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150章 熗瓜白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50章 熗瓜白

目錄 下一章 →
    推開了水塔的鐵門,蒼海頓也覺得一股子冷意撲面而來,這種涼意直接害的蒼海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好家伙,這里的溫度怎么這么低!”蒼海覺得自己一進了水塔肚里,皮膚都跟著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這里外幾乎像是兩重天一樣,外面熱的冒油,這水塔肚子里又涼的讓人直哆嗦。

    胡師杰現在正給西瓜瓣洗著‘澡’,其實就是用手把剛打出來的井淼往瓜皮上抹。

    聽到蒼海這么說,胡師杰笑道:“你小子估計除了水塔建好的那幾天,后來就沒有來過吧?”

    “沒事干我到這里來做什么,水塔又沒有壞!”

    蒼海一邊說一邊往胡師杰的身邊去,走了幾步就覺得自己的腦袋碰到了什么東西,一抬頭發現居然是個籃子,再一看發現自己的腦袋上面掛著十來個籃子。

    好奇的托了一個籃子,把籃子從掛鉤上取了下來,蒼海發現籃子里放的居然是一條約兩斤重的鮮豬肉,帶著豬皮的那種肥瘦相間的。

    “干啥把豬肉掛在這里?”蒼海好奇的把手中的籃子重新掛到了鉤子上,然后又托了一個籃子下來看,這個籃子里到是沒有豬肉,是一海碗的菜,還是肉菜,紅燒半成品的雞塊。

    “東西擺在這里能擺上一周都不會壞,你小子不知道吧,這地方可比你家的冰箱好多了”胡師杰樂樂呵呵的說道。

    蒼海聽了很詫異的問道:“還有這事兒,怎么沒人和我說啊?”

    “你家里不是有冰箱么,咱們不像你舍得弄個大冰箱一天二十四小時開著,這就是咱們的天然大冰箱,而且冰出來的東西味道比新鮮的時候還好吃呢”胡師杰說完,甩了甩手上的水,站了起來。

    蒼海看了一眼胡師杰腳的西瓜,這一看又被他發現了一件挺怪的事情,于是走了兩步伸著腦袋往旁邊的小盆里看了一眼:“我說胡大爺爺,你井水鎮西瓜我可以理解,但是把一小盆子瓜皮擺在這里是要做什么,鎮西瓜白?”

    小盆子里的西瓜皮是整理過,青綠色的花皮部分都被削去了,只留下了白色的西瓜白,約有兩指厚的大瓜白擺到了盆子,乍一看到像是削了皮的冬瓜,如果不是蒼海的眼神很好,一準兒看錯了。

    胡師杰笑道:“糖醋瓜白絲沒有吃過吧?這是我發明的新菜,你回家也去試試,弄幾塊瓜白過來井水鎮上四五個小時,然后回家直接刨成細絲,然后用醋和白糖這么拌,我跟你說比蘿卜絲可好吃多了”。

    “真的么?”蒼海有點兒不相信,瓜白蒼海吃西瓜的時候又不是沒有啃過,紅瓜壤自然是不用說了,一等一的好西瓜,但是瓜白吃起來可沒什么味道,最多是水多,有點兒滑滑的。

    “你小子回去試試就知道了,你要是想好吃的話,一定拿到這里擺上四五個小時,實在不急著吃的話最好擺上一夜,那味道就更好了,相信我有這道菜再弄個一瓶子小啤酒,那味道才美哩!”胡師杰說的眉飛色舞的。

    蒼海帶著懷疑的語氣說道:“那行,等會兒我就拿點西瓜皮過來鎮一鎮,晚上拌一盤子看看有沒有你說的那么好吃”。

    “對了,被你這么一打岔,我差點把正事給忘了。胡大爺爺,下個月的月中,也就是十二三號的時候中視農業欄目的攝制組下來,準備拍一下我的西瓜,你說咱們這邊要怎么接待才顯出咱們的誠意來?”蒼海問道。

    胡師杰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連聲沖著蒼海問道:“你說什么,中視農業欄目的攝制組?”

    看到蒼海點了點頭,胡師杰抱著懷疑的態度問道:“你小子不會拿你爺我開玩笑吧,中視的攝制組,你說的中視和我想的那個中視是一個地兒的不?”

    “那肯定的呀,要不這哪里來的第二個中視不成?”蒼海說道。

    胡師杰聽了想了一會說道:“那這可是大事,我時間也不好說什么,要不等我回去琢磨琢磨再和你說?”

    “行咧,你慢慢琢磨,那我回去了”蒼海笑著說道。

    見胡師杰點了點頭,蒼海推開了大鐵門走了出去。

    “我滴個老天爺咧!”

