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現代艷帝傳奇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初遇天煞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六章 初遇天煞

目錄 下一章 →
    龍霄初次與人交手,見眼前人影疊動,黑色的光芒縱橫交錯,全向自己的身上招呼而來,心中也有些驚慌,匆忙間不及細想,用少林寺“素心大悲掌”中的一招“光照眾生”,雙掌齊出,在空中化出個圓圈,掌風尖嘯之間,已將全身護住。

    天煞族的黑衣人攻得近了,只覺得對方掌勁迎面而至,胸前一陣窒悶,不敢再行攻入,紛紛撤刃退避,閃在一邊。

    龍霄見自己一招奏效,心中頓時大喜過望,腦中飛快的梳理所學的招式,忽的又是一招昆侖派“破山神拳”中的一招“千山齊分”,化掌為拳,向離他最近的兩名黑衣人掃去。

    這兩套武功全然無關,龍霄這般一變招,更是顯得生嫩無比,破綻百出,雖然一時將那兩名黑衣人逼退,但其他的黑衣人卻抓住了機會縱身而上,龍霄的頭上,腰間,腳下,皆各有幾柄天煞刃疾快的攻來,龍霄立時變得手忙腳亂,身子不住的在刃光中縱跳閃躲,一時避得慢了,給一名黑衣人欺至身旁,“哧”的一聲,左肋處竟被劃破了一道血口,所幸他及時擰身退開,這一擊并未讓他受到重創。

    此時此刻,龍霄武學上天賦的異稟便在這一霎那自然的激發出來了,他想也不想,趁那黑衣人還不及變招,用崆峒派“離憂斬云掌”,右掌斜劈,反揮而出,這一招竟用得十分的正確,結結實實的印在那人的胸前,將他震得骨裂臟碎,直飛出數丈,倒在地上連呻吟都沒有一聲,便魂歸地府。

    其余的黑衣人見到他這一掌之威,心中皆是一陣駭懼,不敢再逼得太近。

    龍霄一掌擊斃對手,也是信心大增,心中掛念著那黑衣人首領的去向,又見到城墻兩邊燈光閃耀,喧聲震天,無數的大明官兵已聞聲向這邊趕至,便無意戀戰,驀地大喝一聲,身子拔地而起,從所有的黑衣人頭上躍過,落下那邊城跺之上,略一思量,竟不用適才那黑衣人用過的繩索,身子一縱而下。

    城墻上的黑衣人見對方不用借助外物,居然直躍下這極高之墻,心下又是一驚,紛紛探出頭望去,卻見龍霄下墜了一會兒,在離地還有一半距離之時,忽然在空中改變了方向,向城壁斜靠過去,跟著出腳在壁上一蹬,已變直墜之力為橫飛之勢,身子一緩,然后飄然落在地上。

    這些黑衣人沒有龍霄這樣奇妙的輕功,見到官兵趕來,皆準備順著繩索向下逃走,誰知剛有一名黑衣人抓住了繩索,向城下滑去,卻聽得龍霄在下面唿哨了一聲,身手極快的也抓住了這根繩索,用力一陣亂晃亂搖。

    那黑衣人給他這么一弄,那里還握著住繩索,手下不由一松,身子便急速的向下墜落,龍霄也不是心慈手軟之人,早就對天煞族的兇殘恨之入骨,見到這黑衣人掉落下來,迎過去便是當空一掌,那人受了這兩重之力,落在地上,當真是血肉模糊,成了爛泥一團。

    其余的黑衣人面面相覷,皆不敢再冒險下逃,而此時大明的官兵己經趕到,將這些人團團圍住,廝殺在了一起,頓時傳來一片金鐵交鳴之聲。

    龍霄腳步移動,將十來根下垂的繩索全都用力拉斷,讓城上的黑衣人無法再逃脫,這才放足向前奔去,去追蹤先前的那黑衣人的下落。

    他盡展“仙鶴九變”向城外奔行了一個時辰,仍然沒有見到那黑衣人的蹤影,龍霄生怕是自己追錯了方向,但知道事關重大,又不愿輕易放棄,再追了一會兒,卻見遠方露出一片光亮,并隱隱傳來絲竹奏鳴之聲。

    龍霄心中一奇,便對著這光亮疾奔而去,走了大約半里之遠,卻見到前方有一道黑影在向那光亮處快步躍行,龍霄瞧得清楚,這正是自己要追尋的那名黑衣人首領,心中不由大喜,悄悄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黑暗中又行得一陣,前方越來越亮,轉過一個小山坳,眼前便出現了一個燈火通明,高墻黑瓦,青松拂檐,樓臺含影的莊院來。

    龍霄見這莊院處處是張燈結彩,正門前挑著數排紅燈籠組成了一付對聯,左邊是“大德仁翁多福多壽”,右邊是“南山松柏越老越堅”,橫聯是“德重神欽”。院里不時傳來喝酒劃拳的聲音,竟是有人在辦通霄的壽宴。

