談談學校合作的事情”關啟東也不多話了,知道自家這個學生在這方面根本不會聽自己的,于是轉移了話題。

    蒼海聽了便和胡師杰跟著關啟東一起把行李放下來,并且由師薇幫著關啟東鋪床鋪子,蒼海仨人則是進了村辦公室開始談起了合作。

    其實也沒什么好談的,蒼海就是經世大學出身,這可是他的母校,錢什么的只是意思一下就成了,所以很快雙方便簽下了協議。

    簽好了協意還舉行了一個小小的掛牌儀式,一個小銅牌子掛在了村辦公室的門口,上面用紅字雕著:經世大學建筑系寫生基地!

    眾人這邊剛剛忙活完,集合起來的學生們也熱烈的鼓完了掌,那邊就傳來了牲口的叫喚聲。

    蒼海一扭頭發現李立仁、李立成兩位老兄弟趕著馱馬向這邊走了過來。

    這些馱馬正是蒼海從偷獵人那邊順手牽羊牽過來的,兩個老頭趕過來的時候,馱馬身上的那些物資還沒有卸下來呢。

    胡師杰不知道啊,見李立仁兩個老兄弟趕著一群上好了滇地馱馬過來了,立刻大聲問道:“哪來的這些玩意兒?”

    李立成大聲回道:“我們哪里知道,大家那邊正種西瓜呢,這些東西被一只狗熊給攆了過來!我們也愣了好久呢,最后沒有辦法,就把它們給趕了回來,臨來的時候咱們已經報警,估計這會功夫差不多警察也到了”。

    蒼海這邊一聽,心里那叫一個揪心啊,原本就是蒼海起了黑下這批滇馬的心思,誰知道自己還沒有看到馬呢,純樸的鄉親們居然選擇的報警。

    其實蒼海這是想岔了,如果放到幾年前,鄉親們見到這東西一準和蒼海一樣的想法,那就是黑下來,反正都是無主之物,怎么看都是錢啊,不偷不搶的黑點東西又算的了什么?

    別怨鄉親們的眼界窄,以前他們一年下來都不夠買半匹這種馱馬的,黑下來那再正常不過。

    但是現在呢,鄉親們的口袋里有錢了,覺悟什么的也跟著起來了,黑不黑這些馱馬對于自己的生活沒有多大影響,交出去又不違背自己的良心,自然是選擇上交了。

    所謂的窮**計,富長良心有的時候還是有一定道理的,總不能你和餓著肚子的人談什么道德標準,那真就是耍流氓了。

    大家都已經報了警了,蒼海這邊也不可能跳出來反對,大聲疾呼:咱們黑了這批物資和牲口吧!

    蒼海也算是個要臉的人,況且還當著幾十號學弟學妹們的面,真的不好意思干這事!偉光正的形象還是要保持住的。

    一幫子學生見了馱馬也都挺好奇的,圍著馱馬開始東瞅西看了起來,這個伸手摸摸馬背,那個捋一下馬耳朵什么的,機靈點的直接去草地薅上兩把草,喂起了馬兒來。一個個化身成了小馬夫,伺候起馬兒來還挺用心的,估計很多人在家里都沒有給老子娘盛過飯。

    差不多半個小時后,兩輛警車一前一后開進了村子,開始了解了一下情況。

    了解一下情況之后,警察們把物資檢查了一下,把馬背上的東西轉到了車子里,至于這些上好了滇馬則是留在了村里。

    警察這邊也沒有辦法啊,好幾匹馬一天下來得耗不少草料。

    縣局哪里找草料去?再說了就算是有草料,還能專門派幾個警察什么事情不干,穿著一身警服整日里喂馬去?

    一天兩天的可以,但是誰知道失主什么時候來認領,而且以這些干警的想法,這些馱馬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來認領,因為馬背上的物資就暴露了這些馱馬主人的身份:偷獵的!

    像是這附近的鄉親們,有幾家有錢置辦這些東西的,看看吧,物資里都有什么,捕獸夾,麻醉劑一應俱全,這像是一個好人該有的東西么?

    當然,對于警察來說巴不得有人過來認領,那也就不用他們煩心了直接抓人就行了,而且他們也嚴重懷疑,這些物資就是前幾天子弟兵戰士們送來的那批人的。懷疑歸懷疑,但是抓人還夠不上,什么指紋什么的,也不是一個小縣城警察局玩的了的,更何況這些牲口早就被一幫子學生給揪過一遍了,想采集指紋?指不定忙到猴年馬月呢。

    蒼海幫著把牲口趕到白天放牧的地方,望著這些滇馬混入了馬群中,頓時心中嘆道:總算不是白忙活一場,最后還落了一點油水!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