    從水塔里走到了太陽地下,直接就是一個冰火兩重天啊,一冷一熱的直接讓蒼海又打了一個哆嗦,過了快一分鐘這才重新適應了外面的天氣。

    沿著坡回到了葡萄藤下,蒼海見師薇躺在躺椅上已經睡著了,于是回屋切了兩小盆子的西瓜白,一盆子放到井水里冰,另外一小盆子放到了家里的冰箱里,準備等晚上的時候嘗嘗這兩處冰的西瓜白到底哪個味道更好一些。

    忙活完了,蒼海重新回到了葡萄架下面,躺到了躺椅上睡起了小午覺。

    這個時候整個村子都是安靜的,原來雞飛狗鬧的場面根本見不著了,村里的狗都自覺的找陰涼地趴著了,至于各家各戶的雞也都鉆進了村子附近的樹林,竹林里去了,整個村子里除了大日頭灑下來的陽光,幾乎所有的活物都藏到了窯洞里,要不就是蔭涼地。

    除了樹上的蟬還在不停的呱噪,夾雜著一些樹葉被微風拂過輕微的沙沙聲,整個村子里是一片寂靜。

    到了太陽下山,村子變如同重新活過來一般,狗也叫了,雞也鬧了,連著豬都跟著時不時的哼哼了兩聲,更別說人了,時不時的就能聽到有人沖著鄰居吼上一嗓子,不是問問那家還有沒有醬油什么的,就是問問別人家晚上吃的什么,反正太陽一落山,小村子又開始重新喧鬧了起來。

    蒼海家里的鍋碗瓢盆也跟著響了起來,這個時候熱菜是不怎么受歡迎的,哪怕是肉菜這時候也得給蔬菜讓路,這么熱的天氣讓人的食欲都下降了不少,清淡的邪菜到是成了各家各戶餐桌上的主流。

    好在蒼海這邊拿手的菜式挺多的,就算是沒有了重口菜,還有一道拿手的白斬雞,一次性的宰了三只雞,蒼海、師薇和平安三人帶著虎頭每頓一只也能吃上三頓呢。

    冰箱里拿出了白斬雞,剁塊碼好,調到了蘸汁擺上了桌。按著胡師杰說的,兩盤子純白色的西瓜白,配上醋,頂上再蓋上一勺子白糖也擺上了桌。一個精致的小竹筐里擺了剛摘下來洗凈的生菜,這東西是準備卷土豆絲的,這便是今天晚上的主食,如果水豆絲還不過癮的話,桌上還有份孜然羊肉,可以加入生菜葉中和土豆絲一起卷著吃。

    開飯的時候老樣子,雞頭雞爪雞脖子歸了虎頭,雞屁股過了一遍鐵頭的嘴,最后終又進了虎頭的肚子,一個翅膀到了師薇的面前,另一個擺進了蒼海面前的碗里,兩條雞腿歸了平安,至于雞胸則是蒼海和師薇平分了。

    剩下的什么雞骨架子最后都歸了虎頭,虎頭啃不完的話自然有村里的虎頭手下的狗腿子過來繼續啃,反正一只雞無論如何也不會剩下來的,連個骨頭渣都不帶剩的。

    “這什么東西,蘿卜?”師薇夾了一筷子瓜白放到了嘴里,嚼了幾口之走覺得不是自己常吃的冷熗蘿卜絲,這味道和蘿卜絲完全不一樣,淡淡的帶著點甜味,一嚼滿嘴都是那種淡淡甜甜的味道,有點兒像是酸梅汁的味道,但是比酸梅汁的味道更好,帶著一種特別的果香。

    品了兩下,師薇嘗出來了:“西瓜白?”

    蒼海沖著師薇伸出了大拇指,贊了一句:“厲害!”

    “你還真會吃,這東西都想的出來,不喂雞了?”師薇說著又夾了一筷子放進了嘴里。

    蒼海伸出筷子點了一下另外一盤子:“別光吃那個,試試這個,嘗嘗看那一個更好吃一些”。

    一盤子是井水冰了幾個小時的,另一盤日是放在冰箱里冰的,蒼海這邊兩樣都試了一下,覺得這井水冰鎮出來的瓜白更勝一籌,在口感上沒有冰箱里的那么涼,但是吃起來的味似乎是更足,瓜白中的涼氣似乎能順著口腔,沿著食道一直舒爽的爽到胃里,而冰箱里冰出來的瓜白就沒有這種感覺,吃不出井水鎮過的那種一爽到底的味兒來。

    “還不一樣?”

    平安連忙說道:“這個好吃,這個好吃”。

    師薇夾了一筷子放到了嘴里,品了一下等都咽光了,這才點頭同意:“這盤子好吃,到嘴里不太涼,到了胃里都帶著涼氣,咽下去覺得整個人都清爽了幾分”。

    “那以后咱們這道菜就這么吃了”蒼海笑著說道。

    吃上了進水鎮的,冰箱里的那一盤子就沒人動了,所以蒼海直接推到了鐵頭的面前,鐵頭這東西直接把一盤子吃的光光,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好不好的,反正有的吃它就很開心。

    吃完了飯,這才是村子真正熱鬧的時候,蒼海把自家的投影儀搬了出來,用黃土墻當屏幕,插上了手機放起了電影,鄉親們的家里也都有電視,只不過都不是什么新潮的大平板,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那種電子管的大屁股電視機,一共也就是兩三個屏道,時不時還飄雪花的那種。

    所以蒼海這邊一把投影儀擺了出來,吃完飯的鄉親們很快搬著凳子過來了,不光是人過來了,各家各戶的狗也跟著過來了。

    于是平臺上便出現了人看電影順帶著聊天,狗則是湊在一起追遂打鬧。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2018年官网三肖六码 新疆18选7基本走势带坐标 甘肃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我赚钱了小品 五星单式稳赚 手机游戏街机捕鱼 足球任九场开奖直播 我觉得我妈当我是赚钱的工具 海南飞鱼彩票控 新浪斗地主棋牌游戏 32张骨牌牌九游戏下载真假 如何推广软件赚钱吗 排列5和值100期 体彩11选5稳赚不赔 安徽快三预测 金博棋牌app安卓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