    那黑衣人繞過莊院的正門,向后院疾行,龍霄急忙追了過去,抬頭卻見到那莊院正門上寫著“素心山莊”幾個大字,想起一事,心道:“上次我叫魏兄將我在馬王大賽上贏的獎金拿去做善事,魏兄就好像提起過這‘素心山莊’,還說莊主姓胡什么云什么的,為人俠義,做了不少好事,這黑衣人跑到這里來干什么,莫非又想對胡莊主不利,我可得好生跟著,必要時通知這胡莊主,要他小心。”

    那黑衣人似乎對這莊院十分的熟悉,沒多久便到了后面的一處墻下,縱身一躍,已落入院中。

    龍霄也飛身而起,小心的跟在后面,卻見這是個偏僻的小花園,前面有一排房屋,黑漆漆的似乎無人居住。

    那黑衣人在一帶疏籬花障中穿行一會兒,很快便推開其中的一間屋,然后緊緊的關了起來。

    龍霄見這屋里沒多久便亮起了燈光,施展“仙鶴九變”,身子輕飄飄的飛起,無聲無息的落在了房檐之上,躡手躡腳的行到那房間上方,極小心的揭開兩塊青瓦,露出了一個小縫,湊過眼向下望去。

    卻見這屋中陳設幽雅,壁懸名畫,地鋪絨氈,最里廂設著一紅漆床,簾幕深垂,卻是一間臥室。

    那黑衣人一進屋,那紅漆床上簾影一閃,便鉆出一個身著白色內衫,身材瘦削,年紀在四十來歲上下的中年男子,輕聲對他道:“大哥,事情辦成了么?”

    只見那黑衣人一邊提著布袋走到室中左側一個極大的白錦絲緞木箱旁,一邊道:“咱們在明宮里有這樣的人物,事情那里有成不了的,只是半路上忽然跑出個臭小子,身手似乎不錯,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已叫追魂武士將他攔住了。”

    那中年男子道:“管這小子是誰,想必此時已死在追魂武士手下,這件事情總算完成了,我倒要瞧瞧這大明的狗皇帝,沒有了這二公主,又拿什么去籠絡威遠王。”

    龍霄聽到這“二公主”之名,想起魏建業的話,心頭一震,暗付:“想不到天煞族的人竟潛到京城里,還將大明朝的脂玉公主朱芷清給擄來啦,可真是膽大包天,神通廣大,他說‘咱們在明宮里有這樣的人物’,皇宮里一定讓他們安插了什么重要人物,這才讓他們能輕易得手,三公主應該沒事罷。”想到朱芷貞的情深意重,而她給割下的那縷青絲此時正揣在懷中與自己的肌膚緊緊熨帖著,龍霄心中便是一陣暖流,對此事更不敢放任疏忽,凝神繼續瞧去。

    只聽那黑衣人“嗯”了一聲,問道:“二弟,剛才可有人過來。”

    那中年男子道:“有,是天涯孤客黃冷情與昆侖派掌門白云子來過,我都照你的吩咐與他們對了話了。”

    黑衣人道:“留下什么破綻沒有,不會穿幫罷?”

    中年男子大有得色道:“大哥你放一百個心好啦,我在明朝這些年可沒白呆,這區區的一點口技還應付得過去。”他說這句話時,故意變了腔調,語氣中竟然與這黑衣人變得一模一樣。

    兩人說話間,那黑衣人已打開了白錦絲緞木箱,便彎下腰去解開那黑色袋子,頓時露出一個絕世的美女來。

    龍霄在魏建業口中早就聞聽到這大明二公主的美名,此時留神而望,見她穿著淡藍夾紗衫,系著一條淺白細羅裙,烏云般的長發挽成個鬟髻,斜插著只白玉鳳頭釵,雖然雙眸緊合,昏迷未醒,但臉暈微紅,若芙蓉之沐朝露,眉橫淡綠,似柳葉之拖曉煙,櫻唇含丹,頸長肩削,更皆雪肌如凝,膚泛瑩光,便若清艷絕塵的世外仙子一般。

    龍霄見了這般的容貌,也暗地喝了聲采,這才知魏建業所言非虛,世上確有這種讓人一見難忘的女子。

    那中年男子瞧到這脂玉公主,也覺得完全愣住了,好半天才喃喃的道:“好漂亮的美人兒,好讓人動心的美人兒,怪不得那威遠王會三番四次的求大明皇帝將她嫁給自己的大兒子,這樣的美人兒,平日便是見上一眼,也能延年益壽啊。”

    那黑衣人見到他的神情,一陣沉喝道:“二弟,難道你忘了咱們族中的仇恨,難道你忘了咱們的使命,豈可如此沉湎于美色。”

    那中年男子這才回過神來,躬身道:“大哥教訓得是,小弟知錯了。”說著將朱芷清輕輕抱入箱內,跟著在木箱上一拍,然后用銅鎖牢牢上緊。

    龍霄見他拍那木箱,心道:“這又是干什么,莫非是在試箱子牢不牢靠么。”

    只想著,那黑衣人已迅速的脫下身上的衣裳,卻是名皓首銀發,身材魁梧,一臉慈祥的老者,他一邊重新換上一件紅色紋花長袍,一邊對那中年男子道:“二弟,你還是在這屋里瞧著,我還要到外面應付應付,可不能讓人起了疑心。”

    那中年男子低笑了一聲道:“誰會想到江湖上有口皆碑,俠名遠播的素心山莊‘慈悲刀’胡云齊胡老爺子竟是天煞族的議事長老之一,大哥,你也太小心了吧。”

    那銀發老者沉聲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咱們族的弟兄在大明朝隱藏了幾十年,只昐能與族中的大軍里應外合,一舉擊敗大明軍隊,殺光所有的外人,重建我天煞族的世代圣地。現在正是關鍵之時,因此便是一點點的疏忽也萬萬不可,二弟,你記清了。”

    那中年漢子甚是怕他,連連答應著,銀發老者又囑咐了兩聲便開門出去了。

    龍霄在屋頂上聽到兩人的對話,心中是駭然而驚,實想不到天煞族竟處心積慮的安排了這么多的人在大明朝的領土里,而且這一藏就是數十年,聽他的口氣,似乎天煞族將會有大的行動將要展開來了。”他此時禁不住回想起在東山村瞧到的那場人間煉獄般的情景,深深意識到若是讓他們成功,這所謂的“慈悲刀”胡云齊的那一句“殺光所有的外人”一語,并非虛言。

    他眼前仿佛又見到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尸體,越想越可怕,知道絕不能讓這胡云齊再隱藏下去,否則對大明百姓真是遺害無窮了。

    龍霄見他走向前院,心知那脂玉公主暫無危險,而且他自經雪兒一事后便多了個心眼,料到若是此時去救人,這胡云齊完全可以矢口否認,反咬自己一口,正所謂‘捉賊要拿臟’只要別人在他屋子里瞧見了脂玉公主,胡云齊自然無法抵賴了。

    他一念至此,便從屋頂一躍而下,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決定當眾戳穿胡云齊的真面目。

    一路繞廊過欄,左拐右曲,前面漸漸的熱鬧明亮起來,無數的莊丁與丫環端著酒壇與菜肴在忙忙碌碌的穿行著,不時有猜拳聲,談笑聲,縱歌聲傳來。

    那胡云齊跨過一個用籬草圍成的月牙門走了進去,不時便響起了一片呼喊之聲,有人道:“胡老爺子,你真不夠朋友,說是要咱們通霄狂歡,自己卻溜啦。”有人道“胡莊主,你來得正好,咱們再喝上幾碗。”有人道:“胡大哥,來來,咱哥倆好久沒見,移步過來敘敘舊罷。”

    只聽那胡云齊哈哈大笑道:“老夫年老齒松,酒量也比不了以往啦,晚宴時多喝了幾口就感不適,到后院的別室歇息了一陣子,各位要是不信,黃大俠與白云道長可以作證,怠慢之處,就請好朋友們多多的包涵啦。”

    跟著便有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道:“不錯,剛才我與白云道長想去拉胡老爺子起來喝酒,胡老爺子還是酒后之態,在屋里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這才作罷,我說各位江湖上的好漢兄弟,別忘了咱們可是來給胡老爺子祝花甲之壽的,若是反把主人身子骨喝壞了,豈非是適得其反,大家還是別鬧了,自己喝個痛快罷。”想來便是那天涯孤客黃冷情的聲音。

    龍霄此時也走進了那月牙門,卻見是個方圓近百丈的大院,四周燈籠如星,掛得密密麻麻,將整個大院照著如白晝一般。

    這大院正中搭著一個壽臺,壽臺的上方懸著老大一幅百壽圖,乃用各種筆體寫成的壽字組成。左右以各有一聯,寫的是“大德必壽,大椿不老。”一語。

    而壽臺下面卻擺著數十桌酒席,有三四百名年齡不一,衣裳各異,背刀負劍的江湖人士在酒桌間喧鬧嘻笑,桌上已是杯盤狼藉,雜亂不堪,但人人強作精神,仍在不住的拼酒猜拳。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牛气冲天送彩金 倩女幽魂家园前期赚钱方法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老人民币生意赚钱么 琳琅试用怎么赚钱 浙江体彩6加1号码预测 中国 炒股赚钱 交税吗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建筑装模赚钱吗 梦幻西游85剧情赚钱嘛 贵州省双色球去哪里兑奖现场 足彩4场进球18158期对阵 北京快3助手安装 南国彩票论坛 天天棋牌手机版官网 GT彩票群